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無敵奶爸在都市 > 第220章 很熟悉的感覺
    海棠苑的客人很少,基本都是熟悉的朋友,阮棠起身去開門。

    當看到來訪者是錢笑,以及他的父母洛初與錢嵩時,不由愣住。

    她有段時間沒見過錢嵩了。

    正要開口,洛初就直接抱緊阮棠,眼眶泛紅。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阮棠同樣抱住洛初。

    錢嵩明顯含蓄很多,他向徐來以及阮嵐點頭致意,錢笑直奔徐依依,雀躍道:“大姐大!”

    兩個小孩子去了后院玩。

    “嘁。”

    貝貝蹲在墻角上,撇撇嘴角。

    “你這些日子都去了哪?遙遙要結婚了,你也不來幫忙。”阮棠嬌嗔道。

    “有些事必須要去處理下。”

    洛初苦笑,又看向徐來那道與記憶中畫面慢慢重疊的背影,神色帶著一縷遲疑。

    正在泡茶的徐來,回身微笑道:“怎么了?”

    洛初搖搖頭:“沒事。”

    “喝茶。”

    徐來給洛初夫婦倒著茶。

    捧著茶杯,洛初又偷偷望了徐來兩眼,她于長安城前曾睜開眼看到了一道背影。

    疑似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似乎——

    有些像徐來,可又很不像。

    雖然看不清具體面容,可那道背影頂天立地。

    不。

    更準確點說,天地都被那個男人踩在腳下!

    而眼前的徐來……

    溫文爾雅,對于她跟阮棠的談話也只是時而點頭,然后添茶水。

    但相比較丈夫沉默寡言的錢嵩,儒雅隨和的徐來像是一壺茶,要慢慢品才能品出味道。

    “洛初,你在想什么,明明不可能是徐來的,那種頂尖強者,怎么會這么巧合是認識的人。”

    洛初自嘲搖頭。

    只是想到那位神秘強者,心頭不由一陣火熱,真會是地球的人類強者嗎?

    亦或者是……

    來自其他地方?

    長安城對于這件事,可是極度上心,畢竟事關長安存亡,馬虎不得。

    唯一的好消息或許就是,這位神秘強者不會幫助月人。

    否則。

    上弦三月族也不會被滅族。

    就是那突然消失的月坑,不知對人類而言是福是禍。

    思索中的洛初眼角余光一掃,看到了茶桌上盛開璀璨白玫瑰的花瓶。

    循著洛初目光。

    阮棠微笑道:“這花是遙遙前兩天來時拿的,本以為很快就會蔫掉,沒想到越開越美。”

    野草插在極品仙器內也很美……

    當然,這話徐來沒敢說,說出來晚上可能就真要睡沙發了。

    洛初盯著那流光溢彩美輪美奐的花瓶,目光十分迷惑與迷茫。

    不知道為啥。

    她總感覺這花瓶很熟悉,可又不確定在哪里見過……

    洛初也沒細想,而是說出今天來的目的:

    “謝謝你們前段時間對我兒子的照顧,我跟錢嵩下午帶他去水族館,來問問你們去不去。”

    今日是雙休日的周日,阮棠與徐來都沒工作,徐依依也不用上學。

    所以阮棠點頭道:“好。”

    就這樣。

    兩個家庭六口人,開著兩輛車去了東海水族館。

    而一直呆在依依口袋中的貝貝,在來到水族館中趁人不注意直接跳入了海水中,眨眼就沒了蹤影。

    “依依快看,鯊魚!”阮棠隔著玻璃,一指遠處的虎鯊。

    徐依依性質缺缺,畢竟她可是摸過鯊魚的女人,隔著玻璃看完全沒什么笑臉……

    錢笑卻很開心。

    因為他終于跟一直忙碌的爸爸媽媽一起來水族館了,承諾姍姍來遲了數年。

    這讓洛初與錢嵩越發愧疚了。

    他們在長安城短暫停留一天,就急忙回到家里。為了華國,他們夫妻二人虧欠了孩子太多太多。

    “爸爸,媽媽,我跟依依姐去釣魚呀。”

    錢笑一指前方,那里有個釣魚的區域,但都是一些普通的普通小魚,基本是些孩子在體驗。

    “去吧。”

    洛初與阮棠都沒有阻攔,二女說著悄悄話,倒是錢嵩與徐來化身貼身保鏢,保護著自家的孩子。

    錢嵩釋放神識。

    悄無聲息間探入徐來體內,卻沒有感應到任何靈氣,反倒是神識如同石沉大海,沒有掀起絲毫波瀾。

    錢嵩心底震驚。

    他知道,徐來的境界恐怕在他之上,至少也是九品初期!

    錢嵩的天賦種子是精神系。

    他自認剛才的境界感應沒有露出絲毫馬腳,所以沉聲道:“徐先生,聽洛初說你也是武者。”

    “嗯,喊我徐來就行。”

    “那你考慮過加入武道協會嗎?”

    錢嵩期待道,長安城多一位九品少一位九品看似差距不大,可積少成多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

    “錢嵩!”

    洛初聽覺驚人,瞪眼道:“今天是帶孩子游玩的,不談工作。”

    這一嗓子明顯看出家庭地位,錢嵩尷尬笑笑:“對不起,我在武道協會負責挖掘武道種子的……”

    徐來搖頭,示意沒事,然后二人就沒了話題。

    “哇,海豚!!!”

    體驗釣魚的基本都是五到十五六歲的小孩子,都驚呼起來。

    徐來看去,面色不由發黑。

    只見找個連接海底世界的大池子的鐵柵欄不知道怎么打開了,貝貝居然坐在一頭粉色海豚頭頂,身后還跟著二十余條海豚。

    這些海豚來到大池子中,動作整齊劃一的在水里跳起舞來,時而翻滾身子,時而躍出水面。

    畫面十分壯觀!

    “咯咯咯。”

    “麻麻,海豚好可愛呀。”

    “那只粉色海豚好想摸摸……”

    “……”

    小孩子們哪怕被濺一身水,也還是開心的向前湊。

    徐依依在護欄外伸出小手。

    那只極其罕見的粉紅色海豚,居然一躍三米高,碰到了她的掌心。

    又“砰”的一聲墜入海水中,頓時引起小朋友們一片羨慕的驚呼聲。

    但不論其他小朋友怎么伸手吶喊,這些海豚只認準了徐依依,其他的全部無視掉。

    “表演區域的海豚怎么跑過來了?”一位男性工作人員焦急道。

    “……沒跑呀,我剛才電話問了,都在表演館呢。”身旁的女工作人員吶吶道。

    二人對視一眼,一腦門霧水,那這是哪來的海豚?

    為首那只還是粉紅色的!

    不等工作人員驅逐或捕捉,貝貝便乘著海豚離開這里,空留下一陣陣驚嘆聲。

    “貝貝太厲害啦。”

    雖然被欺負過不少次,可錢笑依舊驚嘆著,目光中滿是小星星。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