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王牌囂妻之許愛向暖 > 第155章更崇拜大哥


    許思元對上兒子的目光,對他笑了一下,只是一瞬就移開了,目光落在沈妍身上。

    此時,沈妍滿臉淚水,看著許思元緊緊的抿著唇。

    許思元看到她的樣子心都碎了,快步走到她跟前,伸出雙手把她抱進懷里,越抱越緊,沈妍這才哭出聲來。

    十年來,所有的恐懼、委屈和絕望在這一刻都釋放出來。

    許思元輕輕的道,“哭吧,就這一次,以后再也不讓你哭。”

    沈妍聞言哭的更厲害了,小瑞抬頭看著抱著媽媽的男人,此時他確定了,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爸爸,眼睛頓時亮了,自己的爸爸原來這么帥、這么厲害,跟他想象中的爸爸一模一樣。

    沈妍哭出來后,心里舒服多了,這才想到周圍還有一大幫的人看著,回過神來才不好意思起來,再看到兒子散發著光芒的目光,沈妍這一刻無比慶幸,在向暖讓她上車時她沒有猶豫。

    在孩子的成長中,母愛很重要,但是父愛也是不可缺的,特別是對于男孩子來說。

    她從許思元的懷里出來,拉過兒子,很認真的看著他道,“小瑞,對不起,媽媽讓你失去了十年的父愛。”

    小瑞搖搖頭,媽媽很愛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他身上,把她所有的愛都給他了,十年來把他照顧的很好,可以說這十年他就是媽媽的全部,他不怨媽媽,從今天爸爸的神情和話語他就知道,當年媽媽應該是迫不得已的,不是他想象中的,爸爸不要他和媽媽了。

    “我愛媽媽,不怨媽媽。”小瑞很懂事的道。

    沈妍眼淚頓時又流了下來,許思元更加心疼兒子,這么懂事的孩子是他跟小研的兒子,雖然在兒子的生命里他缺失了十年,但是小研把兒子教的很好。

    沈妍對小瑞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爸爸是誰嗎,他就是你爸爸,你爸爸叫許思元。”

    許思元看著明顯有些激動,但是因為陌生又有些拘謹的兒子,主動伸出手,握住他小手的那一刻,許思元的心里有種很神奇的感覺,感覺自己瞬間強大起來,一種想要保護他一輩子的欲望沖出來,那跟想要跟小研永遠在一起的感覺不一樣,那是愛情,而對兒子的是血脈親情。

    彎下腰,一把把兒子抱起來,十歲的男孩子個子已經不矮了,這么多年除了小時候被外公抱過,這是第一次被其他男人抱。身子本能的緊繃起來,可是察覺到爸爸寬厚的肩膀和那他期待了多年的帶著舒服溫度的懷抱,緊繃的身子慢慢的松懈下來,伸出雙手摟住許思元的脖子,低低的喊了一句,“爸爸。”

    許思元激動的眼淚落下來,“兒子,以后有爸爸。”

    一句簡單的話讓小瑞徹底的把對爸爸的期待和依賴釋放出來,摟著許思元脖子的手越摟越緊。

    一旁看著的向暖和隨后上來的許愛對視一眼,眸中的光芒交匯,那一剎那的意思彼此都懂。

    許愛輕咳一下,“小叔,現在要緊的是解決他們身上的問題。”

    許思元聞言拍了下兒子的肩膀,“兒子,他是你大哥許愛,大伯家的大哥。”

    “大哥。”小瑞看了眼許愛,小聲的喊道,那崇拜的目光讓許思元有些吃醋。

    也難怪,許愛的名聲可比許思元出名多了,畢竟是許家的繼承人。

    “等會兒解決了安全問題,帶你去見爺爺和奶奶。”許思元打斷兒子的目光。

    小瑞的目光又亮了起來,原來他還有其他親人。

    卡車的門在許愛和許思元以及許愛安排的那些人上來后又關上了,這里面徹底的隔絕了外界的一切干擾,就是他們的手機在這里都接收不到信號。

    許思元放下兒子,牽著他的手對沈妍父母道,“爸、媽,這一聲叫的晚了十年,虧欠小研的我以后用余生來補,請你們放心把小研交給我。”

    老兩口已經知道女兒和女婿之間的愛情和迫不得已的分離,這事雖然是因為許思元身份引起的,但也不能全怨他,而且就看在女兒離開他十年,不但給他生了兒子,還再也沒有男人走進她的生活中,而許思元也始終如一的守著,沒移心別戀,就說明兩人當年愛的有多深,同時也證明許思元也是個很重感情的人,對感情很忠貞,這樣的女婿拋開身份不說就已經讓他們很滿意了。

    “小研帶著小瑞十年來很不容易,你們一家苦盡甘來,以后好好的就好。”夫妻兩人對視一眼后道。

    “謝謝爸媽。”許思元這一聲感謝是真心實意的,感謝他們沒有為難他理解他,以后他會對他們如自己的父母一樣。

    轉身對許愛道,“小愛,開始吧。”

    他的意思是先給二老解決身體問題,在這里就不擔心他們出問題,所以誰先都可以,有老人在當然要先可著老人。

    許愛一揮手,他安排的許家科研所里的頂尖人才就開始行動了,車里雖然沒有研究所大,但是需要的設施很齊全,他們立即開始用儀器給二老掃描身體,很仔細,果然在他們身體里發現了安裝的爆破體,立即讓人動手取出來,這種東西不會安置的很深,大多都在你自己不容易看到地方的皮膚下。

    這些人動作很快,二老很快就完事了,之后是沈妍,最后是小瑞。原本沈妍以為只有父母身上有,她自己和小瑞身上沒有,可是檢查的結果讓她倒吸一口冷氣,她身上有,小瑞身上也有,而且小瑞身上的安置是他們三人中最先進的,如果不是他們準備充分,根本沒給對方任何反應的機會,恐怕此時小愛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兒子出生后她就沒離開過她的視線中,除了現在上學去,什么時候被人動了手腳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身體里居然也有,她怎么也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人,怎么她從來沒見過對方,自己和父母還有兒子都被做了手腳呢?

    沈妍驚恐,許思元的眸中卻爆發出強烈的狠厲光芒,許愛拍拍他的肩,“是梅家,不急,敢動許家人他們就要有毀滅的準備。”

    梅家這是在作死,他們許家千年以來,還真沒有那個家族和勢力敢這樣算計許家。

    小瑞的事解決了后,大家就離開了卡車,卡車開走了。

    許愛對許思元道,“小叔,先帶小嬸和弟弟去見爺爺奶奶吧,他們定然會很高興,梅家的事等下我們再研究。”

    許思元知道,有許愛在,梅家已經沒好了,此時的確是先帶媳婦兒子回家見父母重要。

    “好。”對許愛他也沒有說什么謝謝,都是許家人,許愛是他侄子,以前他就跟疼兒子一樣疼他,也不跟他見外。

    沈妍的父母許愛讓人安排了住處,許思元帶著沈妍和小瑞回許家老宅去了。

    向暖跟著許愛去了之前許愛待的房間,聞卓軒還在忙,兩人進來也沒讓他的動作有絲毫變化。

    “還沒找出來?”許愛問道。

    聞卓軒道,“人找出來了,梅家三爺,就是梅雨辰的老爹。”

    梅家三爺?梅雨辰父親?這梅家最活躍的人都在梅雨辰家里嗎?是障眼法還是真是如此?許愛蹙起眉頭。

    “你這是在查什么?”向暖看到聞卓軒電腦屏幕上的字符問道。

    “查出人后我發現梅家有股很特別的信號波動,我捕捉了好幾次,都沒捕捉到,我在觀察這信號波動的規律,你來試試?”聞卓軒知道向暖的本事。

    向暖也沒客氣,在聞卓軒讓出來的位置坐下,詢問了一下信號波動出現過的情況,纖細的手指就靈活的在鍵盤上動了起來。

    聞卓軒站在她身旁,彎腰低頭看著屏幕一眼也不錯過,越看越佩服,在向暖沒出現之前,他沒服過誰,總覺得他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可是自從向暖出現后,他就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意思了。

    許愛知道兩人一投入進去就不能打擾,一旁研究如何處置梅家三爺去了。

    此時向暖停下手,跟聞卓軒之前一樣,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屏幕。許家研究所里的電腦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先進的電腦了,向暖用起來,比她的手機微型電腦還順手。

    聞卓軒也不言語,安靜的等著,他有預感,只要那個信號再一次出現,肯定逃不出向暖的手心。

    半個小時過去了,那個信號又出現了,向暖動作極快的鎖定了那個信號,她愕然發現,真如聞卓軒說的,信號波動很特別,她可以確定,她絕對第一次見到這種信號波動,快的讓她很震驚,要不是她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根本無法鎖定。

    可是即便是鎖定了,她也無法再繼續探查什么,因為信號本身帶著自動反偵察的功能,直接把她發出的指令給打了回來,然后信號消失不見了。

    向暖愣住了,聞卓軒更愣住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我沒看錯吧,信號波動還有這樣的功能?誰研究出來的?”

    向暖也不知道,看向許愛,許愛走過來,“怎么了?”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