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七十三 殊死之戰

頓時,只聽見付明軒發出低沉的一聲呻吟,燕開庭心知不妙,循聲望去。

只見付明軒的一劍光寒十九州不斷向下淌著血,仔細一看,原來是付明軒的持劍右手已然受傷,小臂一側劃開了五寸余長的口子,深可見骨,正不斷往下淌著鮮血。

而漂浮站在付明軒對面的莫語真人,此時身上也是多出帶傷,但比起付明軒,實在要好上太多。莫語真人一個縱躍,就直直沖向付明軒,短矛上突然凝聚出一點耀眼之光,看著陣勢,顯然是想一招之內,就取付明軒性命。

只聽見砰地一聲,一記雷音陡然炸開,莫語真人的短矛就撞在了那團雷光里,隨即被帶往另一邊。付明軒得此機會,長劍自上而下猛地一揮,一道匹練般的劍光就沖向了莫語真人。

噌噌兩聲,莫語真人的腰間被切割出兩道口子來,只見他以極快的速度收起短矛,向下一望,陰鷙的目光瞬間就鎖定在穿著粗氣的燕開庭身上。

四目相遇,燕開庭是渾身打了個激靈,但是他的眼中毫無所懼,反而是看到了全力以赴的決心。

可就在此時,音鬼的簫聲想起,燕開庭頓時覺得腦袋一暈,五臟六腑都在體內翻滾,胃里翻江倒海,只覺得要嘔吐出來。

目光之中,莫語真人的短矛化為一點,就向著自己飛來。在音鬼簫聲的壓制之下,燕開庭已是沒有還手能力,只能奮力躲避。

只見燕開庭在空中一個翻滾,堪堪避開了莫語真人,但是右肩之處,已是滲血,顯然還是負了傷。

就在此時,躺在桌子上的成嘯天睜開了眼睛,他只感到腦袋一陣眩暈,胃里仿佛有個小人在不斷蹦蹦跳跳一般,不斷抽搐著。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并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微瞇著眼,佯裝自己依然是醉倒之態,觀察著眼前的局勢。

此時付明軒依靠在三樓欄桿站著,一只手無力地垂下,正緩緩淌著血,他目光堅毅,深呼吸著氣,身周繚繞著一陣霧氣,顯然正在為自己療著傷,不斷運作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成嘯天注意到,在那團霧氣氤氳之中,付明軒顯得有那么一些不正常。只見他的右臂上的傷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著,肉與肉之間像是伸出了一種連接彼此的筋脈組織,兩兩纏繞著,將彼此抓牢。然后,筋脈組織就不斷縮短,直到把兩側肉緊緊連接閉合在一起,不到片刻,就連傷痕也消失了,整條胳膊恢復到了原樣,根本看不出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上。

而其他的傷勢較輕的地方,更是不用說,快速閉合起來,待到霧氣漸漸散去,付明軒又恢復到了之前的狀態。

“他......他怎么會這樣!”暗處的一人問道,顯然他也被付明軒這種自我療傷的方式所驚訝。在修煉之人當中,自我療傷本不算什么稀奇事,只要到了一定境界,多多少少都會具有一到兩種自療方式。只是像付明軒這種驚人的速度以及簡單粗暴的方式,著實讓他一驚。

另一人沉默著,沒有說話,面容嚴峻之中,帶上了一絲憂慮。

成嘯天繼續觀察著,轉動了一下眼珠,望向了下方。

在一樓的大廳里,一個銀發男人如同捕獵的兇獸一般,正追趕著燕開庭。在那銀發男人惡狠狠的其實當中,燕開庭的躲避顯得有些吃力,不時被短矛發出的光點擊中。

而在一處角落里,蹲著一個黑瘦的男人,拿著一根玉簫吹奏著。成嘯天當即就反應過來,自己一陣一陣的眩暈,就是因為這不同尋常的簫聲。

一陣一陣的音浪,就像是擊鼓一般,敲打在你身體的五臟六腑,讓你渾身上下都處于一種痙攣的狀態之中,痛不欲生。

只見調整好了的付明軒自上而下俯沖到莫語真人與燕開庭之間,堪堪幫助燕開庭躲過了一擊,自己卻是震開很遠。

隨后,二人與莫語真人遙相對立,燕開庭直喘著粗氣,手持泰初錘,已有一絲疲倦。而經過剛剛一陣調整養傷之后,付明軒的右手傷勢竟已不見,則又恢復到了剛才的冷峻神態,不見一絲疲態。

莫語真人看著付明軒的右手,眼神微瞇起來。

如此之快的療傷速度,怕是他本人都難以做到。而此時站在他面前的付明軒,竟是好端端的,甚至在音鬼的簫聲之下,也不受任何影響。

音鬼對聲樂的把控可謂是非常精準,在整個對仗當中,只會影響到付明軒和燕開庭他們,對于莫語真人,完全不會造成影響。

但是此時的付明軒,比之身邊皺著眉頭明顯非常痛苦的燕開庭,就顯得不那么正常了。

難道說,是音鬼的控制出了問題?

想到這里,他便望向了躲在角落里的音鬼,只見他也是一臉驚愕,顯然已經注意到了付明軒的變化,不斷把弄著玉簫,調整著音符。

而隨著他的調整,有反應的卻只是燕開庭一人,而付明軒根本沒有一點反應。

這就有些意思了。莫語真人心想。

此時,在燕開庭的眼里,付明軒也有那么一絲不大正常,仿佛完全不受簫聲影響,音鬼的簫聲是直擊人的內在,并不是閉了聽識,就可以阻擋得住的。

只見付明軒此時的氣質與往日全然不同,眼神之中除了冰冷之外,竟毫無別的情緒,與莫語真人遙相對視,從二人的氣勢來看,竟然是不分上下。

莫語真人看著二人,直覺告訴他與此時的付明軒一一對抗并不是一個很好的決定,于是他便將目光轉向了明軒處于弱勢的燕開庭。

與莫語真人眼神對上的那一刻,燕開庭瞬間明白了他的想法。他是想先從處于音鬼控制之下的自己出手,先干掉自己再說。

付明軒也在莫語真人轉換眼神的那一刻了然了他的想法,于是走上前來,擋在了燕開庭的面前。

只見莫語真人嘴角上升起一種詭異的弧度,似是在笑,又暗藏殺機。他猛地一躍,就上升到了雀云閣的最高處。隨后他斜眼睥睨二人,舉起了短矛,在上空看似輕松的劃了個圓圈。

短矛上凝聚著一點耀眼白光,隨著短矛的運動在上空畫上了一個閃亮耀眼略有水盆大小的光環,隨后莫語真人將短矛向下一指,那光環便驟然下降,下降過程中凝聚成能量巨大的一點,就要落在付明軒的身上。

那光環速度極快,下降過程中發出刺耳的尖嘯聲,并且明顯看得出來是已經完全鎖定了付明軒,是以付明軒無論怎樣移動,都不得不挨上這樣一擊,千鈞一發之際,付明軒舉起一劍光寒十九州,橫檔在面前,準備硬接這一記攻擊。

而隨著光點的急劇下降,莫語真人也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像燕開庭飛去,幾乎是和光點同樣的速度,莫語真人手持短矛,眼開就要刺中燕開庭。

就在這時,一柄大刀突然橫飛過來,鏘的一聲,撞在了莫語真人的短矛之上,擦出一片火花。

不遠的二樓,成嘯天捂著自己的肚子,正呼哧呼哧喘著大氣,顯然剛剛扔出那一刀,已經是用盡了所有力氣。

受到這樣的干擾,莫語真人短矛一偏,燕開庭瞬間抓住機會像別側滾去,堪堪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

而就在前一剎那,付明軒硬接了莫語真人的那一擊光點,順勢往后退了幾步,又站在了燕開庭身前,將他護在了身后。

顯然,莫語真人這一招聲東擊西算是敗在了成嘯天的手中。

他一個翻越便站在了一邊,朝上望去,猶如毒舌一般將成嘯天鎖定。

眼看著自己被高手盯上,還不到上師境界的成嘯天怪叫一聲,就欲逃跑。只是在音鬼的控制之下,成嘯天跑起路來都特別費力。

“啊啊啊,救命啊!”成嘯天一邊怪叫,一邊向后面奪取。此時的他手無寸鐵,只恨不得地上有條裂縫能讓他藏身。

莫語真人蹭的一下就直飛上去,手中短矛在空中劃出一個螺旋形的連環光圈,就要向避無可避的成嘯天套去。就在這時,一道銀白劍光疾飛過來,將那光環高高挑起,擊在了樓頂之上。

頓時三樓地板破出一個大洞,木屑嘩啦啦如雨般落下,成嘯天抱著頭蹲在角落里,就看見付明軒已經和莫語真人又纏戰在了一起,一劍光寒十九州和短矛拼在一起,更是鏗鏘作響,銀光飛閃。

此時,燕開庭站了起來,望向了仍在演奏的音鬼,眼中充滿了恨意。

若不是音鬼的簫聲讓他五臟六腑都仿佛攪在了一起,使他發揮不出泰初錘的威力,他才不會是現在這副狼狽模樣。燕開庭強忍著痛楚,一步一步向音鬼走了過去。

二樓的成嘯天,也趁莫語真人和付明軒纏戰在一起時,從樓上一躍便跳了下來,站在燕開庭的身邊。

“燕兄,這是怎么一回事?”成嘯天捂著肚子,一臉痛苦地問,顯然剛剛那一跳又是震痛了他的內臟。

“哼”燕開庭冷哼了一聲,道:“你還問我,我到要問你呢!”

成嘯天一臉茫然,但瞬間就明白燕開庭的話中有話,連忙大聲道:“冤枉啊,燕兄。”

然而燕開庭根本就懶得聽成嘯天解釋,剛剛成嘯天那突然橫叉一腳的大刀,已經說明了成嘯天并不屬于那布局一方。

只見燕開庭向角落里的音鬼沖去,雖然腳步踉蹌,但是仍是不減沖勢,成嘯天看見,也捂著肚子跟了上去。

燕開庭強忍著痛意,抄起泰初錘就開始集聚雷電之光,準備先給音鬼一擊,要讓他暫停奏樂。

燕開庭轉過頭來,朝著成嘯天道了聲,“看著,他跑哪打哪兒!”

說完,便是一團雷光朝音鬼砸去,音鬼頓時向上一躍,朝左邊跳去。

成嘯天左看右看,抄起身邊的一個長凳,大手一揮,猛喝兩聲,就朝音鬼砸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音鬼堪堪避過燕開庭一擊,還未反應過來,只見成嘯天扔過來一個長凳,可以看出成嘯天是盡了全力,剛好在躲避燕開庭一擊時音鬼放下了玉簫,停止了演奏,成嘯天瞬間回力,那一擊,對比起他剛剛扔出的一把長刀,力道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眼見長凳飛來,音鬼匆忙之下,舉起手中玉簫,形成一道屏障,將長凳彈飛了出去。

“哼,雕蟲小技。”音鬼朝著二人啐了一口,掏出一個陶塤出來。

只見這個陶塤也是一個法器,若鵝蛋大小,周身晶瑩剔透,散發著幽幽玄光,隱隱可見其表面雕刻著繁復紋飾,從其六個小孔間可以看到陶塤內部似有金色光芒緩緩流轉,猶若實質。

音鬼向兩人邪魅一笑,頓時兩人都是汗毛倒豎起來。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