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艾澤拉斯新秩序 > 第五十章 哀嚎洞穴
    周圍沒看出什么東西,很普通的一個山洞,諸多巖石縫隙里冒出大量蒸汽,遠處暗影里還藏著一些毒蛇,除此之外就看不到異常了。

    稍微思考,大腦就給她傳遞出一個疲勞的信號。

    她的頭很暈!之前喝的烈酒依然還在身體內存留,如今她的火焰和酒精混合在一起,酒勁一下子就竄了上來。

    努力想象西瓜汁和蜂蜜的味道,隨后用新獲得的德魯伊之力壓制體內不適。

    “咦?”這時她才發現自身的變化,這是由精神力反饋到身體上的一種變化。

    她長大了!原本身體年齡是十四歲,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到了十五歲。

    凡妮莎估測自己至少長高了三厘米,肌肉中的力量比之前提升了一大截,就連胸口的對A都有了一些規模。

    如果說肌肉力量是盜賊方面的提升,那么身體成長反過來又再次促進精神力的增長就是德魯伊方面的提升了,這個幅度很小,遠遠比不上她之前吸收的那團火焰,不過能感覺到有提升。

    她心中有著非常清晰的明悟,自己只要想,隨時都可以變形。

    她不再是那個傻乎乎只能拎著刀子亂捅的盜賊,不用計算體內的腎上腺素在刀尖上跳舞了,體內有著一團溫熱的能量,這股力量被德魯伊們稱之為自然之力,名字有點土,不過凡妮莎現在已經可以自豪地說,自己是個施法者了!

    可惜她沒有正經的德魯伊教導,除了變形這個德魯伊職業專屬技能外,一個法術也不會......

    空有自然之力,卻不知道怎么釋放,不得不說有點遺憾。

    她把匕首和長劍都拔出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小心翼翼地向外走,至少要出去看看,確定一下自己現在的方位。

    這個山洞很大,不時傳出一些鬼哭狼嚎一般的叫聲,最初她真是嚇了一跳,可隨后發現這只是巖石縫隙中噴出霧氣所帶來的呼嘯。

    她謹慎地選擇道路,沿途偶爾能看到一些迅猛龍和毒蛇,不是動物學家,她還不至于看到某種動物就說出地名的程度。

    沿著一條她認為是出路的河道慢慢往外走,她有點緊張。

    未知才是最讓人恐懼的東西,像迷霧男主角那樣,在絕境下,砰砰砰幾槍,把親友們都打死,結果兩分鐘后發現救援的人來了,那是最悲劇的事。

    命運很多時候非常可怕,因為你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著自己。

    凡妮莎已經大致猜到了這個地方,畢竟這年頭和翡翠夢境能扯上關系的就那么幾個。

    “你在掩飾什么?我看到你了!”某個女人的聲音在山洞里回響,凡妮莎死死貼著山壁,一聲不吭。

    對方并沒有看到她,只是她剛才觀望的動作稍大了一點而已。

    果不其然,女人沒發現任何異常,帶著兩只迅猛龍從另一條過道走了過去。

    “切!裝什么啊!你以為你這里是蘇拉瑪嗎!”凡妮莎從暗處溜出來,滿臉不屑地繼續往前走。

    她本身的潛行技巧就非常高,原時空凡妮莎能夠在一群號稱無冕之王的大盜賊眼前下毒,潛行能力絕對是登峰造極的水平。

    她現在并沒有達到那個高度,但是德魯伊的獵豹形態大幅度強化了她的潛行能力,能不能比得上自己前身她不知道,不過她知道自己此時的潛行水平已經不次于大范生前了。

    人類練武就喜歡模仿動物,什么虎鶴雙形,什么鷹蛇生死搏之類的,都是從動物搏殺中獲取的靈感。凡妮莎現在不用模仿,因為她就是獵豹,這還模仿個屁啊!

    獵食者的本能和人類的經驗智慧綜合到一起,即使是嗅覺靈敏、直覺驚人的野獸也無法發現她的蹤跡。

    “給我躺下吧!”某個落單的藍頭發男性精靈被她一匕首打在后腦勺上,對方哼都沒哼一聲,就爛泥一樣暈了過去。

    搜身!這位精靈穿得破破爛爛,像是個叫花子。

    她只翻出一枚刻著毒蛇標記的寶石,寶石上還有名字,可惜她不懂精靈語。

    不過她能感受到對方體內的德魯伊之力,和構成凡妮莎力量主體的火焰截然不同,對方體內的力量有些陰暗,有些瘋狂。

    “尖牙德魯伊,難道這里是哀嚎洞穴?我跑到卡利姆多大陸了?”看著山洞上中下三層的立體結構,她算是清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心中有千言萬語,最終只化成了一句“臥槽”!

    哀嚎洞穴的背景并不復雜,就是一位心懷天下的德魯伊想把洞穴中的溫泉引到地面,治療土地沙化。

    這想法有點異想天開,但在超凡力量的作用下,還是可以做成的。

    可惜這位德魯伊對現實的估計嚴重不足,一個不算太嚴重的夢境腐蝕就把他拖了進去,如今這股腐蝕以他的力量為源頭,反過來侵蝕整個哀嚎洞穴。

    凡妮莎很快拿定主意,她要去救這位德魯伊!

    至少要問出回艾澤拉斯大陸的方法,卡利姆多大陸和艾澤拉斯大陸中間隔著茫茫大海,靠翅膀飛回去難度太大,最好有從翡翠夢境中借道的辦法,讓她直接跳回去,如果對方再給她一點德魯伊的入門知識就更好了。

    要是別的腐蝕,她肯定會猶豫一番,哀嚎洞穴她認為自己有優勢,這里的腐蝕源頭是個魚人,對付魚人,她還是頗有經驗的......

    把地上被打暈,看起來比她還菜的德魯伊捆起來,也沒管對方姓甚名誰,直接塞到一邊的山洞縫隙里,她腳步輕盈地跳過一處斷崖,向著洞穴深處走去。

    越往里走,腐蝕的味道越重,空氣中飄蕩著絲絲縷縷的黑煙,她走走停停,不時藏到巖壁里,調動一些火焰能量清除身體上沾染的黑煙。

    這一下速度就慢了兩倍,足足走了半天,才在洞穴深處找到自己的目標。

    一個渾身冒黑氣的大魚人。

    “呦!”第一眼就看到了問題,這家伙可以說是魚人,也可以說不是。

    它是魚人的噩夢匯聚到一起后,從翡翠夢境折返回現實世界的一個污穢生物。

    嚴格意義上說,并不是生命。

    凡妮莎躲在暗處,不斷觀察這家伙的種種動作、語言、神態和行為方式。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