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十一 舊友重聚
    劍意?!談向應眼中閃過驚疑不定的光芒。

    劍為兵之首,可能是最多人選擇的戰兵,但是修煉出劍意的,比修士得神通的比例還低。

    那是修者意志與劍的意志達成共鳴,從而得窺無上劍道的標志。

    玉京城中何時有如此高明的劍修?

    談向應手持重鋼長矛的起勢已達到最高點,卻停了下來,含而不發。他要等一等,看看來人究竟是誰。

    然而談向應停了下來,燕開庭卻沒有。

    他手中雷光大盛,陡然膨脹到水缸大小,泰初錘的實體已經完全看不清。緊接著,那團雷球就被轟向了談向應。

    泰初與普通大錘不同,柄特別短,拿在手中,遠遠望去就像個加大版的拳頭。

    之前燕開庭防御的時候,挪移幅度小,還沒特別明顯,此時直接轟出,簡直就像是一個帶著雷火的大拳頭打了出去。

    談向應大怒,想不到一個剛入上師境的后輩小子,竟敢如此挑釁他。

    當下手腕一抖,矛頭飛出一道新月般血色罡氣,向著雷球攔腰削去。

    一招發出,談向應陡然警覺起來。

    雷球撲面而來,周圍空氣竟然也像是膠著的,與方才談向應長矛抽干空氣有同工異曲之妙,都是力量大到瞬間扭曲了局部空間。

    泰初能登入兵器譜頂級靈兵之列,后又晉階,它的千鈞之威果然名不虛傳。

    不過這一擊的境界再玄妙,這點力量仍不會讓談向應束手無策,只是他知道,自己順手推出的一矛,恐怕清不干凈這個雷球。

    果然雷球被血罡從中切過,中心部分的雷光一下子稀疏起來,但是整體并未就此煙消云散,依然轟到了談向應面前,才被一把抓散。

    “轟”!“轟”!又是兩記。

    燕開庭一擊不奏效,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緊接著又是兩團雷球打出。

    此時談向應已有準備,再不會錯判,直接揮舞“血矛”,一一挑飛、震散。

    談向應被激起兇性,怒道:“小子,找死!”

    也不再留余力防備那新來的劍修,“血矛”自下上挑,聲勢驚人地疾取燕開庭咽喉要害。

    “嘭”的一聲悶響,就像煙花爆開的聲音。

    甲板上也像在燃放煙花,血色和金色光點交織著,自半空簌簌而落,中間還不時夾雜著絲絲電光。

    一柄長劍,準確無比地點在矛尖,兩道勁氣轟然炸開,先把燕開庭的雷光一下子按熄,然后開始聲勢驚人地對沖起來。

    來人一把拎住燕開庭后領,一個疾退,一直退到了“漪蘭舟”的船樓頂上。

    談向應冷哼一聲,也凌空飛出,落在“漪蘭舟”船頭旗桿上。

    甲板上的其余人等各自紛紛走避。

    原本就已經在緩緩下沉的舫樓殘骸,哪里經得住這么大打出手,板面和圍欄都多了不少裂縫,寬的地方都能掉個人下去了。

    最嚴重的還是整個船體在剛才一擊中,陡然被下壓數米,沉沒速度明顯加快。

    來人是一個布衣少年,與衣著正相反的是他的氣質,高華清貴,有出塵之意。

    他手中長劍是三尺一寸標準長度,劍身如一泓秋水盈盈,幽深清澈,波光流轉。

    談向應瞇著眼睛打量來人,心中在搜索記憶,卻想不起來玉京乃至雍州,何時出了這么一號人物。

    “來者何人?是想和我‘云渡行’談向應結這個梁子嗎?”

    付明軒淡淡道:“在下‘六致齋’付明軒。不是我要和前輩結梁子,而是您在欺我玉京無人吧?”

    按理說,“天工開物”和“云渡行”都是雍州地界上有頭有臉的勢力,不管有什么糾紛,都應該擺到臺面上來解決。

    如談向應這樣自恃武力,上門擄人,已是極為目中無人的行為,燕開庭的身份更是讓這惡劣程度加倍。

    這種猛龍強行過江的行為,已有打臉整個玉京本地勢力的意思了。

    談向應冷笑一聲,道:“原來是付博文家的小子,你還沒接家主之位吧?好,就算你能代表付家的意思,還能代整個玉京說話?”

    這時,通向舫樓屋頂的木梯處,走上來一個人,正是涂玉永。

    他也不做聲,只是穩穩地走到付明軒和燕開庭身邊站定,然后看著談向應。

    這意思已經十分清楚。也別管涂玉永能不能代表涂家,至少此時此地,他和付明軒、燕開庭會一起對外。

    談向應目光陰惻惻地掃過三個少年,知道今天只能到此為止了。

    就算這三名后輩加起來都不是談向應的對手,他也不可能把玉京前三個家族一口氣全得罪了。

    況且付明軒那一手劍意非同凡俗,不是一個普通城市的家族能教出來的,肯定另有傳承。

    這時,下方水面上傳來幾記暗含節奏的哨聲,談向應神情一動,低頭看去。

    “漪蘭舟”邊上泊了一條小船,上面站著他的三名從人,其中一人正在對他不斷打手勢。

    談向應抬頭,盯了燕開庭一眼,道:“小子,算你今天運氣好。不過,偃月宗門的貨可不是好吞的,后會有期。”

    說罷,他縱身躍下,一落到甲板上,小船就如離弦之箭般向著大河深處竄去。

    偃月宗門?聽到這個名字,三個少年神色各異,都若有所思。

    這可不是個好消息。

    偃月宗門不在四門七派之列,但在九州成千上萬、大大小小的勢力中,實力是能排進前二十的。

    而且偃月是元會門的附屬,序列排名還是挺靠前的那種,這樣的背景,對一個地方勢力,乃至對整個玉京來說,都是不可撼動的龐然大物。

    涂玉永不解道:“偃月宗門這樣的大派也會栽贓構陷嗎?”

    付明軒搖頭道:“只怕丟貨是確有其事,下面人找不回來,又怕承擔責任,就抓人背鍋。”

    三人臉色更是沉重,先不說談向應臨走之前放的那句話,明顯是要將這個黑鍋扣定了燕開庭。

    就算沒有構陷這回事,如果偃月宗門當真在黑水丟失重要物資,在查個水落石出之前,這一帶的城市和勢力怕都會不得安寧。

    涂玉永首先告辭,“時候不早,我先回去。今日之事,我需盡快報給父親和大哥。付明軒,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找個時間,約了陸離一起給你接風。”

    “上午剛到。”付明軒道:“這次的‘逢魔時刻’是兩天之后,我們本來就要聚的,就不另找時間了吧。”

    涂玉永點頭,與兩人打過招呼,自行離去。

    付明軒轉向燕開庭,上下打量他一會兒,伸手在他頭上捋了一把,笑罵道:“混小子,你能啊!三年不見,一見面就快捅破天了。”

    付明軒這一下用力可不小,燕開庭一個沒留神,被帶得上身陡然前傾,差點趴到地上去。

    燕開庭跳了起來,方才穩住身形。

    此刻他不管是紈绔子弟,還是風流公子的姿態全都掃地以盡,嚷嚷道:“喂喂喂,你才比我早生一個晚上,不要這么老氣橫秋地訓話!”

    “大一個時辰也是大,你哥哥就是你哥哥。”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