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六十四 同赴渭青

翌日,站在城門前地燕開庭百無聊賴,知道看到了緩慢前來的付明軒和涂玉永。看起來兩人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慢慢踱著步子,就連大街上的一個孩童都比他倆要走得快。

看著二人這一副悠哉的樣子,燕開庭覺得自己的神兵泰初快要按捺不住了。

“喂,我說你們兩個,不是說好了下午在這里見?這都什么時候了?”

涂玉永仰起頭來看了看天,道:“這不也還是下午嗎?太陽不還在這兒嗎?”

付明軒在一旁笑,燕開庭狠狠的白了一眼他。

“誰叫你總是讓我們等的,這一次也叫你好好等等我們。”付明軒道。

燕開庭知道這兩人心里在盤算這些什么,不就是想故意讓他在烈日下暴曬一個時辰嗎?燕開庭哼了一聲,也不與兩人爭辯,吹起一聲口哨,喚來了靈獸云夢驥。

看見燕開庭喚來了靈獸,付明軒和涂玉永也紛紛換來兩只。

涂玉永的靈獸有若一只藍色的麒麟,體型龐大,堪比一只成年公牛,四肢健壯,都有碗口粗大小,周身遍布墨藍色鱗甲,在陽光下泛著奇異光芒,一張血盆大口開合之間露出銀色獠牙,看上去猙獰可怖,后脖頸上長著一圈靛藍色毛發,在風里颯颯飛揚,名為“御靈獸”。

而付明軒的靈獸則與他的個人氣質相匹配,是一只渾身潔白如玉,泛著粼粼寒光的仙鶴,一雙翅膀展開足有兩丈長,墨色寶石般的眼睛里英氣逼人,揮展雙翅以一種霹靂之姿停留在上空,一見便知道這仙鶴屬于頂級靈獸。

眼見著其余兩人都喚來了靈獸,燕開庭一個躍身便坐到了云夢驥的背上,望著兩人道:“真是少有機會見到二位的靈獸,怎么,要不要比試一番?”

“哦?比試什么?”付明軒望著燕開庭,饒有興趣。

“雖是臨城,可那渭青也距離我們百十公里左右,要不咱們就比試一番,騎著靈獸,看誰先到?”

涂玉永也笑了笑,喚下御靈獸坐到其背上,道:“好提議,好久沒和你們兩個玩一玩了,那先說好,不準用秘法,就靠靈獸自己飛行,怎么樣?”

付明軒也自然沒有不答應的道理,他一步一步就像爬樓梯一般登上了高空,那仙鶴見了他,立刻俯首帖耳起來,靠近了他,好讓付明軒站到它的背上。

說時遲那時快,燕開庭一聲詫喝,云夢驥打上一個響鼻,立刻如風般遠去。涂玉永自然也不甘下風,御靈獸騰的一聲飛上高空,狂吼一聲,立刻就尾隨在了燕開庭的身后,只有付明軒不急不躁,待到站定,才命令仙鶴向前飛去。

只見那仙鶴展開雙翅,翅尖處的羽毛突然變成了耀眼的金色,長唳一聲,便倏忽遠去,原本行在前頭的燕開庭和涂玉永二人,還未反應過來便見到付明軒站在仙鶴之上,如箭般超越了自己,瞬息之間,已經不見了蹤影。

相差如此之大,燕開庭和涂玉永不由得一時呆了。帶到反應過來,兩人也是不禁苦笑起來。

這樣的差距,叫人怎么比。

仍然是以全力加速向渭青沖去,待到兩人到達渭青城門前,已經看到付明軒坐在城門口的茶館里喝茶納涼了。

看著兩人落地之后向自己走來,就是付明軒也不禁竊笑。燕開庭那小子偏偏什么不跟他比,非要跟他比速度,他這靈獸“風鶴”,可是他成為小有門首席弟子之后,厭離君親自賜給他的,這世上,也不過兩只而已。

燕開庭臉上也有些掛不住,顯然自己也覺得自己剛剛提出來的比賽有點蠢,而涂玉永,則是對付明軒更加刮目相看。

“軒哥兒,我看你真是了不得了,這種神物哪里弄來的?”涂玉永坐到了付明軒身邊,將一碗清茶一飲而盡。

付明軒笑了笑,道:“這些靈獸門派里多的是,小有門也定是不缺的。”

聽到這話,涂玉永心下也就明白了幾分。門派里專門飼養培育的靈獸,定是他們這些散修之人四處求得的不同。

隨后,他們三人收拾好行裝,跟隨等在城門口的知客們向渭青城內的隋府走去。

渭青城背靠雍州著名神山巫山,在整個城市之后,巫山巍峨的黛色山影隱藏在虛無縹緲的云霧之間,半環形的山體就像一個溫柔的巨人一般將整座城市懷抱其中,濃郁猶如實質的靈氣發酵在整個山巒之間,使整個城市都處于其氤氳之中。

這靈氣吸取日月之精華,使修煉之人處于其間大有裨益,無數散修人士慕名前來,便建城于其下,百年來便逐漸發展到了如今的渭城。如今渭青城一家獨大,以隋家為首,已經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城邦體系。

隋府位于城市靠近巫山的山腳之下,依山而建,需穿越大半個渭青,才能抵達府上。燕開庭想在城內四處逛一逛,不急著進入府上,而涂玉永覺得有些疲累和燥熱,想要先行一步。

付明軒表示也想在城中逛上一逛再回去,于是涂玉永跟隨著知客先去到了隋府。反正距離太陽下山約莫還有兩個時辰,燕開庭和付明軒也不著急,兩人便在渭青城內悠閑地逛了起來。

城主大壽期間,又同時開展著小型物貿會,不同于玉京城內的貿易大會,小型物貿會主要展示著一些小型奇珍異寶,比如高山鷹眼化石,深海貝母粉珍珠等一些尋常時候見不到的物什。燕開庭也是因此才有了逛上一逛的勃勃興致。

渭青城街道寬敞,四處都是張燈結彩,路邊都是遠道而來的商人們展示的奇珍異貨,燕開庭和付明軒走在人群當中,隨意看看,一會兒把玩一下波斯貓眼石串珠,一會又拿起榆木雕刻而成的天宮仔細端詳,一會而又走到海水鋪子前看一眾兇魚撕扯獵物,一會而又蹲在猶如一只蜥蜴般的小型靈獸前逗弄一番.......

各種奇珍異寶真的數也數不過來,就在燕開庭在一家玉飾展品前和付明軒細細把玩一件雕刻成小型法陣的玉器時,一抹桃紅色身影冷不丁就竄到了他們倆的中間來。

“打擾了!來,給你,那一件我要了!”

燕開庭和付明軒還未反應過來,就只見一名身穿桃紅色粉嫩長裙,年紀約莫十五歲,稚氣未脫,臉蛋白里透紅,朱唇微啟,呼哧呼哧喘著氣的妙齡女子,撥開了二人,手拿著一個錢袋子,伸到了展柜老板面前。

“哎喲”那展柜老板趕忙走了過來,道:“我的姑奶奶,那件不能賣啊,是展品,還得拿回去的!”

那少女可是不管,烏黑的眼珠滴溜一轉,紅唇微翹,道:“錢也足夠了,你擺在這里,要不別讓我看見,要不就一定要賣給我!”

聽著少女嬌俏的聲音當中帶著一絲蠻橫,就知道一定是哪戶大戶人家的小姐,自小是被寵慣了。恰巧,燕開庭和付明軒最不愿意招惹的就是這種人。

那展柜老板一臉苦相,就差要求饒了,還未等說話,只見那少女眼神掃過展柜,便大驚失色道:“哪里去了?你不是說不能賣嗎,為什么這里沒有了!”

說完,望向展柜老板的眼神當中就帶了幾絲兇狠,沉下聲音道:“難不成你賣給別人了?”

展柜老板趕忙道:“哪里的話,怎么可能賣給別人,不就在那位爺手中拿著的嗎?”

順著展柜老板的手指方向轉過身來,那少女眼前出現了一臉錯愕的燕開庭。

“這.......”燕開庭手中還拿著那件法陣玉器,剛剛被擠開時,還沒來得及放下。只是現在看著少女一副氣鼓鼓的模樣,這件原本精致可愛的玉器,瞬間變成了一個燙手山芋。

付明軒看見那少女望向燕開庭額目光中帶有一絲怒氣,非常識相地就往后退了一步,微不可察地轉向了另一個展柜,絲毫不理會燕開庭向他投來的求救目光。

“真不夠意思!”燕開庭不禁腹誹道。

“這么說,你也看上這件玉器了?”那少女不識燕開庭是何人,只當他是個尋常百姓,目光猶如利劍一般直直盯著他,燕開庭也不走動,就讓她不斷走近,想知道她究竟有什么能耐。就在燕開庭以為兩人快要臉對著臉貼上時,就感受到一只冰涼玉手放在了自己拿著玉器的手上。

燕開庭瞬間打了個激靈。

還沒等燕開庭反應過來,也不知道那少女使出了個什么手法,明明生的是一雙小巧玲瓏的巧手,不知突然為何有這般力量,生生將燕開庭握著玉器的手翻轉過來,再朝著那手背狠狠地一拍,燕開庭頓時吃痛,玉器便從他松開的手中飛出,噌的一下落在了少女的另一只手上。

燕開庭怎么也沒想到看起來也就十四五歲大小的靈巧柔弱少女竟會有如此蠻力,大意輕敵的后果便是手背現在還火辣辣地疼著。

“哼!”少女得意地哼了一聲,將錢袋子往展柜老板面前一甩,也不管老板接到了沒有,朗聲道:“我說我要的,有一定會要!”

說完,還狠狠剜了一眼燕開庭,便消失在了熙熙攘攘地人群之中。

燕開庭正揉著吃痛的手背郁悶時,就傳來了旁邊付明軒竊竊的笑聲。

燕開庭道:“笑什么,本小爺是讓著她的,下次再讓我遇見,別說是塊玉器,就連她的人,我也給要回來!”

付明軒則是擺了擺頭,笑道:“你呀,就是見了女孩子就走不動路了。”

燕開庭哼了一聲,也不回話,二人就繼續向前走著,沒想到還沒走上幾步,又一樁麻煩事就又找了上來。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