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長生十萬年 > 第三千三十四章 朱雀廣場
日落黃昏時,人約黃昏后。

此時,距離葉秋規定的說書時間,已經不到一炷香時間。

朱雀廣場,此乃城東的第一大廣場,乃是萬獸城舉行慶祝的地方。

萬獸城是蠻族的主城,卻和南國的儒城不同,并沒太多的規矩。

哪怕如今蠻人開始全面儒化,但蠻人的上下尊卑制度,卻也不是那么的明顯。

在萬獸城的各大區之中,都有一個大廣場,一旦到了節慶日,就會淪為歡樂的海洋。

但除了幾個固定的大幾日之外,朱雀廣場在平時,并沒有多少人來。

但從昨日開始,尚舞坊的人,就將朱雀廣場重金,直接給包了一個月。

這讓負責此地的官吏,感覺到了興奮,尚舞坊只用了很低價格,就拿到了此地的使用權。

這官吏叫姓秦,只是一個最不入流的小官吏,轄區也就朱雀廣場而已。

因為年紀大了,老秦也沒什么野心,每天混吃等死,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罷了。

萬獸城沒宵禁的規矩,一旦到了夜晚,各種娛樂活動很多。

老秦身為一個在編的小官吏,但也算小康生活,經常晚上出去瀟灑。

這不,昨天從尚舞坊得了一大筆錢,老秦破天荒去點了一個,平時他只敢用手解決的絕色。

因為昨夜太過于操勞,老秦一覺睡到了此刻,這才勉強蘇醒過來。

他推開房門,頓時陷入了震撼。

舉目四望,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一眼根本望不到盡頭。

“秦大爺,早。”

前來送飯的官差,笑著給老秦打招呼。

“小李,今天究竟是啥日子,我這平日里無人問津的朱雀廣場,怎么一下子來到近萬人?”

老秦拉住官差,眼中滿是疑惑。

“哪有什么大人物,今天也不是大日子,那不過是羅先生在這說書,承諾每人送一個雞蛋罷了。”

放下盒飯,那官差擺擺手:“秦大爺,我不和你說了,我們縣衙今天集體請假,縣丞大人全家都來了,準備一人拿一個雞蛋。”

“我是此地的管理員,我要也去聽說書,豈不是夜宵能加一個雞蛋?”

一念及此,老秦飛快扒了幾口飯,將門一鎖,急匆匆的沖向廣場。

到了廣場之后,老秦這才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哎喲我的乖乖,這可不是近萬人,這人沒個五萬,那也得一兩萬吧?”

就當老秦震撼之時,一個白衣少年的身影,出現在老秦的面前。

“身為此地的官吏,卻混成了你這樣,我若是你,不如買個豆腐撞死算了。”

那少年離開之前,忽然說了一句。

“嘿,你這人怎么說話的?

我好歹也是執掌偌大的廣場,昨天還賺了不少錢。”

老秦聞言,頓時大怒。

“你昨天賺的錢,那不是小錢罷了,你若是聽我一言,我保你一世衣食無憂。”

少年微微一笑,說道:“但你得和我打一個賭,如何?”

“怎么賭?”

雖然感覺很滑稽,但老秦還是有些好奇。

“一天之內,你可以賺到昨天尚舞坊給你的一個月租金。”

少年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你若是肯聽我的,我還能讓你加官進爵,甚至入朝為官,但是……”“得了,少吹牛了,你要真有這本事,那你就是我爸爸,我認你為主都行。”

老秦擺擺手,直接打斷了少年的話。

“此話當真?”

“廢話,我老秦當了一輩子官吏,我從不說謊。”

“既如此,立刻發下天地誓言,你可敢?”

“有何不敢!”

在少年的激將之中,老秦腦袋一熱,直接指天為誓,發下了天地誓言。

這誓言發下之后,老秦忽然覺得不對勁,自己也太沖動了吧?

雖說老秦為人不圓滑,不懂得拍馬屁,這才一直當最底層的小官吏。

但老秦好歹也在萬獸城混了這么多年,你要說他真單純,那也是不可能的。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青年仿佛有毒一般,讓老秦不知不覺的沖動發誓。

“這誓言我雖然發了,但這明顯不可能嘛,一天賺一個月租金,這不是逗我玩呢!”

老秦搖搖頭,望向了少年:“那你倒是說說,我今天怎么賺大錢。”

“很簡單,等會兒我的人,會在這賣點東西,恐怕會有人出來鬧事,到時候,可能需要你以官方的身份,來震懾這些鬧事者。”

那少年微微一笑,這才說出了答案:“等我說書結束之后,自會有人付你錢。”

“當然了,你不用擔心人不夠,我自會讓人幫你。”

聲音落下,那少年負手向前,很快走遠。

只留下老秦呆呆站在原地,陷入了震驚之中。

“那少年看似也就二十歲出頭,他一天給我那么多錢,他以為他是誰?”

等等!他……他今天要說書?

嗡!老秦渾身一震,眼中滿是呆滯:“難道他就是羅先生?”

土豪啊!一個能砸錢送雞蛋,只為讓人來聽書的土豪,他會缺那點錢?

“看來我老秦這一次,是遇到真正的明主了,我要發達了,哈哈。”

老秦興奮的手舞足蹈,暗道如果少年如果真那么豪爽,認主其實也沒什么。

蠻人本就崇尚強者,認為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真理。

而在萬獸城之中,因為繁榮的貿易,也讓有錢人變得很有地位。

只要你有錢,我老秦不是大爺,你才是大爺!老秦只是個最基層的小官吏,都快到離退休的年紀,一輩子都在最底層。

如今能跟著土豪混,他自然興奮。

……時光如水,不斷流逝。

此時,距離葉秋說書開始,還有不到半柱香時間。

平日空蕩蕩的朱雀廣場,此刻卻是人山人海,到處擠滿了人。

與此同時,尚舞坊的人,也出現在其中。

“都到了這個點了,雷峰怎么還沒來?”

舉目四望,卓雅眼中滿是不爽。

“從今早開始,無鹽小姐也找不到人,不知道究竟去了何方。”

陳伯也是一臉無語,他感覺到了頭皮發麻。

為了今日的說書,尚舞坊已經付出了天價,耗費了巨大精氣神。

如果葉秋來了一個失蹤,那這件事就蛋疼了。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