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武牧江湖 > 第一百章 譚公譚婆④
    譚婆笑著拍了一下紅袖道:“這事你卻沒能想明白萬里路的法子,他本意便是物色綠林中和武林里那些有俠義心腸的正義之士,按個人的特點將他認為厲害的武功一一相傳,并希望這些人能開枝散葉”

    鐵浪皺了皺眉道:“這倒是和我和紅袖之前想的差不多一個意思”

    紅袖卻笑道:“公子,你這些銅卷里哪個是師公的武功秘籍,我們看看,師公的看家本事是什么?”

    鐵浪搖頭道:“師公的武功叫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譚婆點頭道:“你師公的武功天下沒有幾個人知道的,那本是他在滕陽郡獨孤城里得的一門功法,這功法喚做太玄神功”

    鐵浪稍一回憶道:“我這銅卷里沒有叫做太玄神功的功法”

    譚婆看著遠處一邊在擺弄那花馬,一邊往這邊偷偷瞧的譚公出神的緩緩說道:“那時,萬里路不知從哪里聽聞了你師公的武功”頓了頓,一蹙眉喃喃道:“難道是從遼國聽聞的?”便又回過神來接著道:“便找上門去”

    譚婆說到這里,臉上有一絲紅暈淡淡的涌上臉來,輕輕捂了捂臉道:“那時,我剛剛跟了你師公,還弄不清楚這武林中的事情”

    紅袖不敢相信道:“婆婆你不會武功嗎?”

    譚婆道:“武功我自然是會的,只是我并不了解這中原武林的事情,見有人找上門來,心里頗是害怕。

    那時萬里路來了,便和你師公嘀嘀咕咕說了很多,最后我才知道,兩人便是約定了切磋一下,若是你師公輸了,便要將自己的武功秘籍借他半年,若是你師公贏了,那便可從他那拿到任何一本秘籍。

    我最初心里極是害怕,便不同意你師公和他比試,只是萬里路將他隨身帶的秘籍一本本的往桌上放時,還是把我給誘惑了 ,因為那里有一本我聽聞多年,卻從未見過的秘籍,而這本秘籍對我來說很重要。

    你師公看到了我的眼神,知道我極想得到他,便答應了和萬里路比試,而我因為想得到那本秘籍也就同意了”

    紅袖好奇道:“那是一本什么秘籍,婆婆”

    譚婆看了看紅袖緩緩道:“那本秘籍喚做長春功,傳言這武功練了可不老,只是我想練這門武功卻不是想不老”說完,譚婆臉上的紅暈便更加濃郁。

    紅袖一聽不老二字,不由心里狂跳了一陣,心道莫不是不老和尚也是練了這武功?那自己手里那兩本秘籍便有一本應是長春功了。

    鐵浪卻著急萬里路和譚公的比試的結果,便問道:“那萬前輩和師公誰贏了?”

    譚婆不好意思的一笑道:“這事怨我,我一是怕你師公輸了,二是我想得到那本秘籍,因而,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紅袖吃驚的叫道:“你和師公聯手打敗了萬前輩?”

    譚婆笑著搖頭道:“若是那樣,你師公只怕都沒臉見人了”

    鐵浪不由的好奇道:“婆婆做了什么不該做的事情?”

    “他二人惡斗了三日三夜,不分勝負,這人若是三日三夜不吃不睡僅靠喝的拿點水,還要一個勁的打架,哪里能受的了,到了第三日夜里,他二人便約定,休息兩個時辰,只是這兩個時辰里,只能喝些水,不能吃東西”譚婆低頭道。

    紅袖聽了笑道:“婆婆作弊了”

    譚婆不好意思的抬頭道:“你這丫頭不知道,這本武功秘籍極其極其重要,我便真的作弊了”

    紅袖嗤嗤笑道:“那時候婆婆也還是小丫頭,作弊也不算什么丑事,只是不知婆婆如何作弊的?”

    鐵浪驚叫一聲道:“婆婆,你給萬前輩下了藥?”

    譚婆笑著呸了一聲鐵浪,便看著紅袖道:“丫頭,你說我會如何作弊?”

    紅袖咬著嘴唇沉思了片刻道:“婆婆可是給萬前輩準備的是蒸餾的水,而給師公喝的是井水?”

    譚婆咯咯一笑道:“還是丫頭機靈,雖然不全對,但是大致的路子是對的,我給萬里路準備的水的確是蒸餾水,我還給他泡了幾片甜葉草,而給你師公的是燒開的井水,也放了幾片甜葉草”

    紅袖聽了拍手笑道:“婆婆的法子比我的好百倍”

    鐵浪不解的問:“這有何差異?”

    紅袖樂得笑彎了腰道:“這蒸餾水里什么都沒有,喝了不解渴,婆婆又加了幾片甜葉菊,這甜葉草喝著甜,其實又沒糖,還會緩脈搏,我沒猜錯的話,婆婆定是在公公的水里另加了蜂蜜才是”

    譚婆不好意思的訕訕笑道:“這次全說對了,我當時怕你師公喝著甜,而萬里路喝著不甜露了餡,這才加了甜葉草,卻不知這甜葉草還有這用處,難怪二人第二天斗了一天,萬里路在黃昏時候便昏倒在地”

    紅袖嘻嘻笑道,諂媚道:“婆婆可是拿到了那長春功?”

    譚婆嘆口氣道:“長春功自然是拿到了,只是你師公后來知道我作弊他才勝了,便有三年里不理我”

    “沒想到萬前輩和師公竟能四日里不分勝負,這天下只怕沒有他二人的敵手了吧”鐵浪贊嘆道。

    譚婆搖頭道:“那倒不是,萬里路倒是一代豪俠,醒轉之后便踐行前約,你師公本性便是單純善良,因而二人竟然又變成了好友,有大吃大喝豪飲了三日”

    說到這里,譚婆黯然神傷的嘆了口氣道:“若非有這層關系,幾年前有人以武牧司之名求你師公出馬相助去那夏州,你父母擔心你師公天真爛漫遭了人家暗算,這才由他二人出馬西行,誰知……苦了我的浪兒,還有我那風兒,雨兒”說完淚水潸然幾至哽噎。

    紅袖一看譚婆說到傷心之處,連忙打叉道:“婆婆,師公在那里老逗那馬,別給馬兒惹急了”

    正說著,那小花馬便一個后蹄,向譚公踢去,譚公嗷的一聲躲過去,便朝他們幾個人這邊一溜煙的跑來。

    譚婆破涕為笑道:“你師公便是這般的孩童性格,丫頭可不要笑話他才是”

    接下來的幾天鐵浪便每日里和譚公議論武功,譚公眼里鐵浪手里的那些武功盡數是不行的,天底下只有他的太玄神功是天下第一的武功。

    無奈之下,鐵浪只得再請教譚婆,譚婆對鐵浪的這些武功秘籍簡單一看,便笑道:“你這銅卷終究不易看,如是沒了這顯微珠,這些秘籍便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鐵浪早已有心將這些秘籍謄寫出來,只是苦于沒有人能干這事,便心里記下了譚婆這個建議。

    鐵浪每日里不去找譚公,譚公便又探頭探腦的來找他,非要指點他的武功,只是每次指點個一刻鐘便又跑別處玩,即便是這么一點點時間的指點,也讓鐵浪受益匪淺。

    紅袖眼見鐵浪每日里勤于練功,便也將不老和尚給的兩本秘籍拿出來練練,只是她武功根基太淺,終究看不懂里面的內容,進展極慢,權衡許久終于還是找譚婆討教。

    譚婆初見兩本無皮的功法秘籍,也不在意,還以為是和鐵浪手里那些秘籍一樣的。只是翻看了幾頁之后,不由駭然道:“你從何處得了這秘籍來?”

    紅袖見譚婆面色驚懼,也是吃了一驚,忙問這秘籍有何古怪。

    譚婆慌里慌張的將第二本書翻看了幾頁,卻又驚喜萬分,啪的將書一合,抓住紅袖的手道:“丫頭,你這秘籍何處得來?”

    紅袖便將如何在光州見了寶黁大師的事情簡單說了說,譚婆聽了張大嘴半天才道:“天道輪回竟如此玄妙”

    紅袖愕然的張大了嘴,半天才說:“婆婆,那日里那老和尚也說過如此一句話來”

    “你說那寶黁大師也說天道輪回如此奇妙?”譚婆疑惑道。

    紅袖點了點頭,見譚婆蹙眉沉思,便依偎在譚婆腿前也回憶當時的情況,突然想到了那塊樹皮,便晃了晃譚婆的腿道:“婆婆,他還在樹皮上留了字”

    “留字?什么字?”譚婆還在沉思。

    “王蕭神技絕天下,寶黁和尚獨逍遙”紅袖當然記得這句話,接著又問:“婆婆,王蕭是誰?”

    譚婆刷的一下站了起來顫聲道:“紅袖,你祖籍何處?”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