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五十一 識障開悟
    燕開庭感覺自己像是置身于鼎爐中,又像是站在工坊火龍里。

    火焰從腳下熊熊燃燒,低頭看時,下方竟是無底深淵,堆滿仿佛永遠不會減少的燃料,愈燒愈旺。就連身邊的空氣都燃燒起來,化作流火竄入全身經脈。

    那股流火經行脈絡之處,就是在一路灼燒向前,道路盡頭是一團無比躁動明亮的氣息,熾烈如驕陽。

    這霸道無比的陽勁,看上去極似火屬道種的本源氣息。

    然而燕開庭恍惚模糊的靈智中,始終保持著一點清明,他記得十分清楚,那不是自己的五行屬性,并且本能告訴他,絕不能就此被這點火屬氣息同化!

    燕開庭如果此刻還能看見自己的模樣,會發現他的衣物和大部分飾品已經變成飛灰,只剩那件外袍式樣的法衣還完好,但也色澤黯淡,象是被灼燒過后表面黯淡的金屬。

    他嘴唇枯裂,肌膚上滲出一團團帶血點的青紫痕跡,呼氣之時,猶如身處嚴冬,口鼻冒出的全是白霧,到后來甚至像是長時間煮沸開水噴出的熾烈水蒸氣。

    燕開庭的識海中正處于一半模糊,一半清醒的奇異狀態。

    模糊的那一半,已經瀕臨崩潰。好似下一刻就將被這灼熱可怕的火流摧毀,徹底融入那團熾如驕陽的氣息中,就像五行之中所有的火終將全部回歸世界本源。

    清醒的那一半,卻仿佛在旁觀。那道火流的灼熱明亮如真猶假,不夠純粹,總會在行進之中,帶出真幻難辨的陰影,看上去就如鏡中之像。

    迷糊中,有人在他身邊走動、停下,有什么東西帶著涼意敷上額頭,然后是臉頰、軀干。

    其實對于現在的燕開庭來說,一塊沾濕的手巾根本無濟于事,水分幾乎瞬間就被高熱蒸發,但是那點涼意的感覺卻留了下來。

    而那人一直在鍥而不舍地用水滋潤他的唇,用重新過水后的手巾擦拭他的身體。

    于是雖然燕開庭仍在高熱煎迫中,可清醒的那一半漸漸有了更豐富的感覺。

    他記起了那道火流,也記起了那道火流曾帶來的,噩夢般難忘的滋味。

    那就是他始終無法突破的“障”,在識海中的具象。

    因為他是火屬道種,所以橫在道途上的瓶頸也以火流的模樣出現。如果神識不穩,道心被惑,就會被那道“假火”吞噬,輕則永無寸進,重則修為倒退。

    自從燕開庭在祠堂之夜結契“泰初”后,這道“障”就出現了,并且常常成為他噩夢的一部分。

    但是,在過去的六年中,就算燕開庭一直沒能突破,可那噩夢也好、心障也好,也不能將他擊潰。

    既然有了這個意識,燕開庭漸漸平靜下來,謹守識海空明,等待已經無數次出現的凌亂幻象再現。

    果然,流火的熊熊焰尾緩緩發生變化,各種明滅的光點和線條,漸漸組合出了仿佛可以分辨意義的圖像。

    仍舊是無盡的戰斗,許許多多生物在相互攻擊,仿佛略一凝神,就能聽見殺伐的聲音。

    看著這雖然每一次景象都不同,但主題都相同的場面,燕開庭的心中已經沒有絲毫波瀾。

    然而,“噗通”一聲巨響如雷音,在整個識海中炸開,那是燕開庭的心臟重重搏動了一記。他在飛快變幻的碎片圖像中,看見了一張熟悉無比的面孔。

    就在這時,一股清涼的氣息,從識海上空的虛無中撒下。

    燕開庭的注意力被分散了剎那,原來是外界那人將一方新的手巾輕輕放在他額頭上。于是他劇跳一記,像要炸裂開來的心臟,又恢復了原本脈動的節奏。

    燕開庭靜靜注視著那張和父親一樣的面孔,拿著熟悉的武器,使出熟悉的招式。而當能夠看清與他對戰之人,長著一張和自己相同的臉的時候,燕開庭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震撼感覺。

    這是一個和以前都不同的噩夢。或許在潛意識中,也確實會有這樣一場戰斗存在。只不過向駿生在一次遠足中身亡之后,已經使得這個噩夢永遠不會再實現。

    火焰猶如永燃般獵獵奔騰,交手之人的身形也在不斷跳動、變幻著。忽然燕開庭發現那兩個人的面貌變了,而當他有了這個意識的時候,隨即看到兩人手上的武器也跟著發生變化。

    他們是,涂城主和涂玉成!

    燕開庭吃驚地看著眼前這另一場父子相殘,突然一柄刀從兩人中間砍下,刀身略窄且長,霜花飄飄,在火流之中也透出莫名寒意。

    是“冰玄”!

    燕開庭驀然打了個哆嗦,終于,他完全清醒了。

    眼前的景物還有點模糊,不過不是因為高燒影響了神智,而是靜室彌漫著熾熱水蒸氣,尚未完全散去。

    燕開庭看到一雙清冷的眼睛,眼神卻是關切而柔軟的。

    是夏平生,他的袍袖折了兩折,翻卷起來,手中還拿著一塊已經半干的手巾。

    “唔……夏師……”燕開庭的聲音嘶啞得讓自己也有點吃驚。

    “呵,幸好沒被燒傻,通常人發了這種熱癥后,十個里九個半都傻了。”夏平生冷淡的話語里夾槍帶棒,與尚未完全收起的柔軟眼神簡直是兩個極端。“誰教你重傷脫力之后還入定的?”

    燕開庭這才明白過來,為何自己這次碰到“障”的反應特別嚴重。

    他從未受過這么嚴重的內外傷,也從未戰斗到近乎脫力的地步,所以一時間沒想到,在身體已經透支的情況下,就應該老老實實運轉法門,循序漸進地恢復元氣,而不是直接入定。

    燕開庭抓了抓頭,沖著夏平生傻笑一下,希望能夠蒙混過關。

    夏平生直接把手巾扔到了他臉上。

    燕開庭抓下手巾,強忍著渾身經脈劇痛過后的失力感,掙扎著坐起來。“多謝夏師幫我渡過難關。”

    夏平生冷笑道:“我可幫不上你的忙。你真火暴走,而我是木屬,外加木中火成就的火屬,若給你疏導經脈,你只有死得更快!”

    燕開庭尷尬地咧嘴道:“不用不用,不用麻煩您疏導。其實也不算真火暴走,還是撞上了離位的瓶頸而已。”

    真火暴走,是對火屬而言,實際上就是修士的真氣失控。輕則經脈受損,重則氣血逆流,最可怕的是如果失控原因是修道法門出偏,修士還處于入定狀態,就會直接攪翻識海,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而道種五行之屬各有生克,尤其在和識海相關聯的情況下,即使境界再高都無法輕易下手疏導,屬性不合的話,一個不好反而會催發失控的程度。

    燕開庭是火屬變異雷種,若不能確切知道暴走原因,就連普通水屬強者都不敢出手。雷息入水,可是會循氣擴散的。

    聽他這么說了,夏平生的冷臉稍緩。修煉遇到瓶頸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夏平生自己都在離位上卡過十年,也知道識障開悟的這個過程是急不來的。

    這時靜室里的蒸汽完全消散,但是燕開庭的模樣就十分狼狽了,頭發濕亂、衣冠不整。

    夏平生看了他一眼,嫌棄地道:“去收拾一下,最近兩天都不許再入定,等傷勢好徹底了。”說著揮手把人扔去洞府的另一頭。

    燕開庭眼前一花,已經趴在了池子的臺階邊。他伸手下去摸摸清澈池水的溫度,然后苦笑,這涼的可以冬泳了。

    當然對于修士來說,洗澡水的溫度只關乎舒適和享受,只要不是萬年玄冰那種冷法,都沒太大差別。

    燕開庭將自己挪進水里,然后摸了摸下巴。夏平生向來性情端肅得近乎古板,可是越熟悉就覺得反差越大啊。

    等燕開庭收拾好出來,發現外面已經是晚間了,他這次高燒竟是到了第二天的晚上才醒來。

    若不是夏平生一直在照顧他,為他減輕高熱的煎迫,燒傻了可能還不至于,但或許清醒得不會這么快。

    而這也是他第一次,在噩夢破碎的殘片中,看到清晰并且醒來之后還有完整記憶的影像。只是這影像的內容未免太過嘲諷。燕開庭也不知道,這種并無事實依據的幻象具現,能不能算作修煉瓶頸的松動。

    他本能地不愿意將這個問題拿出來和夏平生討論,在洞府里蹭了一頓晚飯后,就告辭出來回自己院落。

    夏平生也沒多管他,眼前的燕府里雖然各懷異心者眾,但燕開庭的安全當是不成問題。

    種種跡象表明,這場城亂的幕后策劃者,對于利益和投入算得很清楚,也明顯沒有在玉京城多加投入的打算。那么至少在聯盟大會召開前,他們不會來招惹夏平生。

    燕開庭剛走出雪域的院門,就接了一道傳訊符。他略一沉吟,回了訊息,然后跑到客院與外街的接壤處,趴在墻頭上等著。

    附近的崗哨對此已經見怪不怪,出來露個面,就回去各自蹲好。

    片刻后,一道身影在街外出現。

    燕開庭接到涂玉永后,兩人也不說話,一路跑進園子里。這個時候的客院并無客人,除了夏平生長住的“雪域”外,所有院落都關閉著。

    燕開庭領了涂玉永來到一棵老榕樹前,那樹身緊靠著墻外,樹冠如蓋,向一側傾斜,伸進了旁邊的院子里,還幾乎覆蓋了小半個院落的天空。

    兩人利落地跳上樹梢,沿著分枝往前走,躍到院落主屋屋頂上。

    這里差不多可以算客院比較靠近中心地帶的位置,極目四望,視野十分開闊。由于布局關系,視線越過各色花木梢尖,看得最清楚的不是燕府里的虛實,反倒是玉京街區的動靜。

    燕開庭和涂玉永沒有說話,卻不約而同地背靠背坐下,兩人接著又都一起沉默了一會兒。

    “我殺過人了。”涂玉永道。

    “我也殺過人了。”燕開庭道。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