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武牧江湖 > 第九十九章 譚公譚婆③

具體安排也不復雜,幾件重要的事情還要鐵浪自己去,而真正其他人能辦的也無非是尋找馬空遠和路回春他們,當然,鐵浪也想到了安排人去瑯琊將他師祖譚公譚婆接來。

鐵浪安排停當,又揀了幾門外家功夫的拳掌刀劍之法將銅卷給了許虎鈐,讓他代為傳功。本來他給紅袖準備了幾門,只是紅袖死活不要,整日里就是練練那落英劍法還有不老和尚給的兩門功法。

鐵浪本意是將事情安排妥當了自己便先去尋找青非,然后再回那九天絕谷去將萬卷書接回來,因而也跟紅袖商議了許久,想讓紅袖在此打理著這天兵城。

鐵浪說一次要獨自西去,紅袖便哭一次,說什么也不跟鐵浪分開,鐵浪無奈,只好將這事情往后拖一拖,想讓紅袖在此進入角色后自己再行離開,就這樣一拖就拖到了過年。

臘月二十三迎灶王星君,灶王星君沒迎來,先把譚公譚婆迎來了。

整個天兵城都沸騰了,這譚公約莫有六十歲左右,中等身材,那頭發胡須都是白了一半,臉色倒是紅潤,太陽穴處鼓起老高,一看便是內功極其深厚。

這譚婆卻有些意思了,看年齡約莫也就三十歲出頭,面色如玉,青絲如墨,雖然素面朝天卻是標準的美人。這譚公譚婆兩人那真是天差地別的一雙。譚公走路撇撇拉拉,如同鴨子一般,而譚婆舉手投足之間都透著貴氣。

就連許虎鈐看了都瞠目結舌,心道,這名聞綠林的譚公譚婆竟然是這般模樣,難不成這譚公竟找了個小老婆。

鐵浪見了卻是歡呼著迎上去,嘴里歡喜的高叫著:“師公,婆婆”拉得跟在后給他縫補衣服的紅袖也跟著跑了過來。

譚公看見鐵浪跑過來,也喜的嘿嘿笑著道:“你這兔崽子,走了這么久也不回去看看,可把我想壞了”隨即看見了后面的紅袖便探出頭仔細看了看道:“還娶了媳婦,你這可不行,你父母沒了,娶媳婦得有師公來做主”

譚婆白了一眼譚公,譚公也舉得說錯了話,便往后退了一步,譚婆這才過去輕輕摸了摸鐵浪的頭道:“浪兒都長這么大了,可真好,婆婆和師公可想死你了”說完眼圈一紅,便垂下淚來。

紅袖在后面也跟著施禮道:“小女紅袖見過師公,婆婆”

譚婆可沒譚公那么魯莽,但看了看紅袖也不由咦了一聲,不過馬上柔聲道:“你這丫頭不錯”眼睛卻詢問的看著鐵浪,意思是想問這丫頭和他什么關系。

鐵浪連忙道:“婆婆,她叫紅袖,是從原州碎玉莊跟我出來找人的”

紅袖心智聰慧,早已看出譚婆的意思便紅著臉道:“婆婆,我跟隨公子來找馬姐姐的,馬姐姐才是公子的意中人”尾音里透著一絲苦澀,譚婆明顯是感覺到了。

譚婆心中一動,便微笑著道:“浪兒身邊的自然都是好姑娘”

譚公磨磨蹭蹭的靠近鐵浪,偷偷道:“我路上聽和尚說,你練了一身的好功夫,可是跟你爹娘學的?”

鐵浪見譚公擠眉弄眼的,便也偷偷道:“我爹娘那都是跟您老人家學的,我雖也學了,但是爹娘那功夫都是兩人合擊之術,我學了也沒什么威力啊”

譚公聽了覺得有理,便大大咧咧的走到紅袖面前道:“孫媳婦,你快給婆婆磕頭,讓她教你那合擊之術,以后你們倆無論走到那,都不會有人再敢欺負了”

紅袖聽了一愣,接著白皙的臉如同厚厚的施了胭脂一般,騰的紅了,只低頭用眼角去瞥鐵浪。

鐵浪連忙道:“師公,你怎的又來瞎說了,這紅袖可不是什么孫媳婦,再說了,我現在即使沒連那合擊之術,也不會有人欺負我”

譚婆過去拿手拍了一下譚公的后腦道:“你這為老不尊的,滿口胡說些什么”

譚公摸了摸后腦,又往后退了一步道:“不行不行,這天底下哪有什么武功能比風雨合擊之術厲害的”

紅袖被譚公弄得臉紅了兩次,也看出來譚公天真爛漫的性格,便笑道:“師公,公子現在的武功可厲害著呢,就連那禁軍的都虞候都不是對手”

紅袖語氣中透著的一絲苦澀還是讓譚婆覺察了,譚婆心道,這女娃兒喜歡浪兒,可是浪兒又有個什么馬姑娘。

譚公驚訝道:“怎的?鐵浪,你把程玄甲那老小子打敗了?”

鐵浪哪里知道誰是程玄甲,便道:“師公,我只是和慕容步交過手,也是僥幸獲勝”

譚婆點頭道:“看來浪兒的武功的確精進不少,那慕容步也算是禁軍里年輕一輩里的好手”

譚公卻搖頭道:“不行不行,打不敗程玄甲的便不是高手,我得看看你能不能是程玄甲的對手”說著便搓了搓手,便要跟鐵浪動手。

紅袖只聽鐵浪提起過他師公婆婆,從來不知這譚公竟是個頑童一般的人,便笑道:“師公,若是打不過公子,那可就丟人了”言語之中竟是開始挑釁譚公。

譚婆見紅袖如此說便笑了笑道:“你這丫頭,凈不嫌事大”

紅袖見這譚婆貌美且溫柔便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臂搖著說:“婆婆,你可不知公子有多厲害,連那神衛的都虞候黃升也只是和公子打個平手”

譚婆聽了這不由的一愣,心道,這黃升雖然名氣不如慕容步響亮,一套烈陽掌卻是威震朝野的,心里竟也想看看鐵浪的修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譚婆看譚公去拉著鐵浪動手,鐵浪只是一個勁的往后躲,便笑道:“浪兒,你師公也是有幾年沒活動過筋骨了,你便陪他練練吧”說著又轉臉對譚公道:“你可不要沒有輕重的”

譚公見譚婆同意鐵浪跟自己動手,便嘿嘿笑著說:“不會不會,打不壞,打不壞”

鐵浪看了看譚婆,譚婆慈祥的看著鐵浪點了點頭道:“你師公沒個輕重的,你可不要胡亂的讓招傷了自己”

鐵浪點了點頭對紅袖說:“紅袖,你帶了婆婆去那邊樹下的亭臺里坐著看吧”

這邊譚公早已按奈不住的呼喝著一拳朝鐵浪后輩擊來,鐵浪還是小時候見爹爹和譚公對打,往往都是讓譚公打的鼻青臉腫,因而不敢懈怠,先用了一式凌波微步里的步法橫向里一滑,避開了這一拳。

譚公一擊不中,便笑道:“好小子好小子,比你爹滑溜多了”嘴里說著,腿腳可沒閑著,飛起左腳便向還在半轉身的鐵浪踢去。

紅袖見譚公占了一個背后動手的便宜還不丟松,便撇了撇嘴對譚婆道:“婆婆,師公這也太會占便宜了吧”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