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無敵奶爸在都市 > 第219章 風聲清脆
        我們在一起吧。

    簡單的六個字,讓被抱著的阮棠瞬間不再掙扎。

    她抬起頭,看向徐來那雙無比認真的眼眸,有些不解徐來為何會說這話。

    實在是太過突然了。

    突然到讓她直接怔住了,根本不知道作何回答。

    “所以,我們之前最開始那什么契約取消吧。”

    徐來頭搭在阮棠香肩上,聲音很輕,卻每一個字都敲在她心頭:“我喜歡你。”

    喜歡兩個字很沉重。

    十萬年來。

    徐來紅顏知己很多,可能讓他說出這兩個字的女人只有一個,那就是——

    阮棠。

    一開始可能的確是因為女兒,對阮棠也愛屋及烏。

    可隨著慢慢了解與接觸。

    徐來發現這女人完全符合他對妻子的一切要求。

    漂亮要強,身材好,賢惠……

    賢惠先去掉。

    雖然看著冷淡,但實則有一顆照亮黑暗的溫暖之心,對待善惡更有屬于自己的評判標準。

    最關鍵的是,阮棠很堅強。

    堅強到承受了數年流言蜚語與委屈,再次相遇時,依舊選擇為了依依而接受徐來在家中住下,卻也沒有故意刁難。

    余生只能是她。

    可也幸好是她。

    “砰”

    “砰”

    “砰”

    心跳漸漸加快。

    阮棠視線閃躲道:“嗯,啊,喜歡很正常,畢竟我是閨女她媽。”

    “看我的眼睛說話。”徐來開口。

    “……不看。”

    阮棠頭視線偏的更遠了。

    徐來不再說話,就那么默默盯著她。

    阮棠臉上不由發燙,她能感受著那火熱的視線,也知道今日若是不給出個準確答復,徐來是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僵持了片刻。

    她索性一咬唇,道:“我答應還不行嘛。”

    在徐來都打算放棄的時候,他身體一震:“嗯,老婆你說什么???”

    “沒聽清就算了!”

    阮棠紅著臉跑回床上,用被子蓋住臉。

    “別啊。”

    徐來連忙鉆入被窩,繼續問道:“你剛才是不是答應我了?”

    “忘記了!”

    “……這還帶不承認的?你咋跟小孩子一樣。”

    徐來很是無奈,他從背后抱住阮棠那軟軟又香香的身子。

    這次。

    她連象征性的抵抗都沒有。

    “嘖嘖。”

    徐來感慨道:“以前沒名沒分這么抱你總擔心被一腳踹下去,如今有名分了就不怕……”

    “唰!”

    沒等說完,阮棠反手就是掐向徐來:“閉嘴,睡覺!”

    “好的老婆。”

    一夜過去。

    躺在徐來臂彎中的阮棠睜開眼睛,而徐來也同時睜開,二人對視片刻,阮棠連忙挪開目光。

    不對。

    我為什么要躲閃?我又沒做壞事。

    阮棠又挪回視線,看向徐來。

    二人互相看了足足一分鐘,阮棠才開口道:“還沒看夠?該起床了。”

    “我很想起床,但你枕著我的胳膊,我動不了。”

    “那你先把放在我腰上的手挪開!”

    “我們再睡個回籠覺吧,今天我們都翹班。”徐來轉移話題道。

    “……”

    阮棠沒說話,算是默認繼續賴床。

    徐來抱著老婆,心底美滋滋的,一時間也不由有些飄:

    “我算了算,下個月一號是良辰,很適合結婚!”

    阮棠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我什么時候說要嫁給你了?”

    “呃。”

    徐來震驚道:“戀愛難道不是以結婚為目的?”

    阮棠一愣。

    似乎是這個道理。

    但她慵懶道:“看心情吧,哪天心情不好分手了也說不定。”

    徐來一臉懵:“……哈?!”

    “徐先生,看你表情似乎有意見,有意見可以提哦。”

    “你會聽?”

    “不會。”

    阮棠理不直氣也壯。

    徐來還想套路她結婚?想的倒是挺美的。

    她現在是徐來的女朋友不假,但婚姻這種人生大事,還是需要仔仔細細考慮的。

    畢竟阮棠如今才二十四,人生路還很漫長。

    更何況已經有了女兒依依,即便不結婚也是可以的。

    “路漫漫其修遠兮,不過進了我的賊窩,你是跑不掉的。再定個小目標——結婚!”

    徐來自言自語道。

    對比初來東海市阮棠的嫌棄,到如今確認關系,這已經是巨大的進步!

    賴床到八點多。

    徐來才在阮棠的催促下戀戀不舍起床。

    他其實想這樣賴到中午的,可聽到門外女兒跟小姨子的對話聲,知道不能再裝睡了。

    下樓洗漱做飯。

    阮棠則去后院收曬女兒的衣服,只見天空中白云朵朵,一串簡易風鈴叮鈴鈴響著。

    那似乎是徐依依做的。

    上面還畫著一個歪歪扭扭的笑臉。

    阮棠放空腦海,聽到風聲清脆,看到云彩真美。

    ……

    接下來的幾天。

    徐來發現雖然與阮棠的關系變了,但生活似乎跟往常一樣,沒啥太大區別……

    當然。

    也還是有一些小變化的。

    比如吃飯時阮棠給依依夾菜時,偶爾也會給徐來夾菜,而徐來也會給她夾。

    這小小的親昵舉動。

    將感情升溫這件事直接擺在明面上。

    別說成年人的阮嵐了,哪怕是五歲的徐依依都發現爸爸跟麻麻比以前更加親近。

    小丫頭哇的一聲哭出聲。

    “依依怎么了?你別哭啊,”

    阮棠連忙放下筷子,有些手足無措。

    “麻麻,依依好開心呀。”

    徐依依擦了擦眼角,握住阮棠與徐來的手,抽泣道:

    “我終于有完整的家啦,錢笑以前說過麻麻不喜歡爸爸,可能是因為喜歡上其他的叔叔,我好擔心……”

    阮棠鼻子酸酸的:“別哭了。”

    但徐來則是臉色發黑,錢笑那個小王八蛋,都在女兒面前胡說八道什么。

    必須要找機會揍一頓!

    他目光看向拿著袖珍筷子吃飯的貝貝,后者心領神會點點頭,神念道:“放心,交給我!”

    徐來扶額。

    等等,我什么還沒說呢。一個眼神你就懂了?

    阮嵐倒是沒說話,默默吃飯,將空間留給了姐姐與外甥閨女。

    只是心底卻美滋滋的。

    便宜姐夫終于把姐姐她給騙……不對,是追到手了,可喜可賀!

    獎勵自己曠課一天。

    畢竟作為僚機很累的。

    阮嵐伸著懶腰打電話給于小小跟李莉兩個好閨蜜,打算一起去嗨下。

    這時候。

    門鈴響起。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