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三十五 大戰前夕
    城市防御分為兩大部分。一是城外戰線,二是城內陣眼。

    城外戰線以主城城墻為界。城市外延的法陣,整體來說是一個迷宮陣。

    法陣啟動的時候,各個附屬小鎮的全部對外通道都會封閉。也就是說,只要陣法不破,踏入陣中的魔物只能順著留給它們的惟一道路,直撲主城,然后會被城市組建的戰隊拒于城墻之外。

    這是修士們與魔物作戰千萬年得來的最佳經驗。

    大部分情況下,這種驅趕戰術十分有效。不過魔物在前往主城的路上,總會有意外攻擊到迷宮內部,因此小鎮外延法陣的關鍵節點維護很重要。否則一個小小角落的破損,也可能變成潰堤之水。

    燕開庭在東屯鎮“天工開物”分行有離心的時候,立刻收回工坊就是這個原因。分行是小鎮的關鍵節點之一,必須確保沒有人為威脅。

    人心沾了利益,有時就會成魔。在各州傳聞中,不乏有“聰明人”想借魔物之手鏟除異己,結果引發整個城市的悲劇。

    而城外戰線的另外一大危險就是獸潮。

    “逢魔時刻”是世界壁壘最脆弱的一刻,界外魔物會千方百計地利用這個機會,找到縫隙入侵。如果建木眾生身懷道種代表了生,那界外魔物就意味著死。

    道種和魔物天生不能并存,一旦相遇,非生既死。

    這樣扭曲的空間里,大規模生死氣息的糾纏和絞殺,會極大程度上刺激到附近荒原上的兇獸。于是那些平時就以渴望血食的兇獸,更是會聚集、暴動,循息而來。

    然而狂暴狀態的兇獸,感知會下降。雖說它們大多會被法陣氣息牽引,去攻擊主城,可仍有一小部分會無視陣法,直接沖入小鎮,那就只能由各鎮組織修士自行解決了。

    因此城外戰線通常是戰況最激烈,壓力最大的地方。玉京城的慣例,是由公舉聯盟所有成員按比例出強者和戰隊,分而據守四門。

    近些年來,涂、燕、付、陸四家的帶隊者基本固定,都會派出自家的第一強者。

    凡是大型法陣,都有陣眼,而大到一座城池連同周邊小鎮的,陣眼就是一個區域了。

    玉京城在一千七百年歷史中,至少半數建筑和街道拆建過。

    不過無論如何變化,整座城市一直自覺地以陣眼所在的四象四時園為中心,向四周放射狀擴建、改建。因此,直到今日,城市法陣的陣眼依然是玉京最中心的位置。

    “四象四時園”整體外圓內方,四座代表了太陽、太陰、少陽、少陰的華表分立四角,其下遍植春桑、夏麻、秋芒、冬青,以喻四時。

    這座園子的維護費用從城市稅收中出,除了四座華表構成的正方形院落不能進去外,四時樹林平時是對全城人開放的。因其景觀雅致,吸引許多文人修士在此清談論道,頗有些高雅聚會場所的意思。

    這種地方,燕開庭當然來得不多。

    今天整座“四象四時”園連同周邊街區都極為安靜,一個人影都看不到。普通城民不會在這個時候過來,而各家的戰隊還沒到集合時間。

    按照慣例,城外戰線需要先到位,檢驗無差后,再整合城內陣眼部分,最后輪到各個街區的自衛戰隊。

    燕開庭繞著四座華表轉了一圈,默默打量周邊環境。他待要轉第二圈的時候,聽到不遠處傳來衣袂摩擦聲,但是幾乎聽不到腳步聲。

    燕開庭一抬頭看見來人,就知道對方是故意弄出聲音,提醒他有人到來。

    這個禮節周全的人居然是韓鳳來。

    韓鳳來懷抱箜篌,迎風而立,身上白色法衣微微泛著藍光,臉上戴了一個似皮非皮的軟質面具,和法衣上閃動的微光一個顏色,遮住嘴唇之上大半面孔。

    燕開庭看見是他,不由蹙眉,韓鳳來的名字并不在城主府發出的那份協防名單上。然而他來玉京的消息并非完全保密,戴個面具只有欲蓋彌彰的意思。

    韓鳳來招呼道:“燕主。”

    他見燕開庭沒有馬上應聲,解釋道:“眼下戰事將開,我如果正式向城主府遞名帖,可能對大家來說更不方便。不過,魔物當前,既然遇上了,總要盡一分心力。”

    燕開庭被說得一愣,他方才心中所想倒是有點枉做小人的意思了。

    韓鳳來可不是普通人。“冶天工坊”與修士門派同列,本就是四門七派的七派之一。若論身份地位,韓家少主可比燕家家主份量重多了。

    如果他攤開身份,正式拜訪玉京城,城里一眾家族怎么也得補上一連串正式禮節。而且城市風險大增,這么一位人物在城里出事的話,面對“冶天工坊”興師問罪,誰擔得起責任?若他是隱姓埋名來此的話,還能辯解一個不知者不罪。

    不得不說,韓鳳來表現出來的性情極好,體諒、從容、大度。雖然貌似靦腆內向,但說過幾句話后就會忽略這個問題。

    韓鳳來有時候在談話當中,回應慢一些,但并不是因為猶豫不決,而是他語言表達似乎有些滯慢。可這個小小缺點沒有任何影響,當他完整說出自己觀點后,就會發現他極有決斷。

    燕開庭躬身一禮,道:“韓少主周到。”

    韓鳳來道:“叫我簫韶吧,更方便一些。”

    燕開庭看了他一眼,除了應下似乎也沒什么話好說。

    接下來,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站著,都不說話了,像是一時找不到話題。

    沉默了一刻,韓鳳來道:“這座‘四象四時園’立意實在不錯,我觀玉京大陣,用的是‘星宿四象法’,好處是陣眼恒定,其余部分卻可以依建筑變化,局部調整,無需全部推倒重排。用在玉京這樣人口規模的大城,很是合適。在陣眼這里又補充園林,以四時樹木的生之氣,來削弱魔物的死之氣,雖然戰時沒有裨益,卻對戰后清理有很大好處。”

    燕開庭抬頭看看最近的一根華表,道:“哦。”

    似乎他覺得自己反應太冷淡,補救道:“我很少來這里,不太清楚。”

    “噗嗤”一聲笑傳入兩人耳中,不知什么時候付明軒從道路另一頭轉了出來。

    兩邊雖然還隔了十多丈,但兩人說話并未刻意壓低聲線,以付明軒的耳力自是聽了個清清楚楚。

    付明軒腳步一提,身影閃動,眨眼就站到燕開庭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話沒說出口,就直接“哈哈哈”笑起來。

    而對面站著的韓鳳來除了耳尖通紅,面具下隱約可見,紅暈落入脖頸。早些時候燕開庭或許會以為他是不好意思,如今最符合事實的猜測卻大概率是他在努力憋笑。

    “大郎,你這每次都把天聊死的絕技,終于不只是對著我發動了。”付明軒道:“難怪你追不到女人。”

    燕開庭惱羞成怒,“哪有!整座仙迎橋上都有的爺的紅顏知己!”

    這時付明軒來時的那條路上傳來熱鬧人聲,數名強者領頭,一隊隊修士走來。有些穿著統一的武士服,有些則佩戴徽章加以分別。

    這是各大家族勢力的戰隊到了。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