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冒牌職業大神 > 第361章.心愿
    兩人心無旁騖,在他們眼中,有關神殿的一切,就是最重要的事。

    裴然頭一次把念頭從“李荔好帥啊”上面轉開,開始有了些別的思考。

    她想的是:‘我什么時候才能找到真正想干的事啊。’

    正陷在思索中,忽然間周遭靜了靜,裴然還在低著頭走,沒料到前面的人一下子停了,一時不查,砰地撞上了李荔的后背。

    李荔被撞得踉蹌一步,不耐煩地回頭,卻見那冒失姑娘捂住鼻子,好像撞得不輕,眼見她一副要哭的樣子,李荔皺了皺眉,什么話也沒說。

    “喲!沒事兒吧。”

    罪魁禍首沒有絲毫表示,倒是李櫟湊上去看了兩眼。

    裴然捂著酸痛的鼻梁搖頭,只見前面不遠處就是自己入住的酒店,忙用帶著點嗡嗡聲的哭腔說道:“我到了。”

    “嗯。”李荔點頭。

    “那個,李荔大大……”

    李櫟乍一聽以為在叫他,習慣性地便應了句“嗯”,巧的是,李荔也正好在同一時刻答應了一聲,他倆這樣的不約而同,別提多古怪了。李櫟尷尬地摸摸鼻子,連忙默默挪開幾步,不妨礙人家粉絲和偶像互動。

    只在一旁拾樂。

    “謝謝你們送我回來。”她說。

    “不客氣。”他說。

    “祝你們之后比賽順利。”她又說。

    “謝謝。”他答。

    李櫟默默捂臉。從沒聽過這么枯燥無味的交談。無奈無奈,還得由他這個熱場小能手出馬解圍,趕快讓這段“送你回家”告一段落。

    “你就別謝來謝去的了,這么客氣干什么,”李櫟忍俊不禁,拍著李荔的肩膀,“你不知道,他碰上個鐵粉多難,你想啊,連荔荔在木后援會會長都辭職不干了,其他散粉還不各自散落在天涯?”

    “其實荔荔在木后援會還在……”

    裴然很珍惜自己能和李荔近距離接觸的機會,絞盡腦汁地想著能多說幾句話。聽了這話,她一下子找到了話題。

    “我,我就是會長。”

    李荔:……

    李櫟:???

    “荔荔在木后援會不是解散了嗎?”李櫟驚異不已,一旁的李荔也驚訝挑眉,誠如李櫟所說,自打他宣布轉會青鋒開始,荔荔在木后援會會長就憤而辭職,之后又有一系列騷操作,導致后援會直接解散。

    怎么現在突然又冒出來一個后援會會長?

    “是解散了,但我又重組了,不過規模和以前相比,小了不少,”裴然說到這,突然有了個不情之請,“要是李荔大大能給我們后援會寫幾句應援的話……”

    裴然還沒說完,接觸到李荔的目光,后半句話馬上咽了回去,渾身上下寫滿了“當我沒說”。

    正當她惴惴不安時,突然聽見李荔的回答。

    “可以。微博私信我吧。”

    裴然又驚又喜,又是困惑,怎么感覺李荔大神的脾氣好了很多,變得隨和了?

    “你微博名是什么?回頭我留意一下。”李荔又問。

    裴然:“……”

    沒法活了!

    她怎么可能當著李荔的面,大聲說出她那個羞恥的ID啊?!尷尬了好一會,裴然到底沒法把“今天你李荔了嗎”宣之于口,只能用為難的眼光看向李櫟。

    李櫟就是再聰明,也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能莫名其妙地看回去,半晌才回過味兒,她的ID可能不太方便說。

    或許是個冷門的不行的小語種單詞,起的時候單純看著漂亮,但實際上她既不會念也不會拼,那確實挺要命的。

    誰還不偶爾裝個無傷大雅的逼啊,秉著看破不說破的原則,李櫟決定就讓這個問題悄悄地劃過,他看向李荔:“走嗎?”

    李荔點頭,眼看裴然用欲說還休的眼神一直瞅著自己,當下硬邦邦地問:“你還有什么要求嗎?”

    李櫟噴笑,這叫什么話?知道的,是一個頗受歡迎的職業選手問他的忠心鐵粉有什么心愿,不知道的,以為是談判專家和犯罪分子交涉呢。

    朋友不給力,李櫟也不能干拾樂不出力,他把話頭接過去,對裴然和善地說道:“你想要簽名?或者合照嗎?”

    “可以嗎?”

    裴然欣喜地看向李荔,得到首肯后,遍身去找紙筆,遞到他面前,突然想到一件事,又問道:“可你為了保護手腕,不是說不簽名只蓋章了嗎?”

    李荔:……

    好像說錯了話。

    裴然在心里默念,但李荔還是給她簽了名,兩人也在夜色中拍了一張虛了吧唧的照片,裴然把那張合影珍而重之地備份了,站在酒店門口目送了兩人的背影一陣。

    兩人的對話乘著夜里的涼風,隱隱約約地飄到她的耳邊。

    “欸,忘告訴你了,那女孩說,是你的‘性格粉’。”

    “……胡說八道。騙誰呢?”

    ……

    “師傅,勞駕您開快點!”

    “已經是最快的了,大學城附近限速,今天車多的喲,堵得很,不曉得有什么活動。”司機說到這,留意到后座乘客的手機一直在響個不停,信息不斷。

    看來有急事。

    【到哪了?】

    手機震動,李櫟又收到鄭熹微的微信,焦急地詢問他。他望了眼車窗外堵得不行的交通,回道:【還在路上,至少還得15分鐘。】

    【………………】

    【拖不下去了,必須得上場了。】

    今天的比賽是馬拉松似的接力,幾組同時進行,所以上場時間不固定。如果之前的隊伍打得難解難分,那就得等。可如果前面的隊伍三下五除二就分了勝負,那就得上。

    不幸的是,排在星海前面的幾組隊伍不是贏得痛快,就是輸得痛快,使得星海要上場的時間生生提前了兩個小時。

    特意選了最早一班的飛機,沒想到飛機晚點,加上交通不暢,致使最后還是錯過了比賽,李櫟也很無語。

    20分鐘后,李櫟到達華北區比賽現場,擠進人頭攢動的體育館,找了半天才在大屏幕上找到星海所在組的分屏播放。

    鏡頭正好給到雙方團戰,戰況膠著。

    場館中人聲嘈雜,所到之處皆在議論各隊的比賽情況。李櫟剛想擠出人群,直接去到星海的比賽區,突然聽到一句話,絆住了他的腳步。

    “快看!小李荔!”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