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八十一 危局再現

那人竟是仿若鷹隼一般,長著一對雙翼,飛在天上的。

燕開庭猛地轉身,抬頭望去,叫道:“不好,他們追上來了!”

付明軒驟然回頭,四處望了一番,隨后便順著燕開庭的目光抬頭望去,當下心中也是暗自一驚。

“翼行人!”

付明軒小聲驚呼,隨即便提醒燕開庭道:“翼行人通常是團隊合作的冷血殺手集團,這一人定是飛行最快的探者,后面的人馬上就要追上來了,一定要注意上空,他們的攻擊是來自上方的。”

燕開庭點了點頭,雖在荒野自己和付明軒也能飛行,但是終究在空中作戰不是二人的強項。

何況還是面對翼行人這樣的空中戰斗高手。

燕開庭道:“那他們有何弱點?地面上的攻勢怎樣?”

付明軒略一沉思,道:“弱點我也不甚清楚,但是據我所知,一行人雖然是以空中作戰為名,但是在地面上的戰斗,也是極為厲害的。”

聽到這里,燕開庭不禁面露憂色。

付明軒看出了燕開庭心中所想,拍了拍他的肩,到:“你方才不是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咱們倆人若是打不過他們,跑路便是。”

燕開庭望向付明軒眼睛,道:“明軒,打了這么久我還是不甚明白......”

“明白什么?”

燕開庭站起身來,望向渭青城的方向,聲音沉了下來,道:“結合前些日子在我身上發生的那些事,我只想那些人極有可能是為我而來......而明軒你不該.....不該這么拼命的。”

燕開庭轉身,看向了付明軒,此時的他發絲凌亂,衣衫襤褸,渾身沾滿了血跡,雖然眼神依舊清涼,但終是掩飾不住臉上的疲倦。

付明軒眼中一縷復雜神色掠過,隨即又恢復到了那種清涼的狀態,道:“一開始我也以為是沖你而來的,可是到了最后我已經不能確定了.....”

他看向燕開庭,輕笑了一聲,道:“但到后來,他們對我i下殺手,竟是比對你要狠得多。”

燕開庭猛然想到莫語真人望向付明軒的眼神,分明就是獵人看向獵物的眼神,而自己,不過是在一旁叨擾的小蟲子罷了。

沉思片刻,燕開庭還是搖了搖頭,道:“總之,你我現在還是暫時分頭行動,若是因為我而拖累了你的話,我永遠都不會心安的!”

付明軒突然哈哈大小幾聲,道:“你拖累我的還不夠多嗎?還差這一次?”

燕開庭不禁汗顏,從小到大,無論是闖禍還是跟別人打架,總有付明軒幫他背鍋或者出頭,有那么一次燕開庭招惹了一幫混混,剛滿十歲的付明軒手持木劍站在他身前的幼小身影至今都是歷歷在目。

但是,這一次不同。

這一次付明軒回到玉京,已經是小有門的首席弟子,燕開庭心想,自己死了也就死了,了無牽掛,可是付明軒不同,走到了這個位置,付明軒已經付出太多太多了.......

燕開庭沉聲道:“明軒,以往都是我聽你的,這一次,你就聽我的吧.....”

燕開庭望著付明軒,眼神堅定且帶有一絲懇求,道:“求你了......”

付明軒沒有說話,轉過身去,沉默許久,才回了句:“且隨你意。”

此時,二人已經能夠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向二人靠近,猶如一頭兇獸咆哮著,想要將二人吃進肚子里去。

遠處的高空,突然顯出有若群鳥的翼行人,細細看去,差不多一二十人左右,只見他們飛行速度極快,就向二人俯沖過來。

飛在最前方的,赫然就是剛才蹲在青河出城口等待燕開庭和付明軒自投羅網的領頭大漢,他目透精光,雙目猶如鷹隼一般,緊緊盯著二人,冷笑幾聲,隨即只聽他大聲喊道:“兄弟們,就是下面的那人,按照命令先取那人首級!”

飛在他身后的黑衣人均是答應了一聲,就按不同方向急速墜落,似要包圍二人。

就在這時,在他們的視野當中,燕開庭和付明軒同時跳向兩邊不同的河岸,分開疾速奔跑著。

領頭大漢冷笑一聲,神行一轉,就向其中一個方向俯沖而去,其余人也紛紛跟上,直至貼地飛行。

地面上,燕開庭和付明軒隔著一條青河在不同岸邊奔跑著,燕開庭也不看后方,只顧埋頭拼命跑了一陣子,只覺得先前聽到的那種扇動翅膀的呼呼聲卻是離自己越來越遠。

難道自己跑得太快已經甩開那些人了?

燕開庭心下暗想,不對,看那些翼行人的飛行速度,絕不是他在地上全力奔跑就能夠甩掉的,燕開庭是早就做好了戰斗的準備,泰初錘在手中緊緊攥著,不斷積聚著能量。

再跑出一陣子,燕開庭便只覺得自己身后已經完全沒了動靜,燕開庭腳下不停,只是轉身向后望去。

他的后面根本沒有翼行人!

燕開庭下意識地就向青河對岸地荒野看去,

“不好!”燕開庭一時之間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只見一二十名翼行人已經將對岸的付明軒重重包圍,雙方正展開著激烈的爭斗。

燕開庭頓時立定,只覺得自己眼淚就要流下來,本來還在疑惑一項固執的付明軒怎么如此輕易就答應他各自分開逃跑,只怕付明軒早就猜到了這一次是沖他而來,才順著自己的意思引開了那些人以保全自己,而自己還像個傻瓜一樣,真的就跟他分開。

燕開庭也不做多想,現在他只想快速取到付明軒的身邊,與他共同作戰。

噌的一聲,燕開庭朝著河水急速奔跑,帶起一陣陣水花,片刻之后,已是到了河對岸,只是此時距離付明軒,還有一段距離。

只見那行翼行人和付明軒纏戰在一起,劍光閃爍之間,有那么一兩個翼行人從空中墜落下來,但是更多的還是越戰越猛,付明軒雖是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但是明軒感覺到他的力量正逐漸被消耗著。

河邊荒野上并不是一片毫無生機的荒地,而是長著一片片半人多高的草地,暗夜之下,燕開庭壓低了身子,就像付明軒所在的方位快速潛去。

待到距離付明軒和翼行人約莫幾十丈遠的時候,燕開庭發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偷襲。

他瞄準了飛行在最外邊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翼行人,一團早已積聚在泰初錘上的雷光化為更加濃郁的一小團,無聲地就朝那翼行人射去。

那翼行人一直緊盯著付明軒正找著機會下手,卻沒想到從背后飛來一擊殺招,頓時他悶哼一聲,嘴角便留下一道血跡,還未轉過頭看向雷電之光飛來地方向,就直直墜了下去,沒了生氣。

而其余人正和付明軒打得是如火如荼,根本沒有注意到后方的一人已經墜落。

燕開庭繼續觀察片刻,找準機會再出了一手,又有一個翼行人墜落。

這一次,燕開庭就沒有那么好運,那個墜落的翼行人剛巧就摔在下方的一人身上,那被砸到的人登時就趕到了不對勁。

有人在暗中偷襲!

那人突然想到了離開城主府時,洛長蘇所說的一句話:當心付明軒身邊之人!

看來,那小子根本不是一個省油的燈!他猛然升到高處,四下張望著,尋找著燕開庭的身影。

翼行人的視力何等厲害,當下便發現了潛伏在草叢當中的燕開庭,一道銀鉤就像一道閃光一般甩向燕開庭。

登時,燕開庭一個翻滾,堪堪避過了那一擊,噌的一下飛起一丈多高,泰初錘頓時膨脹,“轟”“轟”“轟”連續數記悶響,一團團雷火便直打向那甩著銀鉤的翼行人。

那翼行人也未曾想到眼前這少年竟是如此生猛,打法也是蠻不講理,本來還想玩幾個技巧的他,在燕開庭那接連不斷的雷火攻擊之下,也一時發不出攻擊來,只能不斷格擋躲避。

“哼!我看你是找死!”待燕開庭終于暫歇攻擊時,那翼行人便有了反擊的機會。提起銀鉤在天上揮舞了一圈,便如飛箭一般直直射向燕開庭,那銀鉤的三爪之上,赫然帶著的是一陣繚繞的烏黑之氣!

那烏黑之氣,分明是毒!

燕開庭瞬時翻滾幾圈,然后一個轉身縱躍,一手就抓在了銀鉤后地銀鏈之上,燕開庭快速地將那銀鏈在手上繞了幾圈,另一只手扯住另一段,猛然大喝一聲,天生神力驟然而起,生生將那銀鏈扯斷!

不過片刻之間,銀鏈就斷成兩截,帶著銀鉤的那一段,被燕開庭拿在手上。

“你!”那翼行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沒想到自己的黑霧銀鉤就這樣斷在了燕開庭的手里。

卻只見燕開庭冷笑一聲,唰的一下,那銀鉤便被燕開庭甩了過來,其力道之大,速度之快,讓翼行人一時之間避無可避。

鏘!鏘!

清脆刺耳的兩聲的聲音就像兩柄利劍鉆進了二人的耳朵之中,頓時耳內一陣生疼。

只見那翼行人掏出一把長矛出來,堪堪拍過了燕開庭甩過來的銀鉤,但自己也被銀鉤帶來的大力撞得滾在了地上,翻滾許久。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一團雷光便轟然砸向他,他本能伸出長矛來抵抗,可是那長矛哪里能抵抗住泰初錘的雷火之力,就只聽見一聲凄厲的慘叫,那翼行人渾身燒灼起來,不到片刻就倒地不起,再也沒了動靜。

聽到這聲慘叫,正和付明軒纏戰在一起的領頭大漢登時向著燕開庭那邊看了一眼,只見那個平日里與自己還算親昵的屬下就這樣死在燕開庭的雷火之下,瞬間,一股怒火就從心間燃了起來。

“狂妄!”那領頭大漢背上雙翼猛地扇動兩下,頓時刮起一股狂風來,可見這大漢的雙翼也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法器,隨后,那大漢的青色大刀上突顯一串繚繞的烈火,被高舉起來,在空中舞動了幾下。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