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神級至尊奶爸 > 第 865 章  三臨蓉城
“我明白了!”

紀明伸手一抓,刺眼的金芒瞬間將面前的諸多陰魂給煉化,待得金光散去后,只有十幾條發絲粗細的鴻蒙紫氣落在他的掌心。

“這些陰魂竟然是金丹期或者是元嬰期乃至更強者死后所化,怪不得這些陰魂體內都有著一絲鴻蒙紫氣。”

紀明輕聲呢喃道。

鴻蒙紫氣乃是修煉肉身的絕佳寶物,只有金丹期及其以上修為強者才能煉化吸收。

前前后后他用于修復受損金丹的鴻蒙紫氣可有不少,算下來也有一個不大不小的門派,更何況裂縫深淵內還有那么多的陰魂存在。

這么多強者,若是沒有化神境強者坐鎮,紀明絕不相信。

按照紀明所想,這絕對是一個實力極強的宗門!“估計我看到的那個世界,就是這些強者隕落的世界,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這么多強者隕落。”

紀明又沉思起來。

要知道,普通的星球和大陸想要出一位化神境的強者何等之難。

而能誕生出這么多強者,足可見這片大陸絕非平凡。

想不出個所以然,紀明也就不再多想,而是專心煉化陰魂。

其中一部分用于修復他自身受損的金丹,當金丹完全修復的那一刻,紀明明顯的感覺到修為運轉要比之前暢快許多。

“余下的鴻蒙紫氣也足夠煉制出一柄法寶來。”

紀明暗道一聲。

“紀師兄,剛才發生了什么事?”

就在此時,秦梓然一臉頭痛的醒來,看到自己在地面上,才松了一口氣,繼而扭頭看向紀明,開口詢問道。

“你中了幻境。”

紀明開口解釋道,然后簡單的解釋了一遍,卻并未提及他心中的猜測。

秦梓然點了點頭,并沒有多想,不過臉上卻是一副心有余悸之色。

現在想想,那一瞬間仿佛被死神給凝視,不寒而栗。

“走吧。”

紀明起身道。

隨后兩人向著昆侖墟外飛去,待得出現在昆侖墟裂縫外,蘇圣杰果然離開了這里,只有天宗李姓老者盤膝坐在空中。

“紀大師。”

看到紀明兩人出來,李姓老者連忙起身抱拳行禮。

“李長老,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若有異變,立刻通知我等。”

紀明點了點頭,略一沉思后,吩咐道。

“是,紀大師。”

李姓老者心中一動,詫異的看了看紀明,不過他并未多嘴問上一句,而是點了點頭答應。

“莫非昆侖墟內有出現了異變?”

看著紀明兩人離去,李姓老者回頭看了一眼昆侖墟裂縫,輕聲呢喃一句,隨后又自嘲一笑的搖了搖頭。

再說紀明,與秦梓然在半路上就分開,而他則是前往西南蓉城。

煉制神兵的事情不能再推遲,至于歐陽沖現在能不能將他贈送給對方的煉器秘籍看完,他都要去試一試。

數日后,歐陽瓊陪著紀明在蓉城到處游玩,這也是紀明第三次來到蓉城。

每次看蓉城都有不同的感受,即便風景在美,紀明也沒什么興致,不過拗不過歐陽瓊的再三請求,另外他去了歐陽家,而歐陽沖還在閉關中。

“紀兄,這里的飯菜很有特色,而且坐在這里吃飯還能欣賞小半個蓉城風景,晚飯就在這吃吧。”

來到一處山林酒店,站在懸崖邊的涼亭下可以觀望下方半個蓉城,歐陽瓊頓時笑著提議道。

“嗯。”

紀明點了點頭,在哪吃吃什么他倒是沒有太多的要求。

如今他希望的是歐陽沖能夠快點出關,盡快煉制出趁手的神兵才是要事。

“英姐,房間已經訂好了。”

“胡總回復消息了嗎?”

“還沒有。”

“這樣,待會兒你再給胡總的秘書打個電話,就說穆秋蝶也會來。”

“好的,英姐。”

就在紀明兩人剛在涼亭下坐下來時,只見從旁邊的涼亭傳來一陣對話。

紀明心中一動,透過中間隔開的簾子看向對面,只見一個熟悉的面孔映入他的眼中,正是有過一面之緣的歌后唐英。

當他看到唐英嘴角耐熱詢問的陰笑時,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紀兄,怎么了?”

注意到紀明的神情,歐陽瓊下意識的問道,隨后扭頭看了一眼背后的簾子。

“紀兄,莫非你對那穆秋蝶也感興趣?”

歐陽瓊略一沉思,笑著道,“她現在可是人氣歌后,人美不說,歌唱的也好聽,紀兄若是愿意,我可以邀請她來喝杯酒。”

說這話時,歐陽瓊一臉自信。

以他歐陽家的身份和地位,區區一個歌星又豈會不給他面子。

“也好。”

紀明點了點頭。

上次見到穆秋蝶還是在他和江千雪的婚禮上,只是簡簡單單的與對方閑聊了一句,如今在這里遇到朋友,自然要敘敘舊。

見紀明點頭答應,歐陽瓊面色一喜,連忙拿起電話打了一個電話,嘰里呱啦的說了幾句后便掛了電話。

“紀兄,穆小姐已經答應。”

紀明點了點頭,隨后目光眺望著腳下的蓉城,落日余暉之下蓉城顯得極為壯麗。

大半個小時后,隔壁亭子傳來一陣歡笑恭維聲。

“英姐,小天后穆秋蝶呢?”

只聽得一聲粗獷的聲音,語氣似在質問。

“胡總,秋蝶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您且坐下喝杯茶,耐心等待一下。”

一道柔軟酥麻的聲音笑著回應著。

“哈哈,我就知道英姐定然不會讓我失望……”“胡總,說曹操曹操就到,秋蝶這不是來了么!”

隨著一陣高跟鞋踩在木質地板上發出的噠噠聲響,只見簾子那頭出現一位身姿綽約的身影。

“英姐,是你們?”

“怎么?

胡總邀請你吃飯,難道你還不給胡總一個面子?”

“我不是那意思,只是我已經答應了另外一人的邀請,抱歉,胡總。”

說著,穆秋蝶說了一聲抱歉,轉身就要離去。

“哼,你若敢踏出門檻半步,老子就把你雪藏!”

緊跟著,就想起一道冰冷聲音。

“胡總,您消消氣,消消氣。”

“秋蝶,你怎么能這么跟胡總說話呢,若非當初胡總捧你,你哪里會有今天,要懂得知恩圖報才對。”

“秋蝶,還不趕緊過來坐下,陪胡總喝杯酒,認個錯。”

“胡總,真的很抱歉,我已經先答應了人家……”啪!只聽得手掌重重拍在桌子上的聲音。

“敬酒不吃吃罰酒,今日你陪也得陪,不陪也得陪!還真以為紅了,老子就拿你沒辦法不成!”

“是哪個狗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撒野!”

就在對方的火剛發完,只見歐陽瓊放下手中的茶杯,繼而站起來大聲的說道,“咳咳,胡總,好大的脾氣啊!”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