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十 虛實之擊
    “是誰給你出主意,拖我下水的?”

    謝淺意眼神閃爍,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以沈伯嚴的身份,她哪敢認下這個罪名。

    沈伯嚴像是早已了然在心,也不追問,只笑笑道:“你們這些外門附庸,是元會門的附庸,不是哪個人、哪座山頭的。想學人結黨,等進了內門再說吧。現在的‘花神殿’,也敢插手親傳弟子之間的爭鋒?”

    這話可就說得重了,謝淺意陡然臉色發白。

    沈伯嚴不再理她,收了水鏡,轉身就走。拉開房門后,他忽地停了停,道:“既然你拿臨溪來招待我,那人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謝淺意此刻腦中全是一團亂麻,哪還說得出半個不字,等她再抬頭時,沈伯嚴早就不見了蹤影。

    底層大廳,泰初錘已完全壓塌了結實的檀木大桌,在木地板上也碾出了一些細縫。近邊已有人探頭看到一地狼藉,和木片堆里顯得突兀之極的大錘。

    外頭河面上,“銷金舫”的殘骸已沉入水中過半,不過大部分人都轉移到了安全地帶,剩下的應該也很快就能脫身。

    另一邊對峙還在繼續,涂家的門客和仆從并未覺察到涂玉永也陷入了危機。在他們心目中,燕開庭就沒有不闖禍的時候,被外城人找上門的情況雖然少,也不是全然沒有。

    而涂玉永傳訊符被截下后,也沒指望下面那些人解困。“血矛”無論年齡還是修為,可算是他祖輩一級的強者了,放眼整個玉京城,除四大家族里幾位有數的高手外,其他人出頭都只有送死的份。

    涂玉永對眼前形勢判斷,與他那被情郎沖昏了頭的妹妹不同。

    身為玉京城實至名歸第一家族的核心子弟,雖然與同城其他頂級家族是天生的對手,可相比之下,他對“血矛”這種擺出強壓本地勢力嘴臉的外來人更沒好感,甚至可以說有敵意的。這也是為什么方才變故突起,涂玉永第一反應竟會是與燕開庭并肩聯手。

    同城競爭除了此消彼長,還有互生共榮。而對外御守如果一盤散沙,只會被外來人占了便宜。可惜,很多人并不懂這個道理。涂玉永只希望自己那個妹妹沒有做出太多糊涂的事情來。

    談向應根本沒把涂玉永看在眼里,他想的是,該做的戲都做了,快點抓人離開,免得招來玉京城里真正的強者干涉。不是打不過,而是在計劃中,眼下還不是全面開戰的時機。

    談向應兇睛灼灼打量著燕開庭,“小輩,拿出你的仙兵來!”

    燕開庭眼底滿是嘲意地伸出手,掌心攤開向上,一道帶著紫意的電光憑空出現,在手心方寸之間活潑潑地游弋,像是清溪中一尾小魚。

    但是沒有本命兵器。

    談向應正要發怒,突然感覺到了什么,回頭向“漪蘭舟”的方向看去。

    而此刻,躺在木屑里的泰初錘表面忽有微毫之光閃過,順著錘頭上玄奧紋路游走,毫芒越來越粗,越來越明亮。泰初猶如蒙塵明珠被一層一層拭凈,最終顯露風華。

    在越來越多人驚訝的目光中,泰初快逾閃電地飛起,化作一道流光,穿破“漪蘭舟”數層天花板,跨越數十丈水面,投向燕開庭手中。

    談向應的臉色在這一刻陰沉得想要滴出水來。到了這時候,他如何還看不出,原本環環相扣的話本,在開演過程中,鬧出了莫大破綻。

    燕開庭慢吞吞地道:“哦,我才想起來,剛才把它忘在‘漪蘭舟’上了。”說著,修長有力的手指一緊,握住了紫電繚繞的泰初。

    談向應獰笑道:“好啊,小子,小心思挺多的,只可惜是垂死前的無用掙扎而已。”話音未落,重鋼長矛勢若移山般直刺而出。

    一矛破空,空氣中“嗚嗚”沉嘯聲,比談向應先前示威時候還要尖銳懾人,功力淺些的入耳,都要控制不住顫抖起來。

    燕開庭正置身于長矛攻擊路線的正前方,尤其感到那驚天泣地的威勢,勁力迎面壓來,就像有座山峰正當頭倒下,四周空氣像被抽干了似的,竟給人以靜止了的詭異感覺。

    大境界的修為差異下,正面硬撼幾無可能,像眼前這種狀況,就連想要騰挪轉移,卸開勁力都幾乎是辦不到的。

    涂玉永眉頭一跳,不等他有任何動作,與談向應同來的兩男一女突然互相交換位置,變成一個犄角式的奇異站位。正好兩兩呼應,攔住了涂玉永、角落里的涂玉容和李胡東來的去路。

    這兩男一女并不出手,只面無表情地直直站著。然而卻透出一股強烈感覺,若有人越雷池一步,立時會招來猛烈攻擊。

    此刻,燕開庭仍然站在原地未動,手中泰初的錘頭上紫電吞吐,一道接一道,明明滅滅,生生不息。有些游離的,還纏著他的手臂繚繞向上。

    看他這架勢,竟是打算格擋?難道是知道自己在淡向應重鋼長矛范圍里,根本無處可逃,由此孤注一擲嗎?

    談向應心中嗤笑,他也曾耳聞燕開庭天生神力,且天賦適合,與泰初錘的特性結合得極好,平時走的是大開大合、爭強斗狠的路子。然而這一套在他面前根本行不通,一個大境界的實力差異,哪是簡單粗糙的區區蠻力能夠抵消。

    這時燕開庭動了,他的動作幅度也不大,以至于看過去,只見身形在極小的范圍內高速震蕩,重影之多,看的人視覺都模糊起來。

    在這極速的運動中,自重差點把“漪蘭舟”地板洞穿的泰初錘,在燕開庭手中就像是一片羽毛般輕盈,緊緊跟著他,一起拉出無法點數的重影。

    依然是“光陰百代”!

    時光之流轉,乃世界之規則,不受天地任何事物影響。這個神通的特性也是如此,即使在真人強者的范圍壓制下,仍舊活動如故。

    談向應此時胸口已是怒意滿滿,本該手到擒來的一個小家伙,居然還有反抗余地?他一矛刺出,用力未老,還能繼續加碼,于是將勁力一提再提,一直拉升到了九成!

    叮叮當當,綿延不絕的金屬交擊,就像梅雨季節揚州的陰雨季,沉暗得仿佛永遠不會再有晴天,壓得聽者心臟都沉甸甸得發疼。

    泰初錘與重鋼長矛不知道在接觸的那一刻,相互撞擊了多少次。

    談向應在第二記撞擊的時候就警覺起來,矛身上傳來的竟是一記實、一記虛的感覺。

    實的那一下還沒什么,饒是燕開庭力量再大,也跨越不了大境界的鴻溝。可是那記虛的就極為難過了,上一刻還洶涌無比的力量,下一刻就消失無蹤,矛頭空空蕩蕩,全無著力之處。

    談向應雖還不至于接不下,但這么一輕一重,實是難受之至。

    兩把重型戰兵分開,幾乎震聾人耳,還幽暗陰郁錐心的敲擊聲也終于停止。燕開庭和談向應兩人拉開數丈距離,相向而立。

    談向應除了表情郁悶一點,毫發無傷。燕開庭則是臉上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緊緊抿著唇,一雙黑沉沉的眼眸猶如無光深淵,十分明顯落了下風。實際上,以他們兩人修為差距,他還能完好站著已是超出所有人預料了。

    談向應根本不打算再給燕開庭喘息時間,長矛劃出一個圓弧,矛頭血光大盛,殷紅而詭異。

    就在這時,一聲清越長嘯響起來,來得極快。

    起時還在遠處岸上,眨眼間就到了咫尺之遙。與此同來的是秋雨密織般的磅礴劍意!
极速赛车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