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謝家小玉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觀燈
    那些普通士兵未必能打得過魔物,有蒙苒在自然好。

    謝春山見狀,心知女兒心思,便要派遣身邊的軍士普通,卻再次被謝小玉阻攔了。

    旋即她對著父親一笑,自己已經轉身往外走了。

    這次,輪到文將軍愣住了,開口道:“侯爺,不派人去送大小姐嗎?”

    謝春山略思考,大手一揮道:“先查!”

    他知道女兒的性格,既然她沒說要人送自己,顯然就是另有打算,自己真要派人去送,反而于她而言,可能會算添亂。

    那不如讓女兒自己混鬧好了。

    ……

    謝小玉沿著另一側的密道離開了宅子,打掃戰場的見她獨自一人,都有些驚訝,但皆沒有阻攔。

    待她到了外面才發現,原來已經是月掛中天的時候,街上花燈流光溢彩,處處皆是美。

    雖然宅子這邊因為有軍士圍著,所以沒有人敢湊近,但街上其他地方的人卻極多,謝小玉理了一下鬢發后,慢慢地在街上走,還聽見有人很是興奮地議論。

    “好大的一只鳥呢,忽得就飛了出來,嘖嘖。”

    “什么鳥,那是鳳凰,哎呀,也不知道是誰家做的鳳凰燈,好生美呢,可惜沒找到。”

    “哎,許不是鳳凰燈,而是鳳凰炮竹,不然怎么會沒有再尋見呢?”

    “不管到底是什么,好看就好嘛。”

    謝小玉想起那只騰空而起的青鳥,心中覺得有些想笑,轉念一想,那樣一場兇惡的戰斗,留給世人的卻是一只騰空而起的“鳳凰”,到底算是好事。

    她獨自出來,其實沒有任何計劃,此時如此行事也算冒險,只是她今日太過疲累,只想獨自一人靜靜,看看正月十五的畫燈而已。

    如今感覺,內心果然稍微好了些,便抬步緩緩向家中走,眼中看著今夜依舊如往年的熱鬧。

    走了些時候,人已經到了內城,而中街處更為熱鬧,還有許多人圍在各種燈前,猜謎贏燈,喧鬧至極。

    謝小玉難得對熱鬧沒心生反感,略一停步看過去的時候,眼前忽得燈光閃爍。

    她微怔,后退半步抬頭看去,就見應無為站在她的面前,手中還拎著一盞金魚燈。

    只有五寸大小,很是小巧,但做得很精致。尤其那雙魚眼睛看起來栩栩如生的漂亮。

    “謝大小姐,”應無為淺笑,搖著燈道,“你瞧,我方才贏的,好看嗎?”

    謝小玉懷疑他是故意跟著自己的,沒說話,只是繞過他,想繼續往前走。

    應無為從來不在意別人的態度,只在后面跟著她:“我方才看見慶陽公主的車了,你那個力氣很大的表妹,也回家了。”

    謝小玉聽見這個就不生氣了,回頭看他。

    應無為晃晃手中的燈:“所以你不用擔心,不管他們究竟拿到了什么想要的,至少慶陽公主從今往后,安全了,對不對?大小姐瞧瞧這些燈嘛,很好看的。”

    依舊是那般絮絮叨叨,只是此刻他的絮叨在謝小玉耳中,變得沒那么煩心了。

    到底是……又一起經歷了一場生死戰斗呀。

    謝小玉對應無為施了一禮,輕聲道:“多謝。”

    很是難得的溫和態度

    應無為也是頭回聽見謝小如此溫柔地和自己說話,心中高興之余,只是沒想到謝小玉竟然這么認真地施禮,忙閃身回禮:

    “不必不必,我本就身在其中,也該如此嘛。”

    謝小玉頓了一下,到底沒有問他為什么會和組織混在一起。

    想想他在應家的地位與經歷,想想應家那群一肚子齷齪心思的人,就知道他裝瘋賣傻,藏著本事活到今天,多么不易了。

    而他的秘密,前世注定沒有知道,而今生雖然發現了,卻也沒有必要知道了。

    終歸,他沒有對不起過自己。

    她想著,面無表情地回身,繼續往家的方向去了。

    應無為嘿嘿笑著,提燈跟在后面問:“哎,大小姐若是不喜歡金魚燈,那邊還有蓮花燈、牡丹燈呢,還有個很有趣的六面西洋鏡走馬燈,我都幫你贏來,好不好?”

    依舊是絮絮叨叨的,一副恨不能把這條街的燈,都贏回來給她的樣子。

    謝小玉被他念得煩了,只得從他手中將那個金魚燈接了過來,而后站在那兒不動彈,只看著應無為。

    應無為明白她的意思,輕咳一聲捂著嘴,含混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說話,但是總該讓我看著大小姐安安全全回了家,才好吧?”

    謝小玉這才回過身,提著燈,繼續安安靜靜地往家走。

    待到了淮陽侯府側邊角門的時候,早有人在外面人焦急張望,看見謝小玉來了,忙喜出望外地高聲道:“大小姐回來了,大小姐回來了!大小姐沒事兒吧?夫人可擔心壞了呢!”

    謝小玉對著仆婦搖搖頭,表示無事。

    仆役們見自家大小姐還能提著燈,便知道果然沒事兒,也都放心了,簇擁著謝小玉往里走。

    仆婦在后面關門,謝小玉回頭看了一眼。

    街上人來人往,再沒有了應無為的身影。

    大門關上,隔絕了她尋找的視線。

    謝小玉心思略有些空落,耳邊已經聽見趙氏急匆匆的聲音:“玉兒!我的丫頭呀!你可嚇死我了!”

    謝小玉將應無為拋在腦后,還沒等看清楚趙氏的臉,就已經被她抱在了懷中,一邊摩挲她,一邊氣得拍了她兩下:“這般大事,你竟然瞞著家里!你知不知道看見囡兒單個回來,我都要嚇死了!”

    謝小玉知道她是擔心自己,面上帶著清淺的笑意,搖著趙氏的衣袖,一副認錯但又很疲勞的樣子。

    趙氏見她的模樣,便知道她今日是極累了,當下都不舍得問怎么獨自回來的,只命人抬了軟轎來,抬入謝小玉的院中。

    趙囡兒并趙家老太太與翁氏,早都等在那兒了,見她回來自然又是一番慶幸,而趙囡兒依舊很興奮,笑說:“今天可是正經見識了呢,還蠻有趣的。”

    氣得翁氏打了她一下:“還有趣呢,以后再這般胡鬧,看我怎么打你!”

    趙老太太也笑了:“好了,孩子們平安就好,讓孩子們今夜先安歇了吧。”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