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一一六 如此結果
    “無想仙子!”其中外門的一人忽然驚呼。

    就只見謝無想一身青白素衣,宛若天仙,潔白無暇的面容之上神色冷清,猶如仙鶴羽毛一般,似無重量,緩緩飛進議事堂中,如柳一般的身姿堪堪點地,便落在議事堂中央,手端著一個雕花精致的紅木圓盤,盤內放著兩份疊好的折子,金底紅線,泛著幽幽光芒。

    緩步走向上座的探虛真人和元籍真人,謝無想每一次腳步落地,就像一根銀針一般輕輕戳動著眾人的心。只見她走向兩位真人,蹲下身來,高舉圓盤過頭頂,猶若空谷幽靈一般的聲音便響起:“還請兩位真人過目。”

    探虛真人手撫長須,點了點頭,便拿起一張折子,元籍真人也是同樣拿起靠近自己一方的折子,待兩位真人都拿起折子之后,謝無想緩緩站起身來,放下圓盤,退到一旁,站在元籍真人身旁,微微垂眉。

    兩位真人相視點頭,便一同打開了折子。

    折子打開的瞬間,只見從里間涌出一片璀璨的光芒,片刻之后,光芒散盡,暗金底色之上顯露出了一行行黑色的小字,仔細閱讀過去,便是記載著在玉京城這一行動當中,收攏勢力排名在前十的十個門派以及相應獲得的進入秘境的名額數量。兩位真人仔細看了看,兩人均是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于是探虛真人便對著元籍真人道:“還請元籍真人公布一下結果。”

    元籍真人點了點頭,便站起身來,看向下方的眾人,一字一句地道:“第一名,小有門,獲得秘寶數量八十;第二名,元會門,獲得秘寶數量六十;第三名,星極門,獲得秘寶數量五十;第四名,諸生門,獲得秘寶數量四十.....”

    每念到一個門派的名號,其首座弟子便會站起身來,朝探虛真人走去,從探虛真人手中領取裝有秘寶的芥子袋,隨后又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井然有序地進行約莫半個時辰之后,秘寶領取結束。

    接下來,各大門派簡單商量了一下進入秘境的先后次序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問題,于是在半個時辰之后,會議結束。

    至此,玉京城邊由一個完全的凡俗城市變為了仙門道家的駐扎之地,隨著秘境通道的開啟,各大門派們在此建立前進基地的工程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之前收攏的勢力也將成為這項工程中有力的助手,一座座帶有濃郁仙門風格的高樓便是拔地而起。

    會議結束之后,付明軒徑直走回了付府,此時付府搬遷事宜已經幾乎結束,只留下了幾個暫住的院子,和一些必要的管事侍從們。自從夏平生死后,燕開庭便再也沒有回到過那個已經成為秘境通道的燕府,倒是喊幾個下人將自己院子里夏平生留給他那三大箱古籍給抬到了付明軒的院子里。他成日便是待在付明軒的院子里,不斷看書悟道,雖不知有何長進,但是他卻是無所謂,只當是打發時間。

    付明軒回到院子時,燕開庭正翹著二郎腿坐在院子中央,也不顧烈日炎炎,一人自顧自地讀著一本不知名的古籍,看他那副樣子,倒是認真的很,只是付明軒卻知道不是這樣,自從夏平生死后,除了自己,燕開庭便再也沒有與其余人說過話。

    和以往那做出一副張揚跋扈模樣的燕開庭相比,現在的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比起現在的燕開庭,付明軒倒希望他能夠鬧騰一點。

    “吃好午膳了嗎?”付明軒走到燕開庭面前,只見他正在翻閱著一本專門記載秘境方面的古籍。

    “沒有呢,在等你。”燕開庭抬起頭來,露出一個清澈卻又帶著些淡淡憂傷的笑容。

    付明軒拍了拍他的肩,道:“一同去吃吧。”

    說完,二人走進了廂房內,只見擺滿了一桌子好酒好菜,一團溫度極高的光芒將其籠罩在內,付明軒抬手輕輕一揮,便將這團光芒散去,只見飯菜還冒著絲絲熱氣。

    “以后別浪費自己的精氣,叫下人安排就好!”雖是教訓,但也是一種關心。

    燕開庭點了點頭,便與付明軒一同坐下,無言吃著飯。

    這種場景,還是第一次。雖然二人經常一同吃飯飲酒,但卻從來不是在這樣的一種氛圍當中。以往燕開庭總會放開身心大喝大鬧,恨不得把天都戳個窟窿出來,而現在的他,卻是一副平淡如水的模樣,安靜地吃飯,連一旁的酒的沒有碰一下。

    “你看這些書,在悟道方面有何長進?”付明軒率先打破了沉默。

    燕開庭笑了笑,道:“只當是好玩的來看,真正的悟道,看這么多些書干什么。”

    付明軒搖頭道:“此言差矣,悟道來源有二,一是書內,二是書外,讀書悟道,實則密不可分。”

    燕開庭笑了幾聲,看著自己面前一本正經的付明軒,道:“我還沒有正式進入小有門呢,你就開始訓導我了。”

    付明軒道:“從小到大,我訓誡你的還少么?!”

    隨后,兩人大笑幾聲,燕開庭心中郁結的一團氣,也在和付明軒兩人的交談之中逐漸散開。兩人交談的話題,對夏平生以及燕府的事宜已經完全不提,只是討論著如今的正在發生的一些事情。

    “如今各大門派都已按排名領取好了秘寶,那么除了仍需要繼續留在玉京城建立基地的工匠之外,各大門派已經都在準備回程了。”

    付明軒淡道,燕開庭卻是有些疑問,“現在不進入秘境嗎?”

    “當然不能進去,現在的秘境通道雖開,但是由于資料欠缺,所以就是真人都會不敢貿然一試,再加上,每一份秘寶就相當于一個進入許可證,雖然沒有秘寶也可以進去,但是危險性就會大大提高。我小有門秘寶一共八十份,弟子人數卻是上千,是以想要獲得秘寶,還需在門內完成相應任務,累積資格才行。”

    說完,付明軒對著燕開庭狡黠一笑,道:“自家門口的秘境,不進去也是可惜了,你還得好好努力才是哦。”

    燕開庭摸了摸頭,傻笑幾聲,問道:“那我們什么時候啟程?”

    付明軒道:“三日之后....所以,你近日還是回一趟燕府吧,想帶上的,想交代的,都悉數辦好。以后,再回來玉京的時候,或許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燕開庭點了點頭,心情瞬間有些沉重。長這么大,他還沒有離開過雍州,沒想到這一次,便是前去小有門。

    如今玉京已是被仙門道家悉數侵占,昔日四大家族也不復存在,陸府燕府還有付府都收歸于小有門門下,涂家也是倒向了元會門,在運會們的操縱之下,涂城主也是虛有其名了。

    夏師尚在的時候,燕開庭還對玉京城有那么幾分留戀,只是夏師死了,燕開庭便再也沒有繼續留在玉京的理由了。

    如此想來,崇尚自由傳承,按照自己方法來探尋大道的小有門,也不失為一個好去處,何況那里還有付明軒。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燕開庭就走到了燕府門口,只見一個自家的管事前來迎接的都沒有,進去一看,全都是來自小有門的弟子和一些工匠正在改造著自家的府邸,一片忙碌之中,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了燕開庭。

    燕開庭隨手抓了一個剛從自己面前跑過的小工匠,小工匠驀地一驚,轉過身來,看到燕開庭之后,當即就欣喜起來,道了聲:“爺!你回來啦?!”

    燕開庭仔細辨認一番,越來這個小工匠原本是燕府里的一個小管事兒,難怪看起來那么眼熟。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現在成了小有門的工匠,還忙的這樣不亦樂乎。

    “你怎么....?”

    “爺,您把這燕府交給小有門了,我們這些下人自然也就成了小有門的人,不過大派就是大派,小有門硬是沒有虧待我們,給了些職位我們,甚至有人還去做了弟子呢!”

    眼見著這名小工匠如此興奮,看來小有門的確沒有虧待他們。本來通道開啟在燕家祠堂之上,燕家府邸就是一個重中之重,急需人手的地方,剛好收編了這些燕府的下人,打打下手也是挺好的。何況燕府本來工匠就多,就更加要厚待他們了。

    “如此甚好。”燕開庭繼續問:“那你可知孟管事現在何處?”

    小工匠一思索,便指著燕家府邸的庫房處,道:“我方才還見著孟管事在那邊兒呢!最近孟管事一直是庫房賬房兩邊兒跑,爺您就去那邊兒尋他便是了。”

    說完,小工匠仍是和以前一般,朝著燕開庭行了個禮,便有急匆匆道加入到工匠們當中,前往燕家祠堂周圍,做起了清理工作。

    燕家府邸此時的拆遷工作正進行的如火如荼,此時一些殘垣斷瓦讓燕開庭直感到一陣陣心痛,他加快了腳步,片刻之后就已站在了庫房門前。

    果然,孟爾雅那瘦小的身影就在庫房之中走來走去,一點都沒有注意到正向自己走來的燕開庭。

    “喂....”一直走到孟爾雅近前,只見他也是低著頭,手拿著一個小賬本,一邊清點著庫房里的存貨,一邊在小賬本上核對著,眉頭微皺,神情十分專注。

    聽到燕開庭這樣一喊,孟爾雅嚇得一怔,隨即就看了過來,見到燕開庭的那一剎那,孟爾雅就像是一個孩子一般,眉頭舒展開來,露出欣喜的笑容。

    “府主!”孟爾雅小跑出來,依舊是那樣一套管事的服裝,男孩子氣十足。

    “府主,這些天你一直都不回燕府,你看現在燕府都成了什么樣子!唉!”方才還是一副開心模樣的孟爾雅,走到燕開庭面前后,眼神又瞬間黯淡了下來。

    燕開庭眼神溫柔,伸出手來摸了摸比自己矮上半頭的孟爾雅的腦袋,道:“沒關系,就由他們去吧,府中的下人都安排的怎樣?”

    “我已經按照您的安排都給一些下人安排妥當了,蝶沁她們都已經有了個好去處了。”

    “那么你,我此次前來,就是想問一問你,你愿不愿意隨我去....小有門?”

    本來被燕開庭這樣摸頭臉色就已微紅的孟爾雅,聽到這句話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小有門!?!

    孟爾雅從來都沒有想過,像他這種自小變混在燕府底層的下人,平日里為了一口吃的都還要盡心盡力得去謀取,怎么敢想象自己會有機會去小有門?!

    “府主....我...”孟爾雅囁嚅道,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不愿意么?哦,對了,你的母親和幼弟也會跟隨付府一起搬遷到小有門所在的城鎮中,在那邊的日子應該要好過上許多。”

    聽到燕開庭已是作了如此詳盡的安排,那孟爾雅還有什么猶豫的呢?當即就是一聲清脆響亮的回答:

    “好!”

    隨即,花兒一般的笑容綻放在孟爾雅的臉上。

    “哦,對了。”燕開庭笑道:“既然燕府已經不存在了,你也不要再叫我府主了。”

    孟爾雅心想那也不能直呼其名吧,就道:“那么,便喚你公子如何?”

    燕開庭點了點,道:“都行。你快去收拾收拾行李,你家人應該可以隨著付府最后一批人前往,你就跟著我走吧。還有....既然已經不在燕府當差了,也不需要再以男裝示人,就恢復到你本來的模樣吧。”

    孟爾雅小小猶豫一下,隨即便點了點頭。

    燕開庭跟孟爾雅說了聲收拾好便去付府尋他,于是就轉身走向了雪域院。

    此時的雪域院,已經不再有茫茫大雪,幾天無人清掃,院中竟是雜草叢生,仿佛從極寒的環境中脫離出來,恨不得一下子便吸納所有的暖意變得生機勃**來,原本常年掛著冰晶的松樹,此時也變得蒼翠濃郁,只有夏平生原來居住的木屋,變得空無一人,灰暗的屋子,顯得萬分寂寞。

    燕開庭一進院子,心中頓時就泛上一陣苦澀,在院子里四處走了一走,便覺得這里竟是沒了絲毫夏平生的氣息,全部與外界融在了一起,只有木屋中,還保存了夏平生臨走前的樣子。

    一盞被打翻在地的茶杯,燃燒殆盡的暖爐,暖爐之上早已燒干了的茶水....看到這里,燕開庭只覺得鼻子一酸,再往內走去,便是夏平生平日睡覺的床鋪,燕開庭靜靜地躺了上去。

    就像以往那幾日自己受傷時,躺在這張床上,大雪飄飄,暖光融融,夏師慈祥的面容。

    燕開庭閉上了眼睛,細細感知著這不留一切的雪域院,是真的,沒有了夏師的氣息吶.....

    涼夜將至,清冷的月光照耀在不復以往的玉京城上,竟帶上了幾分落寞的意味。已是三日后了,這一夜里,燕開庭便要隨著付明軒啟程回小有門。

    當孟爾雅一身女裝,碎步出現付府,站在了燕開庭和付明軒面前,兩人一時就有些呆了。

    平日看慣了孟爾雅男裝的打扮,便也覺得她只不過是長相秀氣,頗有靈氣罷了,但是換上一身碎花長衫,黑發隨意披下,一根玉簪在寒月下閃閃發亮的孟爾雅,竟可與付明鳶比上幾分。略施粉黛的臉上一雙溫柔的眸子靈動嬌俏,高挺的鼻梁為她增添了幾分男兒似的英氣,纖瘦的身子在長裙的襯托下也變得頗有曲線,手里提著一個包裹,站在門口向二人行禮。

    付明軒一向喜愛單獨行動,于是便不與小有門的其余同門行走,而是帶著燕開庭和孟爾雅,緩步走向玉京城門,三人站在城門之上,深深向后看了一眼,舍去最后一絲不舍,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跟隨著付明軒御劍飛行三日之后,三人便落腳于小有門山頭腳下的那座名為“不隕城”的城鎮當中。

    燕開庭和孟爾雅初來乍到,面對與玉京城完全不同的不隕城,兩人一時之間都驚呆了。

    不隕城依靠著青靈山山腳而建,雖然規模不大,可卻是一個完完全全的修道城市,走在路上,就連路邊的叫賣攤販都有一定不可小覷的修為,像孟爾雅這般淺的修為,怕是連去客棧里當個跑堂兒的別人都不要。所有的建筑都是古色古香,別有一番清韻雅致,正合了修道人士所追求的清遠心致。走在路上的行人均是一身素衣,臉上掛著淡然的面容,完全不似玉京城中那般熙熙攘攘。

    付明軒帶著二人來到了新建的付府,先是叫孟爾雅去見見自己家人,便和燕開庭商量了起來。

    “我們先得在這府里休息個一兩日,隨后我再帶你們上山,上山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嗎?”付明軒問道。

    燕開庭哪里懂得這些,他自小便是隨著夏平生學習修煉悟道,門派內的便是一竅不通,只能茫然地搖了搖頭。

    付明軒笑了笑,道:“也好,總之小有門與其余派別不相同,你大概也聽我說過,小有門傳承大道,你可自有傳承,若是你需要一位指點之人,也可去選擇一名師傅,但是最終還是要靠著自己去領悟大道。”

    說罷,付明軒又補上了一句,道:“進入門派之后,便不能只專注于戰法同修了,還需要加強悟道。”

    燕開庭哦了一聲,便覺得頭疼起來,悟道他是最為不擅長。他摸了摸自己小指上攜帶的一枚儲物戒,心想就算把里面夏師所贈予的古籍全部看完了,怕是自己也沒有多大長進吧。

    但燕開庭又豈是畏難之人,當下心里便下定決心,既然進入了小有門,便一定要有所成!

    突然,燕開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對著付明軒道:“上了山,我便帶著孟爾雅自行修行,便不與你一同了。”

    付明軒微微一嘆,道了聲好。沒想到燕開庭已是考慮周全,本來自己剛成為首座弟子,四處面臨著殺機,還需要一段時間來平復這種局面,將位子坐穩。而燕開庭若是一直跟隨在付明軒身邊的話,多多少少會受到付明軒的蔭庇,就算自己再怎么努力,也始終摘不了“付明軒發小”這頂帽子了。

    翌日,三人便啟程上山,

    青靈山是本州最大也是最高的山脈,整個山體綿延千里,擁有幾十個大大小小的峰頭,其中最高的一座峰頭名為“飛靈峰”,便是小有門的主峰。此次三人上山,也是前去飛靈峰,先為燕開庭和孟爾雅辦理弟子入門的一些事項。

    飛靈峰山體高聳入云,山腰間圍繞著一層濃郁霧氣,山頂之上卻是猶如利劍削過一般平整,小有門的大殿就建立在這平整的山頂之上。燕開庭和孟爾雅隨著付明軒御劍飛行上升,也不過半柱香而已,便來到了飛靈峰之上,站在了小有門入門處。

    燕開庭原以為小有門的入門處會有多么氣派,沒想到就是簡單立了一個約莫有五丈余高的石柱,上面寫著遒勁有力的三個字:“小有門。”

    跟著付明軒走上臺階,約走了百級臺階之后,小有門的大殿才出現在眼前。

    不愧是四大門派之一的小有門,整個大殿規模之大,氣勢值盛,已是燕開庭前所未見。整座大殿繚繞在云霧之中,周身散發著幽幽玄光,好似在仙境一般。

    抬起頭來,燕開庭發現在云層中,竟然還有一座漂浮著的庭院,當下便驚呼道:“那是?”

    付明軒道:“那邊是我派主君青華君的住所,主君近年來一支閉關,相必得過上一段時間,你才有機會可以見到他。”

    燕開庭點了點頭,繼續跟著付明軒朝里走,一路上,孟爾雅是比燕開庭還要興奮萬分,卻又不敢明明白白表現出來。

    走入大殿那暗青色的正門,就像是穿透了一層薄膜一般,頓時,出現在眼前的景象就與剛才所見的虛無縹緲的世界全然不同了。

    小有門內,庭院房屋鱗次櫛比,弟子們均是身穿青色長衫,氣質都是清絕出塵,飄飄然穿梭來往期間,看到燕開庭和孟爾雅也無異色,只是稍稍挺立,朝著付明軒點一點頭,以示問好。燕開庭和孟爾雅也隨著付明軒漸漸慢下的腳步減慢了自己的速度,看著小有門內的一切,燕開庭總覺得有些不真實。

    隨后,付明軒為兩人安排了辦理入門的手續,燕開庭由于是付明軒引薦,又在玉京之行當中,助了小有門一臂之力,何況還是一名結合了神兵的上師,自然可以獲得正式弟子的身份。只是孟爾雅,還得從預備弟子慢慢做起。

    不過能夠來到小有門,孟爾雅都已經很知足了。她原先還以為,自己只能過來干干活兒呢,沒想到小有門居然給了自己一個能成為弟子的機會,心下便是對眼前的二位少年萬分感謝。

    小有門的修煉很是自由,根據付明軒的解釋,弟子可以自行選擇修煉方向,但是由于小有門內劍修傳承已久,并且劍修乃是萬千大道第一大道,是以幾乎所有弟子都選擇了以劍修為主,其余的法修就相對來說比較自由。

    孟爾雅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劍修,而燕開庭卻是仍舊想要使用自己的本命武器泰初錘。

    接下來,二人便要隨著付明軒前去拜見目前掌管小有門事務的大長老無憂真人。

    大殿之上,年逾古稀的無憂真人端坐于主座,微微閉目,神情淡然地看著燕開庭和孟爾雅二人,右手換換撫摸了一下白須,便道:“我已從元籍與寒州聽聞你二人,既然如此,小有門也沒有不歡迎你們的道理。這位燕主,既然入了我小有門,日后必不再可端那上等人的架子,須得虛心學習,好好悟道才是。今日,我便賜你名號,為‘蕭然'。而這位小女子,你的名號便等你成為了正式弟子再說吧。”

    “謝無憂真人。”二人向著無憂真人一同行禮。

    因為孟爾雅是為了追隨燕開庭而來,小有門在安排廂房時,便給二人安置在一處院子里,此院本是小有門內的一處荒廢了的院子,長久無人居住,因為燕開庭和孟爾雅的到來,付明軒還專門找人打掃了一番,是以現在的庭院雖然談不上和別處有人居住的庭院相比,但是也是別有一番獨特風味在里面。

    這所庭院位于飛靈峰的東南側,面積不大,也堪堪比得了夏平生往日在燕府的雪域院一般大小。打掃干凈之后,整座庭院看起來與凡俗城市當中的庭院也沒什么不同,花鳥蟲魚,假山湖水,也都一應俱全,只不過看向別的周身都泛著青芒幽光的別的庭院相比,燕開庭就知道這座庭院差在哪里了。

    這是一座沒有神魂的庭院。

    燕開庭一把拉下原先掛在院門上的匾額,刷刷寫了幾個大字又掛了上去,只見“蕭庭院”這三個大字便掛在了門上。

    “以后,叫這個名字,可好?”

    燕開庭望著一邊的付明軒和孟爾雅,兩人均是笑著點了點頭。

    說著,三人便走進庭院內,只是突然付明軒收到了一張大長老的穿訓服,便向兩人告辭,并且一再叮囑二人,千萬不可誤了明日一早的悟道早課。

    說起這悟道早課,燕開庭就郁悶起來。他燕開庭一身蠻力,耍起錘子來也沒幾個人能是他的對手,戰修法修也皆是不差,可偏偏就在悟道之上,自己卻是一竅不通。平素里,一旦在悟道上面遇到了阻礙,燕開庭是想都不想就直接放棄。然而在小有門中,像燕開庭這樣的新入門弟子,不管修為高低,都是要先去參加悟道早課,然后打好悟道的基礎,才能繼續接下來的修行。

    想到這里,燕開庭趕忙將夏平生給自己的那三大箱子古籍從儲物戒的空間之中拿了出來,放在了自己的廂房之中。雖然沉重,但是看這面前這三大箱子書,燕開庭便就想到了夏平生對他的期許,便暗下決心,一定要闖過悟道這一關。

    翌日,天剛蒙蒙亮,燕開庭就被外邊的一陣敲門聲吵醒,只見孟爾雅腰佩長劍,頭發高高挽起,看起來甚是清爽。而自己卻是一副還未睡醒的樣子,基本的洗漱都沒做。

    “干....干什么?”燕開庭打了哈欠,山上的冷風吹得他一個激靈。

    “哎呀!公子,今日第一次早課,昨日寒州師兄一再囑托的,你可別遲到了,趕快洗漱吧!”說完,孟爾雅就一把將燕開庭重新推回到房里,翻開衣柜,比燕開庭還要熟悉地拿起門內制服幫燕開庭穿上,并給他挽了一個高高的發髻。

    再次走出門來,燕開庭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往日都是身著華服,恨不得將自己泡在染缸里面一般花花綠綠地穿著,而一旦穿上了小有門的素雅青色長衫,整個人的氣質就變得清爽起來,甚至還有了那么幾分出塵之意,竟是讓孟爾雅也看的呆了。

    “公子,你如此這般,真是好看。”孟爾雅竟是看得燕開庭有些出神。

    “啊!”燕開庭重重的打了個哈欠,滿臉的倦容立即將孟爾雅喚醒。

    什么嘛!還是和以前一樣!

    隨后,兩人急忙趕往悟道早課之地,聽說這地方在后山的-藏書閣之下,孟爾雅便拖著燕開庭一路小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才看到了云層之中若隱若現的藏書閣的影子。

    就在兩人來到悟道大殿之中坐下時,“咚....”一聲渾厚的鐘聲傳來,悟道早課正式開始。

    孟爾雅小喘一口氣,慶幸兩人還好趕上了。燕開庭卻摸著空蕩蕩的肚子,他只覺得非常餓。

    悟道早課之中,參加的弟子約有三十余人,都是新晉弟子,其中年紀最大的也不過十六七歲而已,燕開庭明年即是弱冠之年,在這群弟子之中,年紀倒是大了些。不過一眼掃過去,燕開庭感知片刻,便發現這些弟子中連一個上師境界的人都是沒有。

    就在他感知別人境界之時,突然,一道凌厲的神識猶如利劍一般生生斬斷了他的感知,并且給了燕開庭一個重重的警告,燕開庭嚇得一驚,趕忙收起了自己的感知,老老實實地坐著,望著前方。

    就在這時,以為年逾花甲的真人緩緩邁著步子,走到了講臺上方,看著眾弟子,拿出一根渾身沾滿露水的柳枝朝眾弟子揮了揮,那露水便攜帶著滿滿精光落在整個悟道大殿,頓時,所有人都只感到一陣清爽,隨即心緒變得寧靜平和,呼吸之間,仿若吸收著日月之精華般暢快。

    燕開庭方才餓得咕咕直叫的肚子此時也安靜了下來,一陣暖流便從心底出發,流淌到他身體的每一處,他只覺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平和與安靜,這時,老真人緩緩開口,倒:“入定!”

    眾弟子一起閉眼,燕開庭發現在露水的作用下,此次入定十分簡單容易,寧靜的心緒之下,他的目光不再向外,而是向內。

    一個時辰之后,眾弟子在另一記鐘聲的喚醒之下,睜開了眼睛。

    燕開庭長出一口氣,醒過來時,便覺得整個人從里到外都通透起來,似有一股清氣在體內流竄著,然后在到達某一點之后瞬間爆發,整個人體便在這股氣的作用之下變得神清氣爽起來。

    神識也在漸漸增長,仿佛對周圍的感知更加敏感了一些。內心之中,也充滿了一種寧定祥和,燕開庭只覺得眼前霧開云散,柳暗花明又一村。

    經過這次的悟道早課之后,燕開庭逐漸有些明了悟道的根本。其實,并非是他悟性不足,在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以往的他從來未曾真正靜下過心來,這一次在悟道大殿,經過那露水的洗禮之后,這么多年來一直浮躁的心終于沉靜下來,所以在入定之后,便會有如此驚艷的感覺。

    此后,每一次悟道早課,燕開庭從來沒有缺席過。平素里無事時,在縮在院子里看夏平生留給自己的書,或者去后山的練武場揮一揮泰初錘,過過手癮,就這樣過了一月,再次和付明軒見面時,就連付明軒都驚訝于他的變化。

    此時站立在付明軒眼前的燕開庭,似是徹底洗去了往日的浮華一般,整個人的氣質變得纖塵不染起來,猶若一塊里外通透的美玉,閃耀著潤澤的光芒。只不過在見到付明軒時,眼中閃爍著的興奮神情,還與往日的燕開庭一模一樣。

    “庭哥兒!”雖然燕開庭已經有了名號,但兩人私下仍舊喜用舊稱。

    將付明軒請進蕭庭院,自己跑去燒了點熱水,給付明軒泡上了一壺茶。如此瑣事,燕開庭在往日是從來都不沾手的。如今方才一月,也做得是有模有樣起來。

    “好久未見你了,最近可好?”望著付明軒,燕開庭總覺得他的眼角掛著一些疲累。

    付明軒喝上一口茶,道:“洛長蘇那一行人拒不認罪,我也沒有什么證據在手,三長老那一派護短護得極嚴,就是小師叔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待在小有門這一月里,燕開庭對小有門的局勢已是有所了解。

    付明軒成為首座弟子之后,與他一直不對付的另一位核心弟子洛長蘇,處處給付明軒使絆,還在渭青城布下如此殺局想要至付明軒于死地。兩人之間的爭斗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奈何付明軒雖是名義上青華君的親傳弟子,然而青華君卻是久不現身,洛長蘇在門內根基穩固,又有三長老撐腰,是以就算成為了首座弟子,付明軒也一時半會兒拿洛長蘇沒有辦法。

    小有門講究尋求大道,自有傳承,并不會對弟子有多方面的限制,眾多弟子并沒有確定的師父,就像付明軒一般,名義上師從青華君,但在一些日常修煉當中,都是他小師叔元籍真人對他指點指點。

    燕開庭也是如此,進修完為期三個月的悟道早課之后,自己便可以在修煉之道上,按照自己的方法,利用小有門的資源,來進行修煉與成長。

    想到這里,燕開庭頓時有了更為充足的信心,以及對前方的憧憬。

    “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盡管說!”燕開庭拍了拍胸脯,對付明軒說道。

    付明軒微微一笑,拍了拍燕開庭的肩,他當然知道燕開庭會是他最堅固的后盾,但是有些事情,就必須得靠自己去解決完成才行。

    付明軒拍了拍燕開庭的肩,笑著道:“你還是早日先結束悟道早課,這樣才能進入到下一個階段,我現在看你,已是大有長進了。”

    燕開庭摸了摸自己頭傻笑著,蕭庭院外蒙著一層淡淡幾乎看不見的青芒,這是這一個月來燕開庭所賜予在這說庭院的靈氣,是來自于他的靈氣。

    兩人談笑風生間,孟爾雅氣呼呼地小跑進了院子,看到兩人便是一愣,匆匆給二人行了個禮就跑進了自己的廂房中。燕開庭看她有些奇怪,不過礙于付明軒還在這里,也沒有當即就去問,反而是付明軒眉頭微皺了起來。

    “近日里來你和這孟爾雅都是一同么?”

    燕開庭望了望孟爾雅的廂房,道:“前段時間還在一直在一起呢,近段時間她似乎一直有些心神不寧?”

    燕開庭皺了皺眉,回想起這幾日孟爾雅都是早出晚歸,沒怎么見到人影,每一次都是有些心性浮躁,一股氣呼呼的樣子。燕開庭想著孟爾雅是女孩子,自己也是心大,就沒怎么過問。今日付明軒一點,他倒是有些明白了。

    這孟爾雅,不會是在門內遇見什么麻煩了吧。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