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我在荒野有座城 > 第七十章 正義人士,到達戰場。
    拷打繼續,百無聊賴的富福貴癱坐在沙發上喝了一杯又一杯。

    喝到面紅耳熱的時候,富福貴終于覺得這酒喝得差不多了,因為迷迷糊糊中,他總覺得對面鐵絲網后的隔離墻上,有人探出臉來偷偷看自己。

    等自己把視線轉過去看,那邊卻黑漆漆的啥都沒有。

    “尼瑪……難道這葡萄酒過期了?喝多了會產生幻覺?”

    富福貴伸手拎起丟在一邊的空葡萄酒瓶,看看標簽上的葡萄酒釀造日期,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啪一聲,將酒瓶掄到地上砸得一地碎玻璃碴子。

    “特么的,居然是八二年的!快四十年的酒,早特么過期……”罵到這里,富福貴突然扶額笑:“嘎嘎嘎,真特么喝多了……看東西出幻覺,還特么盡說胡話。”

    搖搖晃晃站起身,富福貴對幾個手下擺擺手:“算了算了,問不出來解決掉算了。我困了,要回去睡覺去了,你們動手吧。”

    充當打手的幾個手下趕緊轉身低頭,恭恭敬敬回到:“好的,老大!”

    誰先動手?

    幾個人互相對視交流,最后大家決定,讓最近才加入富福貴手下的一個小年輕打頭陣。

    大家都是惡貫滿盈的狗腿子,沒道理讓這剛加入的小白臉做好人。

    被幾個前輩冷冷盯著,剛加入沒幾天的小年輕楞了楞,很快明白大家的意思。

    終于……要活成自己最討厭的樣子了?

    小年輕艱難地咽口唾沫,深吸一口氣再狠狠呼出去,從旁邊地上撿起一把早就準備好的利刃。

    左手用力握緊右手手腕,盡量控制持刃的手顫抖幅度別太大。

    從一地奄奄一息的倒霉鬼中選出一個,把利刃刃尖對準倒霉鬼,穩穩推下去……

    錚……噗呲!

    利刃還沒碰到倒霉鬼,兩點寒芒在小年輕的視野里一閃而過。

    緊接著,他覺得胸前微微麻了一下。

    趕緊轉移視線看胸前麻痛的部位,小年輕愕然,他看見自己胸前扎著兩根漆黑的弩失。

    “呃……”

    噗通……

    他只來得及發出這么一點動靜,便癱軟在地。

    旁邊幾個打手中一個見了,咧嘴道:“哈,真是廢物!還沒動手自己先軟了!”

    “喂,眼鏡劉,起來,怎么慫成……呃……”

    噗噗,嗵……

    又一人額頭中箭倒地。

    “特么的!誰!”

    瞧見同伴腦門上突然被插了兩支弩失,有人馬上驚恐尖叫,卻瞬間被幾只激飛而來弩失連續射中,轉眼倒地。

    剩下四個人趕緊撒腿跑,也被隔離墻邊黑暗中飛來的弩失一一射倒在地。

    “追隨者,都出來,保護我!”

    富福貴在小年輕中弩那一刻,快速召喚出自己腦海系統追隨者欄里,所有壁壘陣營追隨者。

    八十半人馬,四十戰斗矮人,二十木精靈,十名飛馬騎士,十匹獨角獸以及兩頭綠龍!

    足足一百秘銀的陣容!

    這一百多只知道執行主人命令,沒有任何對錯觀念的壁壘陣營追隨者,就是富福貴最近這段時間為所欲為的依仗。

    被追隨者密不透風地保護起來,富福貴憤怒地大聲吼:“什么人!出來!”

    回應他的,卻是對面鐵絲網高墻關卡路口一陣密集如雨點的腳步聲。

    “啊?戟兵追隨者?”富福貴透過追隨者們之間的縫隙,看到穿過隔離墻沖來的一百多人影是什么,不禁背脊發寒,趕緊下令:“木精靈!射擊,干掉戟兵!”

    豈知,對面鐵絲網高墻后,也有人在下令。

    “神射手,祭司,清理對面的木精靈!”

    “皇家獅鷲上,包抄!”

    “高級劍士,給我沖!”

    一連串命令下達,從黑暗中冒出的城堡陣營追隨者越來越多。

    而且,藏在對面黑暗里的偷襲者,對戰斗很熟悉。

    更可怕的是,那人下達了戰斗命令后,開始對追隨者們釋放魔法。

    “治療術!”

    “攻擊加速!”

    “圣靈佑佐!”

    給自己的兵刷了魔法,那人居然還丟了一個減益魔法過來。

    “遲緩術!”

    本來就圍在周圍一動不動的半人馬,腳下轉眼被突起的密集泥刺包裹了起來。

    到了這個時候,富福貴已經猜出來的是誰了。

    幾乎全套城堡陣營各等級的追隨者,裝備了大量基礎魔法。

    附近能有這份實力的職業者,只能是網上炒得火熱的大紅人,對面街大樓里號稱“地球戰力第一”“新時代梟雄”的猛人李逸。

    “雕嘶城”城主!

    傳說全世界第一個打下龍之國的幸運兒。

    也只有他,才會有秘銀升級出這么多城堡陣營的追隨者。

    本以為隔著一條街,好幾百公里那么遠,剛建了一座城的李逸,暫時不會伸手到這邊來……特么他的胃口好大,居然就開始搞擴張了!

    “外面來的,可是李逸李大城主?久仰大名啊!”

    富福貴顧不上手下追隨者開始出現損失,趕緊大聲打招呼:“李城主,咱們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兄弟我哪里做錯了,讓大人您這么大動干戈?”

    刷刷刷!

    黑暗里射來的密集弩失噗噗噗射在隊伍中的木精靈身上,只是兩三輪射擊,富福貴的木精靈就全體報銷。

    而這二十木精靈,才剛剛射倒了對面十來個戟兵。

    “李逸,你別太過分啊,真以為爺爺跟你客氣幾句,就是怕了你?”

    富福貴嘶聲大吼:“半人馬!戰斗矮人!飛馬騎士!給我上!”

    數十壁壘陣營各等級追隨者從鐵絲網高墻間的關口魚貫而出,沖進黑暗里。

    刷刷刷!

    哐哐哐!

    劇烈的戰斗聲在黑暗中密集響起。

    雖然看不清自己的追隨者取得了多少戰果,但是富福貴很清楚自己的損失有多高。

    他派出去的半人馬一照面就被放倒十幾個,戰斗矮人和飛馬騎士也各有損傷。。

    富福貴大驚,趕緊招呼追隨者退回來,繼續保護自己。

    該死,李逸手里的追隨者不止明處的這么點!

    還有很多!

    真后悔,真該在第一時間逃走的。

    這喝酒喝多了,腦子都木了。

    應該能想到的呀!人家敢面對面發起襲擊,自然是有備而來。

    哪有什么都不清楚,就一頭撞過來的?

    富福貴覺得自己如果今天能保下爛命一條,這酒,是該戒掉了。

    噶……嘣嘣!

    嘎……嘣嘣!

    鐵絲網高墻后的黑暗里,神射手上弦擊發的聲音此起彼伏,富福貴招呼回來后,布置在最外圍的半人馬和戰斗矮人追隨者,一個接一個倒下。

    不行,不能繼續傻呆著,在這么下去,這點追隨者遲早會被李逸干掉!

    “追隨者,突擊,我們進樓!”

    富福貴當機立斷,指揮追隨者護著自己往新光大廈里跑。

    錚!

    刷刷刷!

    噶呀!噶呀!

    不知道什么時候,通往新光大廈的方向,已經被李逸的高級劍士和皇家獅鷲列陣堵住。

    甚至,在這城堡陣營的追隨者中,竟然摻雜了壁壘陣營的幾十匹半人馬王和枯木戰士。

    在陣列后方,竟然還有一列壁壘陣營的大精靈射手和十多個塔樓的大妖精。

    這……居然有城堡陣營以外的追隨者?

    李逸這魂淡,他到底帶了多少人過來。

    砰!

    一聲磣牙的撞擊聲響起,富福貴的半人馬和戰斗矮人追隨者,狠狠撞到對面二十多個高級劍士豎起的盾墻上……

    刀光劍影迷人眼,箭矢橫飛要人命。

    富福貴的半人馬和戰斗矮人追隨者,轉眼間被清理得干干凈凈。

    “李逸!你仔細聽著!我身上有價值幾千萬金幣的壁壘兵!還有十多億金幣和幾十萬單位各種物資!裝備坐騎秘銀都有!”、

    富福貴扯起嗓門大聲喊:“如果你殺了我,你什么都得!不!到!”

    ……

    攻擊停止。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