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山村小神醫 > 第一千零五章 老者態度的變化
只是他心中十分詫異,他沒有想到,這名老者連這個都對他說。

無疑,這名老者是一位光明磊落之人。

如果是其他人,很可能知道這是催丹石,會把這塊石頭貶得一文不值。

就算是良心好一點的,也不會講這丹方的真實功效告訴他。

因為像老者這么做,無疑在抬高這枚石頭的價格,這完全對他獲得這枚催丹石不利。

張小天在心里,倒是十分佩服這名老者,就算是在修行界,也極難遇到如此光明磊落之人。

雖然現在北雪宗還十分混亂,但是北雪宗的一些強者,還保持著自己的氣節。

“前輩,聽你的意思,我這東西可以換取籌碼?”

老者聽到張小天的話,不由苦笑道:“何止是能夠換取籌碼,這東西的價值實在是太大了,其實,我也不知道給你多少籌碼,這樣好了,要是你信得過老朽,我向北雪宗匯報一下,給你一個合適的報價。”

現在知道這催丹石,老者倒是打消了之前的疑慮。

因為催丹石,本來就是丹方極為重要的一部分。

就算張小天把丹方再轉手,也沒有多少作用,因為光憑這丹方,是很難煉制出丹藥來的。

現在有了這個催丹石,那這個丹方的價值就無法估量了。

“前輩,你說的是哪里的話,我當然相信你,這只不過是一枚簡單的石頭罷了,對我并沒有太大的作用。”

張小天笑著說道。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你說得倒是在理,這東西對于普通人而言,確實沒有太大的作用,不過,對于我們北雪宗倒是至關重要,我們也不會欺負你,這東西是什么價值,我們會用等量的東西來交換的,不會讓你吃虧的。”

“好了,你跟我來吧。”

老者說完這話,小心翼翼的把丹方與催丹石收起來,然后帶著張小天離開了休息室。

因為老者的離開,外面兌換籌碼的對方更加龐大起來。

甚至,有人還在不停的抱怨著。

見此,老者不由冷哼了一聲,那些人立馬閉嘴。

這些人之中,很多不是第一次來此,自然知道老者的恐怖。

不過,很多人神色復雜的看著這一切,他們剛才可是親眼目睹張小天挑釁老者的。

而現在,張小天與老者的關系,明顯的緩和下來,因此十分詫異。

因此,他們不由對這個少年的身份,開始好奇起來。

這名老者過來,直接拿了兩枚鉆石籌碼,再給了十幾枚紅色的籌碼,遞給張小天。

“這些籌碼不多,你先收著,我先向宗門匯報一下,肯定需要一些時間,你先在這里面逛逛,換取一些有用的東西。”

“畢竟,這次交易會要持續三天時間,最遲我明天會給你答案,在補償你剩余的籌碼,當然,如果你不需要籌碼,你需要一些藥材或者其他物品,也是可以的。”

這名老者耐心的向張小天解釋著。

站在一旁的那名中年男子聽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的站在那里。

他們是知道這名老者的脾氣的,脾氣可是十分暴躁。

更為主要的是,這名老者相當的高冷,平時找到他,說話絕對不會超過第二句。

這名老者,什么時候這么和藹可親,這么平易近人了?

不過,他們心中十分明白,之所以這樣,全是因為那名少年。

剛才這名少年的挑釁,他們完全是看在眼中的。

現在看來,這名少年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這讓他們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名少年的穿著,絕對是扔進人群里面,都找不回來那種,說要多普通,就有多普通。

周圍眾人全都愣在那里,不知道說什么好。

一枚鉆石籌碼,價值五十萬。

一枚紅色籌碼,價值十萬。

而這名老者扔給這個少年的籌碼,價值兩百多萬。

這可不是一筆小錢啊。

張小天看見這些籌碼,心中自然是高興的。

這樣的收獲,著實超過了他的想象。

他剛才拿出來的丹方,完全是最為基礎的。

還是他剛接觸到丹藥的時候,拿出來煉制的。

而那個催丹石,當然是他銘刻出來的。

銘刻催丹石,也是衡量一名煉丹師水平的標準。

煉丹之外,還需要銘刻催丹石,這是提高煉丹成功率最有效的方法。

本來,張小天以為,這最基礎的丹方,最拙劣的催丹石,能夠換取十枚紅色籌碼,就已經很了不得了。

可是,聽這名老者說,剛才給的這些籌碼,還只是定金,后面還有一大筆錢要支付。

張小天當然高興了,這樣的收獲,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過,他心中也清楚,這樣的事情,只能做一次,要是他再拿出丹方來兌換,肯定會引起北雪宗的懷疑。

北雪宗的人雖然出了名的光明磊落,但是現在他們也是多事之秋,要是知道他能夠拿出這么多價值連城的丹方,那北雪宗的那些反派分子,很可能對他下手。

況且,有了這些籌碼,想要收集所需的藥材,完全足夠了。

現在,張小天的煉丹水平,并不是很高,就算是得到了那些珍稀藥材,也無法煉制出相應的高級丹藥來。

想及此,他不由笑著點了點頭。

“前輩,那就多謝了,這已經超過我的想象,后面的就不用了,其實,我覺得這些東西根本就值不到這么多錢。”

張小天笑著說道。

老者聽后,不由搖了搖頭,說道:“我剛才說過,我會用等量的物品來兌換,我們北雪宗從來不會做仗勢欺人的事情,你放心,雖然是只是一個人,我們北雪宗也不會欺負你的,這點誠信我們還是有的。”

顯然,這話不僅是對張小天說的,還是對這里所有的商人說的。

張小天也沒有糾結這件事,既然人家要給,他又不是圣人,這本來是他該得的,他怎么會不手下。

他手下這些籌碼后,周圍的眾人一陣羨慕。

畢竟,這些籌碼的價值可是兩百多萬啊。

這個少年就這么輕易的得到手了。

甚至,有幾人的神情,不由變得陰冷異常。

雖然在北雪宗,沒有人敢動手。

可是,交易會只有三天時間,然后就會結束。

而他們總會離開北雪城。

因此,每次交易會結束,這些人離開北雪城,都會掀起一股腥風血雨來。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