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都市主宰神醫 > 第455章 遺留寶物
    太陽戰神這一拳勢不可擋的將對方的這地級武技所化的蛟龍徹底摧毀掉,一拳朝著對方轟去。

    隨著自己武技被破,這位超凡境老者身子一顫,神情十分難看。

    他連忙再次調動天地元氣進行抵擋。

    砰

    太陽戰神一拳籠罩著金色的太陽之火直接轟在這位超凡境老者的防御元氣之上。

    將其調動的防御元氣全部摧毀掉。

    “滅!!!”

    太陽戰神口中吐出冰冷的一個字。

    其體內的血脈力量化作的太陽之火爆發出來。

    瞬間就將這位超凡境老者給籠罩在其中了。

    啊!!!

    很快這位老者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

    其身子開始被這太陽之火焚化著,最終化為虛無。

    一位達到超凡脫俗境界的超凡境強者就這樣被焚化成了齏粉,讓人不得不感到震撼。

    這一刻,這殺盟內所有人都是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臉震撼不已的模樣。

    尤其是這殺千羽。

    整個人神情都是僵硬住了,半天回不過來神。

    他身旁的那四位黑袍男人也是一臉肅穆凝重的神色,目光不斷閃爍著。

    “你這手下竟然都是超凡境強者?”

    一旁的易玄眼中也是充滿驚訝的神色看著陳玄風,然后又看向了這太陽戰神。

    “你們竟然殺了海老?”

    這時殺千羽神情陰冷的看著太陽戰神和陳玄風。

    “殺了又如何?”

    陳玄風朝著殺千羽緩緩走去。

    他的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的神色冷哼道。

    “你……”

    殺千羽目光死死的盯著陳玄風。

    唰!!!

    下一秒,殺千羽身上涌動著一股冰冷的氣息。

    一股可怕的殺意爆發出來。

    他手中的血色羽扇一揮,上面冒出一根根血色刀刃,直接朝著陳玄風攻擊而去。

    這位殺宗二公子一身實力已經達到了大宗師的地步。

    可謂是一位超級天才!!!

    畢竟對方年級不過二十五六。

    能在這個年紀達到大宗師境的,絕對都是頂尖的天才。

    當然這也是因為有殺宗這個龐大勢力的重點培養,不然天賦再強,也不可能如此年紀輕輕的達到這個境界。

    砰!!!

    不過這所謂的天才在陳玄風眼中卻是不堪一擊。

    他一掌揮動,直接將殺千羽手中的血色羽扇摧毀掉,恐怖的勁氣力量轟在其身上,當場就將殺千羽給轟飛出去。

    噗嗤!!!

    殺千羽躺在地上,一口鮮血噴出,其臉色慘白,神情顯得無比難看。

    “二公子。”

    這時那四位黑袍男人神色一變,他們直接沖了過來將殺千羽給扶了起來。

    “殺宗的人不過如此,還敢來這里裝逼!!!”

    陳玄風冷笑著,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的神色。

    “你得罪了殺宗,這輩子都難逃被殺宗襲殺的夢魘!!!”

    殺千羽看著陳玄風冷冷地喝道。

    “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陳玄風看著殺千羽冷笑著。

    “你們四個上!!!”

    隨即殺千羽對著這四位黑袍男人直接喝道。

    頓時他們四人沖向陳玄風,他們身上直接爆發出恐怖的氣息,眼中充滿堅定的死意,一個個身上散發出毀滅的氣息。

    “自爆!!!”

    陳玄風臉色當即一變。

    頓時他的身子爆退。

    轟!轟!轟!轟!

    隨著四道轟鳴聲響起。

    這四位來自殺宗有著大宗師境的黑袍男人直接就毫不在乎的進行自爆。

    四位大宗師境的強者自爆,無異于一堆炸彈爆炸。

    滔天的能量席卷開來,直接朝著整個殺盟總部擴散而去。

    整個殺盟地面都是在顫抖著,好似地震一般。

    四周上千殺盟成員和其他人全部被再次震的連連后退。

    幸好之前太陽戰神他們的戰斗能量已經讓這些殺盟成員后退了上百米。

    不然面對著這恐怖的爆炸能量。

    恐怕現場要死一大半的人。

    就連陳玄風都被這可怕的自爆能量給震的連連后退。

    其眼中閃爍著驚異的神色。

    “這群殺盟的人還真是夠瘋狂的。”

    “連天位宗師境都說自爆就自爆。”

    “殺宗訓練的還真好啊!!!”

    陳玄風冷冷地吐道,其眼中閃爍著森冷的寒芒。

    一般達到天位宗師境的強者都很惜命。

    不到威脅他們生命的關鍵時刻,斷然不可能去自爆。

    這四人身為天位宗師境強者。

    為了一個殺宗二少爺竟然甘愿自爆身子,真是夠忠誠的!!!

    足足過去了一分鐘的時間,這可怕的自爆能量才逐漸的消散掉。

    在這四人自爆的地方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這里。

    四周地面直接開裂,出現一道道溝壑。

    顯然都是因為這可怕的自爆能量。

    這其中不少實力差的殺盟成員都是被這自爆能量給摧毀掉了。

    這次四位強者自爆,直接連累了上百位殺盟成員死亡或者重傷。

    就連這滅字號的十五位成員都被波及到了。

    他們一個個臉色泛白,身子顫抖,嘴角都在滴著鮮血。

    至于這殺千羽自然是趁機逃走消失不見了。

    就連這柳如君都是消失不見了。

    顯然跟著殺千羽一起逃走了。

    “可惜了,讓這兩家伙逃掉了。”

    陳玄風撇了撇嘴。

    “逃了也好,要是殺宗二公子死在這里。”

    “恐怕殺宗明日便會降臨覆滅整個殺盟了。”

    易玄沉聲道。

    “他們敢來,那就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陳玄風冷笑著。

    隨即陳玄風目光掃了一眼這群殺盟成員。

    他看著易玄說著:“現在那殺盟盟主跑了,要不你來當這個殺盟盟主吧。”

    “我當不了盟主,而且我相信殺神盟主沒死,他還會回來的。”

    易玄說著,其目光掃向了那四位供奉長老和殺盟一眾長老:

    “現在柳如君都逃了,我可以再給你們一次機會。”

    “我們愿意推選你為盟主。”

    一位殺盟長老看著易玄說道。

    “我說過我不會當盟主的,殺盟盟主只能是殺神盟主。”

    “我還是以前的副盟主。”

    “你們所有人和我一起守護好殺盟,等候盟主回歸。”

    “如若這其中還有人有其他私心,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易玄神色冰冷的喝道。

    “是。”

    這群人紛紛點頭。

    如今有陳玄風和太陽戰神這兩人恐怖的強者在。

    他們自然不敢多言一句。

    “殺盟的事情你負責就行,現在先幫我找到陳狂人令吧。”

    這時陳玄風看著易玄說道。

    他來殺盟的目的就是尋找到殺神留在殺盟中的那枚陳狂人令。

    “我只知道陳狂人令在殺盟之中,至于在那,我則不清楚。”

    “我現在就安排人去找。”

    易玄開口說道。

    “主人,請你放出一滴鮮血進入這尊雕像中。”

    這時一位滅字號成員來到陳玄風面前說道。

    “放一滴血到這雕像中?”

    陳玄風眼中閃過一抹詫異的神色看向了這尊雕像。

    “這雕像是誰?”

    陳玄風不由地說道。

    “這雕像乃是殺宗先祖殺魔大人。”

    易玄說道。

    “殺魔?”

    陳玄風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殺魔據說是數千年的一位超級武道強者。”

    “他一生殺人如麻,充滿魔性,被人稱之為殺魔。”

    “殺魔所到之處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其名聲讓人聞風喪膽,恐怖至極!!!

    “后來他創建殺宗,一直傳承下來。”

    易玄開口說道。

    “殺魔,夠牛逼!!!”

    陳玄風輕笑著。

    “不過你讓我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隨即陳玄風看著那位滅字號成員說道。

    “不知道,這是殺神主人告訴我的,讓我轉告給主人的。”

    這位滅字號成員說道。

    “難道……”

    陳玄風目光一閃,猜到了什么,其目光掃向了易玄。

    “有這個可能。”

    易玄顯然也想到了什么,他直接說道。

    陳玄風走到這尊殺魔雕像面前。

    他咬破手指,滴出一滴鮮血在這雕像上。

    這滴鮮血直接融入了雕像中。

    轟!!!

    隨著陳玄風鮮血融入雕像中。

    一道轟鳴聲從這雕像中響起。

    一股滔天的殺戮之氣從這尊殺魔雕像中爆發出來。

    蹬蹬瞪!!!

    陳玄風,易玄等人全部被這可怕的殺戮之氣給震的連連后退。

    此刻這尊殺魔雕像渾身被恐怖的血色殺戮之氣所籠罩著。

    隨之一道光芒從這雕像中爆射而出,直接懸浮在空中。

    這道光芒乃是一塊令牌。

    上面有著一個狂字。

    正是陳天龍的三枚陳狂人令之一!

    “陳狂人令!!!”

    而陳玄風看著陳狂人令出現,其眼中充滿興奮而激動的神色。

    唰!!!

    陳玄風手一揮,這枚陳狂人令直接落到了他的手中。

    加上這枚陳狂人令,陳玄風已經擁有了兩枚陳狂人令。

    只要再找到剩下一枚陳狂人令。

    他便可集結三枚陳狂人令找到他父親留下的陳狂人殿和喚出陳狂人衛了。

    “沒想到盟主將陳狂人令藏在了這殺魔先祖的雕像中。”

    一旁的易玄驚嘆不已。

    唰!!!

    就在這時,這尊雕像中一道血色光芒朝著陳玄風爆射而去。

    瞬間沖入陳玄風腦海之中。

    額?

    看到這,易玄和其他人的神色都是一變。

    陳玄風雙眸一閉。

    半響后,他才睜開雙眸。

    “怎么了?”

    “剛才那道血色光芒是怎么回事?”

    易玄看著陳玄風不由地說道。

    “不知道,這道光芒沖入我腦海中,只留下了八個字。”

    陳玄風說道。

    “那八個字?”

    易玄好奇道。

    “殺魔之刃,十萬藏山!!!”

    陳玄風沉聲說道。

    “殺魔之刃?”

    “那不是……”

    四位供奉長老聽到這。

    他們神色都是一變,眼中透著震驚的神色。

    “是什么?”

    陳玄風好奇道。

    “殺魔之刃乃是殺魔的武器!!!”

    這時易玄說道。

    “殺魔的武器?”

    陳玄風目光閃爍著。

    “沒錯,傳言數千年前。”

    “殺魔殺戮天下,所使用的便是這把殺魔之刃。”

    “據說這把殺魔之刃沾染了成千上萬人的鮮血。”

    “加上殺魔的使用,已經變成了一件十分可怕的兇煞之器,十分的恐怖。”

    “這殺魔之刃能影響使用者的心智,讓其墮入殺道,成為一個只知道殺戮的瘋子。”

    “雖然這殺魔之刃十分可怕,但其威力也是十分恐怖,算是一件無上至寶。”

    “只是可惜當初殺魔并沒有將其傳承于殺宗之中。”

    “沒有人知道這殺魔之刃的所在。”

    “殺宗這數千年來一直都在暗中尋找著這殺魔之刃,想要得到這件無上武器。”

    易玄沉聲說道。

    “殺魔之刃,這么強么?”

    “那十萬藏山又是什么意思?”

    陳玄風不由地說著,其目光閃爍著。

    “十萬藏山,那可是華國內的一處禁地。”

    一位供奉長老開口說道。

    “禁地?”

    陳玄風沉聲道。

    “恩,十萬藏山有著十分悠久的歷史。”

    “據說幾千年前甚至萬年前便存在。”

    “十萬藏山不是一座山。”

    “而是有著數萬座山峰山脈組成在一起的,所以被人稱之為十萬藏山。”

    “這十萬藏山中神秘至極。”

    “里面據說有生吞武道強者的財狼虎豹,也有著各種可怕的毒物。”

    “還有各種千奇百怪的兇險之物,總之自古以來就流傳著各種十萬藏山的可怕。”

    “加上這十萬藏山內范圍實在是太多了,無數山峰組成。”

    “猶如一個迷宮一樣,一旦進入其中,就無法找到路出來了。”

    “而在里面一切電子通訊設備都沒有用,甚至連衛星都在里面找不到人出來。”

    “所以到現在,這十萬藏山被稱之為禁地。”

    “就算是武道強者都不敢輕易涉足其中。”

    這幾位供奉長老一一的說道。

    “華國之中除去千殺谷外還有這樣的地方?”

    陳玄風笑著說道。

    此時他也算是大開眼界了。

    這華國還真是不簡單啊。

    竟然還有著這么多神秘的地方。

    “千殺谷和這十萬藏山相比算不得什么。”

    “甚至還有傳言,十萬藏山乃是古代武道強者大戰的一處戰場。”

    “其中有著那些傳說中的武道強者留下的寶物。”

    易玄說道。

    “這是真的?”

    陳玄風問道。

    “這只是傳言,誰也不知道真假。”

    “不過這些年,的確有不少武者因為這個傳言進入了十萬藏山中。”

    “他們都希望能獲得那些先輩武道強者留下的寶物。”

    “至于結果如何,則沒有人知道。”

    易玄說著。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