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圣武星辰 > 1525、你們也滾

把人家揍了,艦隊滅掉了,然后扭頭過來問,有何感想?

這真的是騷操作。

能有什么感想?

還要寫五百字的觀后感嗎?

一邊的何五新和葉斐然,都一陣無語。

“你……你不能殺我。”

肖華牙齒打顫,就差跪下來了。

李牧笑了笑。

控水,凝聚為刃。

長刃破空。

如法炮制。

轟!

百多米外,肖華所在的軍艦,連同這位自由之翼的二號人物,以及旁邊幾位看似變種人高手的強者,瞬間就被海水巨刃斬滅蒸發。

毫不留情。

對于向自己起了殺心的人,李牧從來都不會手軟。

這肖華三番兩次攻擊,帶著殺意,李牧又豈會留他?

“還不快滾,等我將你們斬盡殺絕嗎?”

李牧掃了一眼周圍剩下的其他各國強者。

“這……”

“我們……走。”

“退。”

面對李牧的強勢和強大,各國強者終于意識到,這次的海底龍宮探索,只怕是真的沒有他們什么事情了。

一招滅掉華.盛.頓航母編隊,這樣的力量,已經足夠將在場他們所有人加在一起滅掉三四遍了。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依仗都顯得蒼白無力。

最終,一艘艘的船只,戀戀不舍地朝后退去,最終消失在了遠處的洋面上。

“大人,您未必就怕了這個李牧,為何我們也要退走?”

日本捕鯨船上,忍著裝扮的男子,對那面容甜美的和服美少女道。

“竹下君,沒有必要和那華夏人硬碰硬。”

美少女甜甜地笑著。

其他人仿佛是明白了什么。

同一時間。

蛟龍號上。

張成功面色有所緩和。

這個李牧,還真的是手段高明。

不錯。

真的不錯。

可以考慮撤銷對他的驅逐。

只是,要像個什么辦法或者接口呢?

還有,其實也可以再考核考核,看看他的后續表現。

如果他真的可以幫助華夏,在這次深海龍宮探險之中,有大的收獲,立下功勛的話,那再獎賞他,撤銷他的驅逐也不遲。

其他人的臉上,也浮現出了喜色。

太好了。

各國強者都被嚇跑了。

就只剩下了華夏一家。

船上的人,都在憧憬,進入龍宮之后,自己可以得到什么樣的機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你們為什么還不滾?”

李牧面色奇怪地看向蛟龍號。

張成功一怔:“啊?你說什么?”

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李牧面帶譏誚,道:“怎么?你們覺得自己很特殊?以為剛才那句話,我是對別人說的,不包含你們?不要再這么自以為是了,最后一次機會,給我滾。”

“李牧,你這是什么意思?”

張成功頓時憤怒了:“你在意氣用事嗎?枉我剛才還考慮,要撤銷你的驅逐,你竟然如此不知道好歹,李牧,不要以為……”

“滾!”

李牧一聲斷喝,宛如九天驚雷。

“否則,死。”

他面色冰冷,如罩寒霜。

海水在翻滾凝聚。

第三柄海水巨刃,緩緩地凝結,散發出窒息般的兇煞威壓,緩緩地朝著蛟龍號逼過去。

船上的人,瑟瑟發抖。

這海水巨刃的威力有目共睹,此時沒有人懷疑它一旦落下來,足以將整個蛟龍號切割為碎片。

最終,蛟龍號退卻了。

大船徐徐離去。

甲板上,張成功等人,滿臉的憤怒,遙遙地看著烏篷船上的李牧。

“這是叛國。”

有人低聲怒吼著。

“不可饒恕,永遠都難以原諒。”

有人用充滿了仇恨的聲音附和著。

“可是,你們別忘了,是他今天救了我們。”

陸浩然緩緩地開口,道:“若是沒有李牧,今日恒河神殿的四魔,會殺光我們所有人。”

“誰要他救?”

“就是,再說出手的人,是那個紫衣漢子,與李牧何干?”

“被他救下,是我的恥辱。”

有人憤憤地道。

陸浩然就不再說話了。

無話可說。

所謂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

現在這些人在干什么?

他們的話,簡直讓人感覺到惡心。

現在管理局的人,竟然都變成了這種狼心狗肺的樣子?

是站在高處太久了,永遠不知道平等對視?

還是說已經天性涼薄到可以恩將仇報?

此時,陸浩然突然有些理解李牧了。

如果換做是他,也會和今日李牧的做法一樣。

對待這群沆瀣之徒,何須客氣?

就算深海龍宮的神藏,注定最終要落在什么人的手中,那落在李牧的手里也好。

絕對比落在這群人手中要好的多。

遙遙朝著深海龍宮的方向望去,烏篷船已經看不見。

直到這時,古岳宗大長老突然一拍腦門,道:“壞了。”

眾人看向他。

“我們下水的人,還沒有登船呢。”

古岳宗大長老一臉焦急地道。

眾人猛然間也反應過來。

是啊。

一開始派遣到水下探索的人,此時都還未現身呢。

竟然把他們給忘記了。

這怎么辦?

“停船,停下,我們必須回去,接應【翻江龍】阮前輩。”

“就是,這個理由正當合理,李牧不應為難我們。”

“萬一這兇徒,翻臉不認人呢?”

“是啊,他可是嗜殺成性的惡魔,沒有人性的。”

有人想要借此機會返回,有人踟躕不前。

就在這時——

轟!

一道直徑數百米,長達數千米的水柱,突然毫無征兆地在深海龍宮水域蓬勃而起。

仿佛是一道撐天的水柱,一下子,直接射入了蒼穹。

又仿佛是一條淡藍色的神龍,半邊身體扎入海水,半邊身體竄入天空。

爆發的水汽,讓方圓數百里之內,都一片濕濛濛的感覺。

此時,天空之中的陰云,仿佛也被這水柱神龍所吞噬。

金色的陽光,從消失的云層之后撒落下來。

然后,更加奇異瑰麗的現象出現了。

絲絲縷縷的七彩神光,從海底散射彌漫出來,很快就透過水面,放射到空氣中,與那濕濛濛的水汽相遇,光線不斷地折射,形成了一幕幕扭曲而又瑰麗的神秘色彩。

“這是……”

“深海龍宮,快看,那是深海龍宮。”

有人激動地尖叫了起來。

朝著遠處的水面看去,就見在這七彩神光的照射之下,海水仿佛是失去了質感,變得輕薄透明起來,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在不知道多深的海底,一座七彩水晶宮若隱若現。

就好似是一個披著薄紗的絕世美女,散發出無法抵抗的魅惑。

一下子,就連張成功、陸浩然這些老一輩的人物,也被驚呆了。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深海龍宮啊?

親眼目睹,遠遠要比在音頻影像資料之中,更加震撼人心啊。

所有人都沉默著。

空氣仿佛是在急速地升溫。

有些人的眼睛,都紅了。

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但那個站在烏篷船船頭的李寧運動服少年身影,卻像是一個夢魘,依舊鎮壓著他們不斷滋生的野望。

突然——

轟隆!

蛟龍號劇烈地震蕩了起來。

“不好,船撞上了什么東西。”

駕駛艙里,傳來了驚呼聲。

“快看啊。”

有人再度扯著嗓子驚呼。

眾人這個時候,才從貪婪欲望之中略微回過神來,仔細看時,卻發現了一件更加驚悚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時候,那濕濛濛的水汽與七彩神光結合,竟是在方圓數百里的水面上,形成了一個奇異的區域,仿佛是一只倒扣在海面上的七彩巨碗一樣,以那神龍水柱噴發之地為中心,將這片海域,完全籠罩在了其中。

尤其是邊緣區域,宛如七彩輕紗一樣的一層膜,竟是堅不可摧。

蛟龍號正是撞在了這一層膜上。

哪怕是開足了馬力,依舊無法穿過去。

就好像是撞在了一道無形的鋼鐵墻壁上。

“是陣法!”

陸浩然大驚。

張成功也反應過來:“陣法禁制,這是深海龍宮散發出來的陣法禁制,糟糕了,我們被困在里面,出不去了……”

……

……

“有點意思。”

李牧站在烏篷船上,俯視下去。

透過海水,可以看到數千米之下,那片散發著七彩神光的水晶宮殿群。

一種仙道氣息,從這水晶宮殿群中,極為明晰地散發出來。

真是沒有想到。

這次的深海龍宮,竟然與仙人有關。

怪不得會引得十大秘境,引得全世界超凡勢力,引得中三天的修士們,都趨之若鶩。

李牧這次來探深海龍宮,其實是抱著為李霖夫婦尋找【不死蠱蟲】的解藥而來的。

因為根據浩然正氣盟的情報,蜀山秘境中也有頂級勢力前來。

沒想到,還未見到蜀山秘境的人,就遇到了各國超凡勢力聯手針對華夏,所以才現身出手。

“李兄,其實剛才,你是怕這龍宮之中,禁制殺機無數,華夏那些人不知死活,去了擺明是送死,所以才扮惡人,將他們恐嚇逼走的吧。”

何五新忍不住開口道。

李牧笑了笑,沒有正面回應。

“走,下龍宮,尋寶。”

李牧心念一動。

眼前海水自動分開。

烏篷船急速下沉,朝著海底龍宮靠近。

他相信,自己驅趕離開的各大超凡勢力,只是表面上顯露出來的一部分人而已。

真正的高手強者,必定是已經用各方方式,靠近了龍宮,不會傻乎乎地在海面上等。

龍宮探寶,絕對可以遇到這些人。

包括蜀山秘境中掌握著【不死蠱蟲】解藥的人。

而何五新和葉斐然,此時也都以李牧為主,全靠李牧決斷。

之前何五新改口稱呼李牧為‘李兄’,顯然是已經自認不如。

武道之路,達者為先。

以李牧展現出來的修為境界,稱一聲‘兄’,完全合理。

而李牧兩世為人,縱橫仙凡諸界,算得上是前輩,因此對于這樣的稱呼,也沒有反對。

數十息之間,烏篷船平穩地來到了海底。

龍宮全貌,出現在眼前,

堪稱是鬼斧神工。


极速赛车开奖