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不滅妖祖 > 第二十三章 血脈傳承
    “吼……”

    恐怖的獸吼聲如萬劍鏗鏘交擊,又如萬馬奔騰,此起彼伏,在山巒之間回蕩,就是江不凡也不敢接近,躲了很遠,僅此一聲獸吼,四周古樹上都是憑空的出現了很多的裂紋,小草更是被強大的氣勁卷飛了出去。

    震的河水翻滾,山石間,落日滾滾,白霧震散,漫天繁花飛舞。

    此時小白的身軀發生著恐怖的變化,渾身發光,如同流星般閃耀,如同神明出世,照亮了整個峽谷。

    血焰滔天,撕裂蒼穹,外界就是一些靈獸都忍不住俯瞰在地,瑟瑟發抖,這是一種源自于靈魂上的威壓,源自于血脈的尊貴,流露出的氣息就能追溯出其來歷與根腳。

    小白體表發光,周身很多詭異的符紋凝聚在他的體表,符紋更是在不停的汲取天地靈力。

    他周身毛孔收縮,身軀再次變大,腳上上也是露出了鋒利的爪子,獠牙堪比匕首,甚至比匕首還要鋒利。

    最為神異的是小白的身體兩側竟然多出了一處羽毛,就像鳥類般的羽毛,晶瑩剔透,符紋交織,非常的漂亮。

    就是小白的頭頂也有著一簇赤羽霞光閃爍,讓人深感意外,本來是一只狗,但是體表卻出現了鳥羽,讓人驚訝。

    “難道,小白血脈再次提升,得到了血脈傳承嗎?”江不凡遠遠的觀看,露出疑惑,卻也替小白高興。

    小白體表有繁奧的符文在交織,渾身發光,再到莫入其軀,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如同從未出現過一樣,讓它的皮毛變得通體晶瑩,近乎透明。

    那些詭異的符紋如同神曦,一遍又一遍的錘煉著小白的身軀,本先偌大的身軀也變的縮小了一倍,但是小白體內的血液奔騰而鳴,就是江不凡也能清晰的聽見他體內有著各種轟鳴之聲,如同雷鳴。

    符紋容納與一體,牽引天地精華,大地之力,從而淬煉天地造化,滋養肉身,使的他的身體也是更加凝實了,

    在看他頭頂的羽毛,有著五彩之色,十分美麗,但是卻又讓人心悸,那縷縷羽毛看上去人畜無害,但是卻又給人一種毀天滅地的感覺。

    “好恐怖的氣息,這就是靈獸的實力嗎?這就是萬獸圣果的神奇嗎?使的小白的血脈之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改變,小白以后的路將更加廣闊了。”江不凡自語。

    遠遠的江不凡都能夠感受到一種血脈的壓力,血氣激蕩與洶涌,太劇烈了,這還是他不知覺中釋放出的一點,要是光釋放出自身血氣,就足以碾壓同階段的靈獸。

    “萬獸果,能激活自身體內某種隱藏的強大血脈,使之返本還源,果然強大。”

    “小白說過,如果血脈進化,他也許就能完整的得到血脈傳承了。”

    “妖族的血脈傳承果然恐怖,居然能夠將一生的經驗以及所修之法以血脈的形式傳承下去,這樣堪稱傳承不會滅絕啊!”江不凡震撼。

    但是他只是想到了血脈傳承的簡單,他卻沒有想到想要擁有血脈傳承的妖又有多少了,十萬大山中也都寥寥無幾罷了,也要看其祖先是否功參造化,只有站立在世界頂端的生物才能夠留下血脈傳承,而且后面也會越來越稀薄,很難擁有完整無缺的傳承。

    血脈傳承之法,可謂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唯有亙古朔今,移山填海,手段通天的大能才有這本事。

    而且后輩子孫能夠得到什么樣的傳承也只能看自身的機遇,有的能夠獲得強大的功法,古經,亦有人只能獲得修行的嘗試,感悟,也有人能夠獲得先輩留下的寶地。

    而且不僅人族,妖族,都會有血脈傳承之說,所以家族之中都會有特殊的血引,用以開啟血脈之力,但是每個人的一生只有一次,各種機緣全憑機緣,和自身血脈的強悍。

    江不凡看了一眼小白,萬獸果的洗禮,血脈的洗禮還遠遠沒有結束,但是一身血氣卻得到了內斂,最終,霞光內斂,符文凝聚與內。

    “萬獸果不僅能夠讓自身血液進化,更能讓人擁有其血脈,可是為何我一點效果都沒有了?難道我的體質真不適合修道嗎?”江不凡皺眉,心中煩躁。

    “古語有云,人的體質乃天地之間最適合修道的體質,更是天地主角,理應比妖族還容易修行才對啊!”江不凡想不通,更是不知道自身的問題究竟出在了哪兒。

    “難道這就是守墓人的詛咒嗎?命不過五十?然而修行之人的壽命往往就會得到延長?難道這就是我不能修行的原因嗎?”江不凡突然想到了什么。

    “可是古墓以開,難道這種詛咒還沒有被破嗎?”江不凡有些想不通,甚至有些惶恐。

    “罷了,既來之,則安之,我相信就算不能修行,就算只能當一個凡人,那又如何呢?自己本身就是凡人,也沒有什么改變的。”江不凡不在患得患失,看待一切事物倒是更加通透明了了。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但是就算是凡人,我江不凡又豈能平庸一身?又怎會碌碌無為?沒有精彩的人生又有何意義?”

    江不凡握拳他能夠感受到自身力氣的恐怖,至少已經不下與千斤重量,這要是平時絕對會被人稱為大力士,可是眼前他卻覺得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遠遠沒有立足的根本。

    “既然不能修行,那我就把這圣果全部吃掉,就算不能修行,也能讓自己的身體擁有無窮的力量。”江不凡心中發狠。

    江不凡知道在這個生存環境極其惡劣,多洪荒猛獸毒蟲的世界之中只有自身強大才能生存下去,不然等待他的只有夭折。

    江不凡眼神熾熱,望著圣樹上的果子,發現在這幾天已經少了很多,就算這里靈氣濃郁也沒有再立刻的結成新的果子。

    “就先從你吃起了。”江不凡忘了一眼眼前的蟠桃樹,就目前它和那個黃色的杏子還不知道有什么奇特的能力,說不準后面兩個還有大用,目前也只能吃它兩了。

    “開始吧!”江不凡自語。

    又開始了他狼吞虎咽的吃法,再到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再到后面的生龍活虎,反反復復,周而復始。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